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这句话问得一语双关,既是在问楚凤仪从昏迷中醒来,也是问她是不是从神志昏睡的状态中醒过来。

    楚凤仪清冷的眼眸盯视着平顺,打量着眼前这个年轻人,无声轻轻点头。

    她阅人无数,只是看了下平顺,就已经知道,他是个十分优秀的男孩。

    楚凤仪顺着平顺的视线下移,清楚看到了他怀里拥着的女孩。

    女孩的脸色带着几分不健康的白,眼眶下有些微不可见的阴影,显然是这段时间都没有休息好的缘故。

    可即便是如此,也无法遮掩女孩的美。

    她静静依偎在平顺的怀里,嘴角舒心上扬,恬静美好的模样,宛如油画中走出来的小仙女。

    楚凤仪扶住床边无声起身,脚步轻缓朝女孩走去。

    她每一步都放得很轻,生怕自己稍微不小心的动作,会吵醒了睡梦的女孩似得。

    随着距离的缩近,楚凤仪的视线始终没有舍得挪开,一直盯着眼前女孩恬静的睡颜。

    有那么瞬间,楚凤仪甚至怀疑,看到了当年青春靓丽的自己。

    不过她知道,不管是豆蔻少女,还是后来嫁为人妻,她脸上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温柔。

    眼前这个轮廓跟自己一般无二的女孩,楚凤仪绝对不会认错,她一定是自己唯一的爱女灵溪!

    “灵……灵溪……”楚凤仪唇瓣掀动了几下,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挤出这两个发音。

    她的手缓缓伸出,微颤着摸向灵溪娇嫩的脸旁。

    然而就在她的手快要接近灵溪时,又募地停在了半空中,就像被定格了的画面似得。

    霎时间,万千滋味齐齐涌上楚凤仪的心头,令她几乎站立不住,身形摇摇欲坠。

    她想要过去紧紧抱住自己多年未见的亲生女儿,又怕自己的动作太突然,会吓坏了正在酣眠着的女孩。

    或许是楚凤仪的注视太过专注,原本依偎在平顺怀里睡得香甜的灵溪,慢慢张开了眼睛。

    她的视线刚开始还有些模糊,扇儿般的长睫毛忽闪了几下,眼睛瞬间瞪大,惊愕出声,“妈?妈咪?你醒了?”

    说着,她就从平顺怀里站起来,猛地朝楚凤仪扑了过去,毫不吝惜地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妈咪,你是真的醒了对不对?刚才你是在看我对不对?”

    灵溪语气哽咽着,激动到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将楚凤仪拥得紧紧的。

    楚凤仪身形僵硬了几秒,两只微颤的手终于挪到灵溪的后背,用力环抱着她。

    “我的宝贝女儿,我的灵溪,这些年,是妈咪害你受苦了……”

    楚凤仪越说越心酸,这个性格刚毅的昔日女王,如今哭得就像个伤心欲绝的孩子。

    在这一刻,她被陷害了十三年遭受的所有苦难,刚苏醒时用尽全力维持好的表面平静。

    都在见到灵溪的瞬间,土崩瓦解!

    灵溪原本只是猜测楚凤仪恢复了些神智,却没想到她居然说出这样的话,看来是真的想起了所有的过去。

    欣喜铺天盖地袭来,令灵溪激动不已,语气比之前更加哽咽,“太好了妈咪,你终于醒过来了,这真是太好了!”

    “是啊,醒过来了,”楚凤仪感触地摇头,内心酸涩不已,“这场噩梦我做了十三年,如今终于彻底醒过来了。”

    母女俩泣不成声拥抱了好一会儿,等双方内心都稍微平静了些,这才舍得分开。

    灵溪扶着楚凤仪坐回她的床边,眼里是怎么都遮掩不住的欣喜,“妈咪,你醒来真是太好了,绿翘那个冒牌货,这下终于要被揭穿了!”

    这句话说得楚凤仪眼神一愣,过往神志不清时的那些片段,闪回到她的脑海中。

    绿翘……这个心狠手辣的贱婢,她一定要让她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杀人不过头点地,该死的绿翘却偏偏要诛心!

    东方柯羽,你的眼睛是不是瞎了?为什么就看不出来,那个女人根本就不是我呢?!

    楚凤仪心里翻腾着这些心思,恼恨下心口一痛,嘴角沁出抹血痕。

    她连忙用手擦拭掉,生怕会被灵溪注意到。

    好在灵溪正忙着沉浸在母女团圆的欣喜里,并没有注意到楚凤仪刚才的小动作。

    她站起来在床边握拳走来走去,眼里满是筹措满志,“等明天我们就进宫,揭下来她的假面,让所有人都看清她是个冒牌货!”

    楚凤仪眼神宠溺地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沁满苦涩的心里终于弥漫了层浅浅的甜。

    她自认为自己是天之骄女,谁知却被现实狠狠推进了地狱,浑浑噩噩十三载,幸好眼前的女儿灵秀乖巧,足以弥补她所有的憾然。

    不过即便如此,楚凤仪却并没有赞同灵溪的做法。

    她沉吟了下,缓缓开口,“贸然进宫这个做法不妥当,当着满朝大臣的面,就算东方柯羽知道绿翘是假的,也会为了弥补他的脸面,将她给说成真的,我们的胜算并不大。”

    楚凤仪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经过这十三年的颠沛流离,她之前那颗坚信东方柯羽深爱着自己的心,已经悄然动摇。

    她不相信凭着东方柯羽的睿智,会看不出绿翘是冒名顶替的。

    可他却一直隐而不发,说不定当年害她被刺伤坠崖,就是他的幕后手笔。

    想到这儿,楚凤仪嘴角露出抹凄凉的笑,脸上的表情嘲讽极了。

    所谓夫妻恩爱,情比金坚,到最后却还是抵不过无上权势来的现实。

    那个她爱了一场的男人,也不过是个凡夫俗子罢了。

    这样的认知令楚凤仪心头再次作痛起来,她虚弱地往后靠了靠,尽量不让灵溪发现自己身体的不妥。

    往日里的她养尊处优惯了,后来心口处被绿翘刺到重伤,又从悬崖跌了下去。

    虽然最后鲍叔及时出手相救,不过她的身体素质已经远不如从前,随时随地都可能会状况。

    灵溪转过身,看到楚凤仪的眉头微皱,立即紧张坐了下来,“妈咪,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现在就找医生给你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