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凌厉的风声呼呼在耳边响起,柯伽借势将兰馨拥在怀里,声音里带着无限的满足,“这次,我终于能彻彻底底抱住你了!”

    眼看着大局已定,一旦跌下去,就是粉身碎骨的结局,兰馨再说任何野已经无力回天。

    她不再劝阻柯伽,而是反手抱紧他坚实的腰身,仰头主动送上自己的红唇,声音温柔似水,“吻我!”

    柯伽毫不犹豫低头,深情吻上自己肖想了多年的红唇。

    这一吻,就是地老天荒!

    夜色重归宁静,四周依旧是黑沉沉一片。

    对面的山谷边上,绿翘仍躺在车里昏昏大睡,满脸的胜券在握。

    而距离山谷很远的将军府内,灵溪和阿凤被重新安置到新的住处,平顺紧张地守在她们身边。

    想到刚才那烽烟狼藉的熊熊大火,平顺至今还心有余悸。

    他后怕地看着坐在桌子前,用手支着下巴出神的灵溪,关切说道,“阿姨应该没有那么快醒来,要不你先休息一会儿?我来守着她,等她醒过来,我就告诉你。”

    灵溪却轻轻摇头,哪怕眼皮子早已经困得打架,却仍想守在阿凤的身边。

    “她是我的妈咪,我想她清醒的第一眼就能看到我。”

    平顺知道她的想法,却不舍得她再熬下去。

    眼看着都快要天亮,灵溪几乎彻夜没有合眼,这样太疲惫了。

    “乖,你休息一会儿,我来帮你看着。”平顺走到灵溪身旁,说着抬手敲向她的后脖颈。

    他用的力道恰到好处,灵溪只来得及皱眉,就昏倒在平顺的怀里。

    看灵溪昏睡,平顺这才放心舒了口气,拥着她靠坐在沙发椅上。

    他低头看着灵溪光洁的容颜,眼中的怜爱几乎要溢出来。

    就这样让他注视灵溪,不管多久,哪怕地老天荒,他都不会厌烦。

    平扭头看了眼仍昏睡着的阿凤,将怀里的灵溪拥得更紧个,跟着眯上了眼睛。

    他晚上奔波了几个来回,精神稍微有些疲惫。眼看着天就要亮了,准备暂时眯一会儿。

    很快,因为有灵溪在怀的平顺,很快跟着进入了梦乡。

    屋内变得宁静起来,偶尔会传来细微的呼吸声。

    窗外夜色悄然逝去,过了一两个小时,东方隐约出现了鱼肚白。

    当第一缕晨曦投向窗口时,静静躺在床上的阿凤眼睫毛轻轻抖动了下。

    接着是第二次,第三次,然后她眉头微皱,轻轻睁开了眼睛。

    此时睁开眼睛的再不是那个神志不清的阿凤,她目光犀利精锐,赫然是当年那个执掌江山,运筹帷幄的女王——楚凤仪!

    楚凤仪躺在床上环顾着周围的环境,眼前闪过的,是自己神志不清的这些年的画面。

    她看着回忆中狼狈的自己,拳头悄然握紧,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唯有剧烈起伏着的胸口,透露出她此刻内心的极度不平静。

    楚凤仪静静躺着,眼角无声滚落两滴泪珠,仅仅两滴而已。

    她终于发现,自己居然做了那么久的梦,这场梦荒唐又可悲,狼狈又窘迫。

    谁能够想到,当年富贵逼人,权势倾天的女王,居然会流落到那座满是罪恶的恶魔岛,变成了疯疯癫癫的傻女?

    幸好上苍垂怜,关掉了所有的门后,留给了她一扇小小的窗。

    如果不是鲍叔的照顾,楚凤仪相信,自己早已经变成了一具白骨。

    只是鲍叔……之前神志痴傻的她不明白,如今重新恢复成楚凤仪的神智,她又怎么能不清楚,鲍叔大概再也回不来了。

    那个总是沉默寡言的汉子,多年如一的像父亲般照顾着自己,不在意她的疯癫,不气恼她的笨拙。

    他一点点教导她最基本的生活技能,不厌其烦收拾被她打乱的残局,脸上始终都带着笑。

    这样的鲍叔,根本就是她楚凤仪的再生父母!

    至于其他……

    呵呵。

    楚凤仪无声勾起唇角,脸上满是讽刺的笑。

    当年她总是以为自己是东方柯羽的真爱,可是现在回头看去,也不过如此而已。

    自己无端端消失了那么多年,如果有心寻找,怎么会找不到自己?

    或者说,东方柯羽已经跟当年背后捅她一刀的绿翘勾搭到了一起。

    不然当年再如何,绿翘也不敢对她突然下手!

    呵,男人的话根本靠不住,就是苦了她年幼的女儿,自己当年被绿翘狠心推下悬崖,最后一眼看到的,是背着女儿的兰馨。

    相比起绿翘,楚凤仪最信任的还是兰馨。

    可是,丧心病狂的绿翘连自己都敢刺杀,又怎么可能会放过兰馨呢?!

    那些人明显是有备而来,戾气滔天,自己年幼的女儿,只怕早已经……

    楚凤仪想着,只觉得一颗心想要被撕、裂了似得痛。

    她死死咬住唇,才没让自己呜咽出声。

    无论何时何地,她都不会忘了自己女王的身份。

    哪怕心里再痛,都绝对不会把任何悲伤展露在人前!

    她的宝贝灵溪,她最衷心的兰馨……

    楚凤仪眼神黯然下来,脑海里却闪现出自己被接回到将军府的一幕幕景象。

    她原本灰暗的眼神呆滞下来,觉得自己肯定是弄错了。

    那个在自己疯癫发狂时,扶住自己的女人,分明是苍老了的兰馨啊!

    而守在兰馨旁边,一直用无限哀伤眼神看着自己的女孩,有着跟她一样的容貌,甚至眼睛比她的还要湛蓝纯净!

    那是……

    楚凤仪好不容易安稳下来的心,加速狂跳起来。

    她根本都不用去想,就已经推测出来,自己最衷心的侍女兰馨,还有宝贝女儿灵溪,她们都还好好的活着!

    这个后知后觉的发现令楚凤仪再躺不下去,翻身猛地坐了起来。

    她要去找兰馨,去找她的宝贝灵溪,好好问问她们,这些年她不在她们身边,她们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

    楚凤仪猛地坐起的动作,惊醒了浅眠的平顺。

    他虽然闭上眼睛假寐,却始终保持着警惕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免得绿翘会再次派人来刺杀阿凤。

    平顺警觉睁开眼睛,犀利的目光对上楚凤仪清明的眼神,瞬间明白过来,“你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