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573章绿翘半夜偷袭…

    吃饱后的阿凤在兰馨的安抚下,已经再次陷入了梦乡。

    “睡了?”灵溪的声音压得很低,生怕会吵到阿凤,轻声问着兰馨,“让神医看了么?妈咪她没事吧?”

    “我们出去说。”兰馨的声音近似耳语,冲屋内的几人比了个出去的手势。

    众人鱼贯而出,走到了客厅落座。

    灵溪还没坐稳,就急切问向风习子,“神医,我妈咪她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希望能够恢复神智?”风习子摇摇头,表情带着几分无奈,“我刚才趁着她入睡后诊脉了下,她的体质很虚弱,  应该是常年营养不良的原因。其他的到没有什么大碍,至于神智,因为不知道她

    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暂时还没有什么好办法。”

    灵溪期望的眼神瞬间黯然下来,虽然明知道会是这个答案,可是真的听到,心里仍是相当的失落。

    “没关系,我现在已经找到她,相信下一个奇迹也会不远。”灵溪努力想让自己笑出来,然而硬挤出来的表情实在有几分勉强。

    兰馨给了灵溪一个鼓励的眼神,然后提出个很重要的问题,“不知道绿翘知不知道女王已经被找到的事,我们该怎么揭穿她的阴谋呢?”

    这个问题瞬间令众人脸色凝重起来,因为谁也不知道,该怎样才能完美解决掉这个难题。

    风习子根本听不懂,直接问道,“不是,你们有没有谁能解释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柯蒂斯跟着点头,“是啊,谁是绿翘?她跟屋里面那个阿凤又有什么关系?”“这件事十分匪夷所思,当年绿翘刺杀了女王,然后冒名顶替,成功骗过了所有人。”柯伽沉声解释起来,“如果不是我们幸运地找到了阿凤,也不会相信会有这样的发生。

    ”

    说完,柯伽就讲起了当年那场海啸后,身为女王贴身侍女的绿翘,是怎么冒充女王的全部过程。

    当听到绿翘为了能够完美复制楚凤仪的容貌,甘愿被活生生剥掉脸皮时,风习子和柯蒂斯都有些不寒而栗。

    他们不是没有见过穷凶极恶的人,可是却从没见过哪个女人能这么的疯狂,对自己下手都这么狠!

    “她居然为了不被看出破绽,承受那样的痛苦?”柯蒂斯啧啧出声,“这样的女人,不是一般的可怕啊!”

    切肤之痛,最是难挨,更何况是在清醒的状态下呢?

    对自己都能下这么大狠心的女人,还有什么事是做不成的呢?

    风习子赞同地点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倒是真有可能。不过我还从未见过这种换脸术,简直太残忍了。”

    保持清醒的状况换脸,那要承受多么撕心裂肺的疼痛啊?

    “眼下这些都不重要,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要怎么揭下来她那层虚假的脸皮!”兰馨愤慨说着,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揭穿绿翘的假面目。

    众人都陷入沉思,想着应对的办法。

    就在这时,一道鬼魅的身影,悄无声息从将军府的围墙上翻了下来。

    黑影动作十分灵敏,走路没有任何响动,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行。

    她机警的行为瞒过了将军府里负责巡视的侍卫们,顺利从前宅来到了后院。

    眼看着不远处就是一排排亮着灯火的卧室,黑影蒙在黑布下的嘴唇微勾,弯出了不屑的弧度。

    她蹑手蹑脚朝卧室靠近,似乎在仔细寻找着什么。

    因为过于专注,这道身影并没有注意到,在隐蔽的黑暗处,有道绿油油的眼眸,正死死盯视着她。

    这道眼眸带着猎食的兽、性,正是蓄势待发的豹儿。

    它原本已经睡着,被黑影鬼祟的脚步声吵醒,警醒地抖动了下耳朵,虎视眈眈站了起来。

    黑影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捕蝉的螳螂,仍用目光搜寻着房间,很快,似乎已经有了发现。

    她嘴角的弧度弯得更大,在这间房前停下来,轻轻推开门,无声走了进去。

    房间的床上,睡着酣眠的阿凤,屋内再无其他人。

    黑影动作快速来到床边,妒恨看着睡着的阿凤,从后腰摸出把锋利的匕首,高高扬起,准备刺向阿凤的咽喉!

    “吼——!”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豹儿发出震天的怒吼声,箭一般从门口蹿了进来。

    它挥舞着锋利的爪牙,目标是黑影包裹住的头!

    身为森林猛兽,豹儿这一爪十分厉害,如果真的被抓到,那人绝对会当场去世。

    那道黑影十分警觉,听到背后的怒吼,根本来不及转身,立即蹲下,躲过了豹儿的扑袭击。

    豹儿一击不中,更加愤怒起来,狂叫着朝黑影扑了过来,“吼!”

    那道黑影并没有落荒而逃,而是借着灵巧的身形避过豹儿的袭击,举着锋利的匕首划向豹儿的肚皮!

    锋利的匕首寒光四射,已经扑到半空中的豹儿无法闪避,只能用爪子抓向黑影的手臂,妄图打掉匕首。

    “刺啦!”

    “唔!”

    随着衣料被划破的声音传来,那道黑影手臂上被豹儿勉强抓出了几道血痕,发出声吃痛的闷哼。

    而豹儿也没有避开匕首,肚子上被划出道长长的伤势,鲜血瞬间淋漓,看上去触目惊心。

    “就是里面传来的声音,快去看看!”

    “应该是豹儿遇到了什么事,豹儿?豹儿?”

    门外远处传来灵溪和平顺的呼唤声,显然,他们是听到了声音赶过来的。

    黑影不甘心地瞪了眼受了伤仍虎视眈眈盯着自己的豹儿,又看了眼仍昏睡着的阿凤,咬牙启齿道,“可恶,都被你这个畜生给搅合了!”

    说完,她不敢再继续逗留,快步从门口跑了出去。

    等灵溪和平顺快步跑到卧室时,还没进门,就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

    灵溪心里一慌,两条腿登时发软站不住,差点摔倒在地,“平顺,我怕……”

    后面的话灵溪没敢再说出口,生怕一旦说出来,真的就会应验。

    她十分懊恼自己大意了,怎么能丢下手无缚鸡之力的妈咪呢?如果她妈咪再遇到什么危险,她永远都无法原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