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579章 阿凤的病,紫水晶可以救她…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579章阿凤的病,紫水晶可以救她…

    

    兰馨整个人都陷入在柯伽被压在大石头下的悲伤中,根本就对外界发生的一切不闻不问。

    

    “怎么?不理我?哼!”绿翘冷哼了声,“不识好歹的东西,当年我能将你们玩弄于鼓掌,现在一样可以!”

    

    说着,绿翘抬起手臂,看了眼手腕上的时间,“看来那边也进行的差不多了,等清理干净你们这些杂碎,以后就高枕无忧。”

    

    兰馨仍在用尽全身的力气抬着地上的崩塌的石块,累到全身颤抖,却始终不肯放弃,固执想要弄开眼前这块大石头。

    

    绿翘鄙夷地翻了个白眼,“不自量力的东西,既然这么想看到他,就让你们都死在这儿好了。”

    

    她转身朝下山的路走去,边走边拨了个电话,“嗯,人已经被我困在了上山的岔路上,就剩下个女人,解决掉她,就地掩埋。”

    

    做完这些后,绿翘才悠然朝山下走去,步子迈得格外悠闲。

    

    她就知道,恋爱中的人时盲目的,就算柯伽是大将军又怎样?还不是被她轻松用石头给压死?

    

    哼,这些人愚不可及,真要论起手段来,哪个都不是她的对手!

    

    此时的将军府内,同样是黄昏日暮。

    

    血红的残阳笼罩了苍穹,连带着将军府里也带着层肃杀的冷清。

    

    眼看着兰馨和柯伽已经离开了一整天,灵溪整个人就像失去了主心骨似得,连眼神都变得茫然起来。

    

    这一整天,阿凤不是没有醒过。

    

    可是每次醒过来,不是朝着要鲍叔,就是闹着要兰馨。

    

    每次灵溪一接近她,她都会歇斯底里地大吵大闹,疯了一般撞自己的头。

    

    灵溪知道这是阿凤本能的自我保护反应,为了不让恐惧中的阿凤误伤了自己,她只能走出屋子,站在外面远远看着。

    

    到了饭点的时候,才会走过去,将食物默默放在地上。

    

    好在阿凤虽然很抗拒灵溪的靠近,却不排斥她放下的那些食物。

    

    每次灵溪放下的东西,都会被她小心翼翼端进去,然后吃个精光。

    

    吃饱喝足后,阿凤要么会大吵大闹着闹腾一番,要么对着窗口发呆,嘴里喃喃喊着兰馨或者鲍叔的名字。

    

    看着这样的阿凤,灵溪的心都在滴血,数次失控流泪。

    

    眼看着天色都快要黑下来,却仍是没见兰馨回来,那种无助感几乎吞噬了灵溪。

    

    她颓然站在外面的长廊上,眼睛无神看着屋内依在窗口发呆的阿凤,眼泪再度扑簌滚落。

    

    如今的局面,她到底该怎样,才能令自己的母亲恢复神智?

    

    平顺从后面走过来,手里端着杯热茶,想让灵溪润润喉咙。

    

    她几乎已经在这里站了一整天,令平顺很是心疼。

    

    落日的余晖下,平顺朝着灵溪走去,看着她瘦弱的肩膀微微颤抖,知道她又在无声落泪。

    

    这个他深深爱着的女人,如今却是那样的无助,平顺怅然吐了口气,迈步来到她身边。

    

    “灵溪,先喝点水,”平顺将温热的花茶递到灵溪手里,扶着她走到一旁的长椅上,“你也站了一整天,坐下歇歇吧。”“不用了,我不渴,也不累。”灵溪无力地摇头叹息,顺手将那杯花茶放在石桌上,“兰姨已经离开了一整天,到现在还没有消息,我很不放心。还有妈咪的状况,就连神医

    

    风习子都束手无策……”

    

    说着,灵溪的语气哽咽起来,泪水滚滚而落,“平顺,我是不是很无能?一点应对的办法都没有,我……”

    

    看着情绪崩溃的灵溪,平顺知道她这会儿心里难受的厉害。

    

    他伸手将她拥入怀里,轻声安抚着她,“有柯伽将军在,兰姨你完全不用担心。至于你妈咪的病情,我想我应该有办法。”

    

    灵溪立即振奋起来,从平顺怀里坐直,“你有办法,你有什么办法?”

    

    平顺笑着抿唇,“我也说不清楚,就是心里觉得,我应该是有解决的办法的。就是可能要出去一趟,放心不下你。”“你是不是要去外面请另外的神医过来?那赶紧去啊,我没事的!”灵溪连忙伸手推着平顺,让他赶紧出去,“放心好了,将军府里很安全的,而且绿翘根本不在这儿,不会

    

    对我造成任何威胁。”

    

    平顺思虑重重,仍是有些担心,“可是我总是放心不下你,怕我一离开,你就会陷入危险。”“这怎么可能呢?不会的,你放心好了!现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赶紧治好妈咪的病。”灵溪越说越急切,站起来拽着平顺,“拜托你快去,我无法忍受妈咪这样的状态,

    

    只想让她赶紧好起来!”

    

    见灵溪这么心急,平顺抬头看了眼天色,无奈朝外面走去,“那好,我去去就回,你一定要小心,我总怕绿翘会派人趁机对你不利。”

    

    “放心吧,这里到底是将军府,不会出问题的。”灵溪期待地看着平顺,“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就盼着妈咪能早点好起来。”

    

    “放心吧,她一定会没事的,我快去快回。”平顺说完,就匆忙朝外面走去,斜阳将他的身影拉得格外修长。

    

    落日的余晖很快被黑暗吞噬,转眼间夜色降临,四下里静寂一片。

    

    灵溪看着靠着窗口的阿凤,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不知道平顺说的解决办法是什么,心里没着没落的,忍不住双手合十,无声在心里祈祷着:希望平顺可以平安回来,带着希望而归。

    

    夜色渐浓,平顺的身影已经离开了将军府,朝着之前借住的乡而去。

    

    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去自己之前居住的院子,而是去了乡下的镇上,来到了之前自己典当紫水晶的那家当铺前。

    

    从昨天开始,他脑海中就有个十分疯狂的念头,总觉得那块心形紫水晶可以治疗阿凤的癫狂。

    

    这种念头来得毫无理由,却又无比的笃定,哪怕平顺自己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可是心里就是无比的确定。当然,这种想法他并没有告诉任何人,甚至连灵溪都没有提,只是悄然来到了这家当铺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