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577章识时务者为俊杰…

    

    说实在的,这些年柯伽很是佩服东方柯羽,认为他是最贤明有德行的君主。

    

    可偏偏这样优秀的东方柯羽,却被感情所蒙蔽,任由毫无底线的绿翘鱼目混珠,致使真正的王后颠沛流离,至今神智仍浑浑噩噩……

    

    他想起真正的楚凤仪这些年的遭遇,很是同情前女王的遭遇,决心要帮助她拿回原本属于她的一切。

    

    哪怕这中间没有兰馨,他也绝对不会任由奸佞乱纪,欺上瞒下,任意妄为!

    

    确定自己的心意后,柯伽冷笑着看向绿翘,“放心吧王后,我一定会保证好大家的安全,不让坏人有机可趁。”

    

    绿翘的脸僵硬了下,很快变回正常,跟着冷笑起来,“那一切,就要劳烦柯将军了!”

    

    说完,她才满心不情愿地看向兰馨,冷硬丢下句话,“既然这样,咱们就不用耽误时间,赶紧启程吧!”

    

    看着满脸不高兴的绿翘,兰馨并没有任何开怀的笑脸,而是无声握紧了柯伽的手。

    

    她知道,自己和绿翘这趟出去,肯定是危险重重的。

    

    她并不想让柯伽跟着自己去冒险,却也知道自己根本就劝不动他。

    

    既然说什么都是徒劳无功,那就把一切交给命运来抉择吧!

    

    她就不信了,之前她吃了这么多的苦,还会被命运如此苛待!

    

    “好,那你们就启程吧。”东方柯羽郑重看向柯伽,“柯将军,我可是把王后的安危托付给你了,一定要保护好她们!”

    

    柯伽沉稳点头,“是,国王请放心,我一定保护好王后的安全!”

    

    “王后”这两个字,柯伽发音时咬得很重。

    

    他向来说到做到,既然承诺要保护好王后,那必然豁出命都要保护好的!

    

    只是这个前提是,需要他保护的这个人,必须是真正的王后!

    

    绿翘眼神怨毒地盯了柯伽一眼,很快就收了回来。

    

    她不是没听懂柯伽话里的意思,心里冷笑不已:既然效忠你的王后,那我就再送你的王后下去!

    

    “那我……我回去收拾点东西。”

    

    兰馨想要回后院给灵溪提个醒,却被绿翘一把抓住了胳膊。

    

    绿翘笑得狡诈,“兰馨啊,我们只是去还愿,又不是常住,没必要收拾任何东西。快走吧,别耽误了时间。”

    

    见绿翘阻挠自己,兰馨虽然心里无比愤恨,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点头同意,“好。”

    

    柯伽无声冲自己的贴身侍卫使了个眼色,“我负责照顾王后的安全出去一趟,家里就全交给你了。记住,照顾好后院的那些名贵草木。”

    

    “放心吧将军,小的记下了。”侍卫沉稳应声,目送柯伽跟着国王他们离去。

    

    一行人浩浩荡荡离开了将军府,各自上了早就停泊在外面的汽车。

    

    绿翘和兰馨一辆,柯伽则坐在了驾驶位上,启动后驶离了将军府。

    

    等他们走后,这名侍卫立即脚步匆忙赶到了后院,将刚才前厅里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告诉给了平顺和灵溪。

    

    听完侍卫的话,灵溪有些糊涂起来,“绿翘这是想要做什么?她首先要对付的目标,难道不应该是我么?”

    

    “不,”平顺摇摇头,“她向来狡诈,绝对不会先对付你的,因为这样会引起国王东方柯羽的怀疑。我想她是想趁机对付兰姨才对,要不要我去看看?”

    

    灵溪连连点头,“我正想这么说呢,绿翘那个女人是手段阴损的厉害,你去了兰姨也好有个照应。”

    

    平顺正想离开,那名侍卫却伸手将他拦了下来,“请留步,我们将军走之前说了暗语,意思是让我照看好你们,不准离开后院。”

    

    “不准离开后院?”平顺眼睛骤然一亮,“难道你们将军是觉得,绿翘不只这一个手段,还有别的阴损的招?”“这小的就不清楚了,”那名侍卫坦诚点头,沉声说道,“将军既然这样吩咐,那肯定有他的道理。至于兰小姐的安危,我想这世间上没有谁比将军还要紧张的了。有他在,

    

    应该不会出问题的。”

    

    灵溪点点头,赞同这名侍卫的说法,“没错,柯将军对兰姨用情颇深,他肯定不会让兰姨受到任何伤害的。”

    

    平顺稍微想了下,认为两人说得很对,“那好,为了防止绿翘还有别的阴损招式,我还是留在这里守着的好。”

    

    两人说完,互相对视了一眼,眼眸里暗含着对兰馨的担忧。

    

    虽然明知道有柯伽同行,可是谁又能知道,绿翘会使出什么样的阴损招式呢?

    

    然而一切说什么都无济于事,只能静观其变,见招拆招了。

    

    清晨的时间总是十分的短暂,转眼间已经到了中午。

    

    期间风习子来过两次,为仍沉睡未醒的阿凤把脉检查。

    

    经过一番详尽的检查,风习子用尽了办法,仍是没能拿出医治阿凤的好办法。

    

    他皱眉不展的离去,表示要再去扒找些医书,看能不能有意外的发现。

    

    灵溪满脸的失望,无声注视着沉睡着的阿凤,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妈咪才能恢复清醒。

    

    平顺默默陪着她,握住她冰冷的手,无声给予她鼓励。

    

    而另一边,柯伽开车载着绿翘和兰馨,正朝着那座矗立在海边的寺庙开去。

    

    这里是绿翘指定了要来的地方,越靠近那座寺庙路上越是荒凉,用脚趾头想都知道绿翘没按什么好心。

    

    柯伽神色平静开着车子,目光偶尔透过后视镜,去观察坐在后排的绿翘的反应。

    

    这辆车是宫廷专用的防弹车,可以抵御不少物理攻击,柯伽推测,绿翘安排的杀招,应该是放在车子停下来时。

    

    眼看着车子走的路越来越偏僻,绿翘嘴角扬起抹冷笑,突然出声,“停一下!”

    

    柯伽知道这是终于要出手了,淡定踩住刹车,停好车后回头看向绿翘,“王后,有什么吩咐?”“呵呵,柯大将军,我可不敢被你尊称为王后。”绿翘一改之前在东方柯羽面前的温柔,刻薄撇嘴道,“都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就是不知道柯大将军你,有没有识进退,另择

    

    明主的想法呢?”“另择明主?”柯伽玩味地笑了,“不知道王后嘴里说的明主,又是哪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