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575章绿翘原形毕露(1)

    她停下来,看那道倩影一下一下清洗着如瀑布般的秀发,忍不住赞叹出声,“你真美。”

    正在洗发的身影顿了下来,仰头露出最灿烂的笑容,“灵溪,你终于找到我了。”

    灵溪这才看清楚这人,赫然是她妈咪楚凤仪!

    “妈咪!妈咪!”

    灵溪哽咽着朝眼前的身影扑去,结结实实将她抱了个满怀,惊喜到哽咽起来,“是啊妈咪,我终于找到你了。”

    “大早上哭哭啼啼,不羞不羞,快起来给我找鲍叔,我肚子饿了,要吃鱼粥。”

    阿凤的声音在灵溪的耳旁响起,耳朵也被扯得生疼起来。

    灵溪猛地睁开眼睛,看到几乎凑到自己脸上的阿凤,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刚才是做了个梦。

    她冲阿凤露出抹同样灿烂的笑,然后伸手拯救自己的耳朵,“你可不可以先放开我的耳朵,我才能帮你去找人。”

    “好啊!”阿凤爽朗应声,笑眯眯歪头看向灵溪,“走吧,带我去找鲍叔。”

    灵溪顿时犯了难,因为她已经从平顺的叙述中知道,鲍叔为了让他们顺利离开,点火引燃了整座恶魔岛,很可能已经葬身在火海。

    这样的情形下,让她去哪儿找鲍叔出来呢?

    “走啊,我们去找鲍叔,阿凤肚子饿了,快点!”阿凤握着灵溪的手晃悠,非要她带着自己去找鲍叔。

    就在灵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时,早已经起床的兰馨端着吃的走了进来,“快,我今天特意做了女王最爱吃的白灼虾和清蒸鲈鱼,味道特别的鲜美,赶紧来尝尝。”

    听到有吃的,阿凤顿时开怀不已,放开灵溪的手朝兰馨走了过来,“是端给阿凤的么?阿凤肚子好饿。”

    “是啊是啊,我早早起来,就是特意做给我的女王吃的。”兰馨说着,将银筷子递到阿凤的手边,“慢慢吃,小心鲈鱼中间那根独刺。”

    兰馨话音未落,阿凤已经风卷残云起来,看得灵溪眼圈再度泛红起来。

    不过她昨晚已经痛哭了一场,这会儿情绪虽然依旧酸涩,却到底是忍住了。

    灵溪看向兰馨,轻声提醒道,“兰姨,称呼方面你还是要多注意,免得被有心人听见。”“嗯,是我叫顺口了,下次要记得才行。”兰馨说着,无奈地摇摇头,“其实不管我怎么称呼女王,绿翘那个黑了心肠的女人,都会对号入座。她始终是个冒牌货,对这些肯

    定格外敏、感。”

    灵溪微微拧眉,“不知道昨晚那人,是不是绿翘?”

    “我们回去一趟,就能知道虚实。”兰馨提议道,“昨晚我听风习子说,豹儿的爪子里有着人类的皮屑,显然那人被豹儿给抓伤了,不可能不留下痕迹的。”

    “还有这事?”灵溪眼中闪过抹神采,不过很快就再度黯然下来,“如果能证明绿翘过来刺杀我妈咪就好了,不过就算真的证明了,东方柯羽又能相信多少呢?”看着愁眉不展的灵溪,兰馨先扭头看了眼在大快朵颐的阿凤,这才转过来看向灵溪,“要相信你妈咪看人的眼光,不管当年绿翘怎么说的,我到现在仍认为,东方柯羽不可

    能跟绿翘勾结。他曾经爱你母亲如命,应该不会做出那么凶残的事来。”

    “可这到底是你的猜测,事实的真相,还需要我们去搜寻。”灵溪叹气出声,觉得自己叹过的气,比之前所有时间加起来都多。

    就在两人愁眉不展时,平顺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显然形色匆匆,“柯将军让我来通知你们,说是绿翘那个冒牌货来了,还带着东方柯羽!”

    “什么?”兰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这会儿来做什么?不怕我们揭穿她的真面目么?”

    灵溪皱眉沉思了会儿,说出自己的推论,“或许她就是故意兵行险着招,打我们个措手不及呢。对了,她手臂上有没有伤?”

    平顺微微摇头,“这个我倒不知道,因为根本就没看到她,是柯将军派人通知我,我直接就到这里来了。”

    听到平顺这么说,灵溪看向兰馨,征询着她的意见,“那我们要过去么?”

    兰馨眼睛转了两圈,深思熟虑后说道,“还是我去吧,你和平顺留在这里照看好阿凤,免得绿翘趁机声东击西,生出别的幺蛾子。”

    以兰馨之前对绿翘的了解,断定她绝对不会突然拖着东方柯羽大早上就来将军府的。

    这里面肯定藏着恶毒的诡计,只是她暂时还没有摸清楚绿翘的套路。

    不过不管这次绿翘耍什么阴谋诡计,她都不会再退缩!

    当年悬崖上血腥的那一幕,留给兰馨的记忆实在是太深刻了。

    她手臂上至今仍深可见骨的刀痕,提醒着她,永远都不能低估了绿翘的恶毒!

    当年的种种恩怨,也差不多到了该解决的时候了。

    安置好灵溪和平顺后,兰馨急匆匆朝前厅走去。

    还没走进客厅,远远就听到里面传来绿翘的声音,“我就知道兰馨在这儿,她怎么还没来?”

    “王后放心,我刚才已经派人去请她,应该快过来了。”柯伽的声音跟着从里面传来。

    兰馨微微皱眉,不知道绿翘这是唱的是哪一出?

    她不由担心起柯伽来,脚步匆匆迈进了前厅。

    刚走进去,人还没站定,绿翘就迎了过来。

    此时的绿翘仍是高高在上的王后模样,穿的高贵无比,冲着兰馨笑得格外亲切,“我在宫里四处找不到你,就知道你来了将军府,果然是在这儿。”

    看着笑得满脸和气的绿翘,兰馨的心里作呕无比,差点当场吐出来。

    她不知道是怎样的自制力,才能让绿翘面对着她,明明心里恨得牙痒痒,却作出这样看似亲切的表情。

    这样的虚伪和做作,难怪绿翘可以假扮成王后,瞒过了东方柯羽这么多年。

    虽然兰馨很想当场戳穿绿翘的真面目,可是想到现在阿凤的状况,只好无奈隐忍下来。她深吸一口气,努力忽略后背强烈的不适感,挤出丝僵硬的笑脸,“不知道王后这么着急找我,有什么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