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572章灵溪崩溃大哭…

    别说是灵溪,就连兰馨都听得心里酸涩的厉害。

    那可是高高在上的女王啊,怎么能落魄到被饿哭么?

    兰馨看着身旁眼神慌乱的阿凤,竭力安抚着她,“你现在饿不饿?要不要我给你做些好吃的?”

    “嗯嗯,要!肚子好饿好饿……”阿凤顿时高兴起来,伸手拍了拍肚子,“我找不到鲍叔,肚子好饿,你可不可以把鲍叔找回来?”“好好好,等你吃饱喝足,我就帮你把鲍叔给找回来。”兰馨轻声点头,扶着阿凤坐会到床上,这才抬头看向柯伽,“去弄点吃的,女王口味清淡,蒸煮的都可以,不要煎烤

    油炸。”

    柯伽连连点头,“好,我这就去安排。”

    他这会儿完全就是个唯唯诺诺的小丈夫,不管兰馨说什么,都完全无理由服从。

    灵溪看着兰馨柔声和自己的母亲说着话,下意识靠了过来。

    不过她这次什么都没有多说,不想惊吓到阿凤,只要能待在她身边就已经足够了。

    这才是她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母亲,如今近在咫尺,哪怕神智有些不清醒,却仍是令灵溪心里倍感温暖。

    平顺察觉到灵溪的心思,默默陪她站着,身形格外挺拔。

    风习子原本尝试着想要靠近阿凤,不过想到刚才她惊惧地反应,决定等阿凤吃饱,再给她诊脉。

    屋内除了兰馨柔声的安抚,再没有别的响动,所有人都屏息静气地注视着刚从恶魔岛历劫归来的阿凤。

    唯有柯蒂斯满脸的不爽,抱着肩膀斜视着并肩而立的平顺和灵溪。

    如果不是顾忌着叔叔柯伽在场,他真的很想将平顺那个讨人厌的家伙给揍飞!

    当然,柯蒂斯的腹诽平顺根本不知道,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灵溪的身上,根本就没有多关注过柯蒂斯一眼。

    “来了来了,饭菜来了。”

    柯伽很快走了回来,手里端着热腾腾的虾仁蛋羹,这是深夜里最便捷易熟的食物了。

    虽然只是道虾仁蛋羹,但是显然女佣费了不少心思,黄澄澄的软糯鸡蛋层上,铺着精心摆放的虾仁,色香味俱全。

    诱人的香味四溢,正饿到不行的阿凤嗅到,立即开心睁大了眼睛,四处寻找起来,“什么东西那么香?是不是吃的?”

    柯伽已经端着虾仁蛋羹来到了兰馨身旁,将勺子递了过去,“让她慢慢吃,小心烫。”

    “嗯。”兰馨点头,接过勺子盛了点,吹着往阿凤跟前送,“是这个蛋羹,小心点,很烫的。”

    然而兰馨的话音还没落下,阿凤已经饿虎扑食一般,张嘴吞掉了那口蛋羹。

    她直接吞了下去,下一秒就张开嘴巴往外哈气,“呼,好热好热,好好吃啊,还要!”

    阿凤稚气的举动看得在场的人很是心酸,他们不由想到那个端坐在皇宫里的王后,每日里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根本不会像阿凤这么灰头土脸的落魄。

    灵溪更是鼻头一酸,眼泪无声滚落下来。

    她的妈咪,这些年到底过着怎样的苦日子?

    兰馨一直在耐心喂着阿凤吃东西,很快,一大碗虾仁蛋羹就吃了个精光,连汤水都没剩下。

    吃饱后的阿凤情绪终于稳定下来,至少已经开始信任兰馨,一直握着她的手不肯松开。

    “女王,你听兰馨的话,让他给你把把脉,好不好?”兰馨轻声跟阿凤商量着。

    柯伽微微皱起眉头,思索了下出声提醒道,“馨儿,为了安全起见,我觉得你那声称呼必须改改,就暂时叫她阿凤吧。”

    兰馨想了下,知道柯伽说的没错,点头同意了他的提议,“好,以后我就叫她阿凤。”

    “那阿凤,你乖乖听馨儿的话,让他给你看看手,好不好?”兰馨语气十分的温柔,眼神始终盯着阿凤。

    “好……好吧,”阿凤不怎么情愿地点头,然后小心翼翼问道,“那我给他看完,可不可以再吃一碗刚才的好吃的?”

    她的话令灵溪终于再也听不下去,捂住嘴飞快跑出门外。

    满心酸楚的灵溪怕自己再待下去,会崩溃到放声大哭。

    那是她的妈咪啊,本应该享受着众人众星拱月般的崇拜,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

    可是现在,却连一碗最简单的虾仁蛋羹,都要的那么小心翼翼……

    平顺见灵溪跑出去,知道她心里难过,连忙追了出去。

    心情极度沉重的灵溪跑到院子里,找到了僻静的地方躲起来,蹲下身子低声痛哭起来。

    这份情绪她已经压抑了很久,如今身边终于没有别人,彻底放声大哭,声音格外的凄苦。

    等平顺追上来时,就看到灵溪无助地蹲在地上,瘦弱的肩膀因为伤心耸动不已。

    她整个身形都藏在黑暗中,背影看上去消瘦凄楚,令人格外心疼。

    平顺慢慢走过去,什么都没有说,而是蹲下身来,从后面将灵溪抱住。

    他知道,此时此刻,无论他说什么都是徒劳无益。

    唯有无声的陪伴,任由灵溪宣泄出心里的酸楚,才是最好的选择。

    感受着平顺温暖的怀抱,放声大哭着的灵溪声音慢慢变小,啜泣起来。

    外面夜色浓重,偶尔有风吹过,带起一阵阵凉意。

    平顺耐心陪在灵溪身边,用手轻轻拍着她的肩膀。

    有了平顺的陪伴,灵溪又哭了好一会儿,心里的酸涩总算宣泄了出来,吸着鼻子问平顺,“我刚才大声哭泣的样子,是不是很狼狈啊?”

    “没有,怎么可能呢?”平顺扶着灵溪站起来,将她整个人拥入怀里,用体温给她温暖,“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是最美的。”

    灵溪静静聆听着平顺强有力的心跳声,平复了会儿心绪,这才低声说道,“我们进去吧,刚才冒冒失失跑出来,兰姨肯定会担心的。”

    “好。”平顺微微点头,揽着灵溪的肩头,陪她重新走回阿凤住着的卧室。

    他们刚进门,兰馨就立即走过来,冲灵溪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嘘,小声点,她刚睡下。”原来刚才灵溪跑出去痛哭时,距离回来已经不知觉过了半个多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