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柯伽是个硬汉,痛到浑身沁满了冷汗,却咬牙只发出了声闷哼而已。

    兰馨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立即紧张问道,“你怎么了?快告诉我你怎么了?”

    “没事,”柯伽深深吸了口气,努力忘掉小腿那几乎被活剐的痛楚,语气尽量平稳,“既然你不肯离开,我就跟着你一起走。”

    “你能动了?”兰馨哭到红肿的眼睛顿时亮了,试着用力拽了柯伽一把,发现自己这次居然真的能把他给拖动!

    “太好了,我就知道,我们一定可以出去的!”

    兰馨开心急了,不敢多犹豫,拽着柯伽艰难退着前行。

    黑暗中的她根本看不到,温热鲜血正从柯伽的小腿处汩汩流出,伴随着他们的挪动,留下了蜿蜒刺目的血痕。

    两人足足挪到了一个多小时,才终于从那块庞大的石块下,艰难钻了出来。

    外面黑漆漆的,只有天上几颗寂寥的繁星。

    兰馨精疲力尽躺在地上,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从鬼门关爬出来的。

    她紧握着柯伽的手始终没有放开,眼神灼灼侧头看着柯伽,“欢迎回到人间。”

    柯伽早已经虚弱的厉害,只凭着最后一口气硬撑着自己才没有昏倒。

    他看着近在咫尺笑得甜美的兰馨,觉得所有的磨难都值了。

    眼前这个女人,是他这辈子都无法离开的美好!

    为了她,别说是被活剐掉小腿上的血肉,哪怕是千刀万剐,他都甘之如饴!

    兰馨静静躺了会儿,觉得体力恢复了些,这才嗅到空气中有浓重的血腥味。

    她支撑着疲惫的身体坐起来,这才发现,柯伽的一条腿,早已经被鲜血给浸透了。

    破了的裤子下,是早已经血肉模糊的伤势,翻卷着的伤口就像小孩子的嘴巴,露出里面白森森的骨头,看得兰馨头皮发麻。

    她瞬间红了眼圈,哑着嗓子问向柯伽,“你……你是硬把腿抽出来的?”

    这种伤势,分明是用蛮力抽离造成的,兰馨不敢相信那该是怎样的痛楚。

    柯伽不在意地摆摆手,“这点伤不算什么,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

    “笨蛋!”兰馨扬起手想要给柯伽一拳,警告他以后再也不能做这种蠢事。

    可是在看到柯伽苍白的脸色后,她无奈收回了拳头,用手轻轻捏了下柯伽的脸,“傻瓜,你真是天底下最笨的傻瓜。”

    这近似呢喃的责备,却像冬日暖阳般温暖了柯伽的心。

    他爱恋注视着兰馨,不舍得挪开视线,“唯有在你面前,我才愿意做这样的傻瓜。”

    兰馨的鼻头酸涩的不行,经营的泪花无声自脸庞滑下,滴落在柯伽的唇边。

    柯伽伸出舌头,将那颗眼泪卷入口中,心疼说道,“答应我,不要哭啊,这味道真不好吃。”

    满心酸楚的兰馨被柯伽的话气笑了,二话不说将他从地上扶靠在石头上,“你先坐在这里,我去找东西来固定你的腿。”

    说完,她就借着暗淡的星光,很快找回几根树枝走了回来。

    兰馨从杀手的尸体上撕下几根布条,然后将它们和树枝固定,绑住柯伽的腿,让它不再继续流血。

    毕竟柯伽的伤势太严重,如果不及时止住鲜血,只怕会有生命危险。

    确认自己包扎好柯伽的伤势,兰馨没有多歇一会儿,弯腰将柯伽的手搭在自己的肩头,“走,我们离开这儿!”

    “不行,我从里面出来已经用尽了力气,真的走不动了。”柯伽摇头拒绝,他是真的没了什么力气。

    然而兰馨却再次展现出自己固执的一面,“今天你走也要走,不走也得走,扛我也要把你从这里扛回去!”

    说着,她狠狠咬住唇,扛着柯伽往前迈步。

    柯伽无奈,生怕自己会压坏了兰馨,只能逼自己使出几乎没有的力气,蹒跚着前行。

    他活了半辈子,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么狼狈过,也从没有哪一刻,像今天这么开心。

    虽然身上满是伤痕,可是身边有最爱的女人不离不弃。

    如果不是小腿有伤,柯伽真想开心地跳起来。

    就这样,两人互相扶持着禹禹独行,终于在夜深人静时,艰难来到了山谷的桥边。

    ————————-

    兰馨已经累得汗流浃背,却执意不肯放开柯伽,低声为他打气,“加油,等咱们过去这座桥,就能到前面的大路上,说不定可以找人捎带一程。”

    他们之所以选择折返,而没有去寺庙求救,一是以为摸不准绿翘会不会在寺庙里,怕跟她撞上;二是寺庙在山上,路途崎岖难行,兰馨扶着受伤的柯伽根本爬不上去。

    柯伽知道兰馨早已经累到不行,心疼地紧了紧握住她的手,“早就说让你放弃的,你就是不肯,非要带着我这个拖油瓶。”

    “没错,以后不管你要去哪儿,我都要带着你。”兰馨仰头笑得灿烂,就是眼里的疲惫怎么都隐藏不住,“只要再过了这座桥,咱们就没事了……”

    说着,两人已经走上了桥面,铁索绑住的木板桥跟着晃动起来。

    这座木桥在这里矗立了多年,早已经经受不少的风吹雨打,有些地方已经腐烂成坑洞。

    平时过车时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可眼下的问题时,柯伽和兰馨是步行过桥,而且是在视线十分受阻的深夜。

    他们互相扶持走了没多久,兰馨的脚下一空,踩进了年久的坑洞里。

    她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惊呼,整个人就踉跄着朝毫无遮拦的铁索边倒过去,连带着把柯伽也拽了过去。

    兰馨吓得魂飞魄散,根本顾不上自己,大声冲柯伽喊道,“快松手,你会被我带下去的!”

    然而柯伽任凭自己跟着往铁索旁摔去,手掌却将兰馨攥得牢牢的。

    他的脸上带着淡然的笑,似乎两人并不是即将坠入万丈深渊,而是要共赴爱河似得。

    “之前我劝你放手,你不肯,现在我的答案也是一样。”柯伽低声说着,两人已经直接从桥上的绳索里跌出去,朝下面的深渊下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