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591章 我会拿回属于我的一切…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说着,灵溪扭头看向平顺,“可不可以请你把风习子找过来?妈咪她刚醒,有些症状我们看不出来,还是仔细检查下比较好。”

    “好,我这就去。”平顺并没有多说任何,转身离开了这间客房。

    只是他迈出的步子,却带着几分凝重,心里隐隐为灵溪担忧起来。

    原来刚才楚凤仪虽然及时用手抹掉了嘴角的血渍,却被平顺看到了全部的过程。

    他知道这是因为楚凤仪刚醒来,承受不了真相的痛苦,导致心血翻涌外溢。

    哪怕平顺不是医生,也知道这样的楚凤仪,身体状况已经亮起了红灯。

    眼下那颗紫水晶已经还了过去,平顺只能将希望寄托到风习子的身上,希望他神医的名号不是浪得虚名。

    他虎步生风,很快拐向右侧,来到了风习子住着的客房。

    自从他们从岛上接回楚凤仪后,为了避免有突发状况发生,风习子就直接在将军府住了下来。

    看着紧闭的房门,平顺抬手敲了下门,“风习子,方便起来去看看阿凤么?她的神智已经清醒了过来,就是不知道是暂时这样,还是彻底好了。”

    “什么?”

    房间门猛地被推开,风习子鞋都没有穿,光脚站在地上,满脸的不敢置信,“你刚才说什么?阿凤的神智清醒了?这怎么可能?”

    平顺抱着肩膀站在门外,“这会儿天还没有亮,我没有必要特意过来跟你开这种玩笑。”

    “那倒也是,”风习子这才从震惊中平缓下心绪,转身套上鞋子,抓起件外套匆忙披上,“走,咱们过去瞧瞧再说!”

    两人结伴朝灵溪母女住着的客房走去,刚进门就看到母女俩都在低头擦拭脸上的泪痕。

    很明显,在平顺去找风习子过来的这段时间,这对久别重逢的母女,又对着哭了一会儿。

    风习子慢慢走过去,眼神谨慎地看向楚凤仪,轻声问道,“你知道自己是谁吗?”

    楚凤仪闻声转头,看向风习子后,眼神里流露出一抹惊讶,“风习子?你怎么变老了那么多?”

    “有吗?我一直保养的很好吧?”风习子下意识回了句,然后整个人楞在原地。

    他刚才没听错吧?

    那道声音根本就不是神智不清的阿凤,而是他多年前无比熟悉的,高高在上女王的声音!

    风习子愕然愣了好一会儿,下意识单膝跪在地上,“女王,欢迎归来。”

    看着恭敬跪在自己跟前的风习子,楚凤仪脸上没有半点惊讶。

    她微微抬起手,示意风习子起来,这才沉声问道,“我脑海里的记忆十分混乱,你先帮我看看情况。”

    “是,女王。”风习子恭敬点头,走过去把楚凤仪把脉检查。

    他静心听了会儿,这才轻声回答,“女王,你只是刚刚恢复,体质还有些虚弱。只要静养个两天,应该就会没事。只是……”

    后面的话风习子还想再说,却被楚凤仪以严厉的眼神给制止了。

    她凌厉盯着风习子,语带双关道,“那就静养两天好了,其他以后再说。”

    风习子虽然是神医,当年却对楚凤仪格外的敬重,导致现在见到她,仍不由自主地沉浮在她的威严里,“是,女王,我这就去开几副安神静心的药。”

    “唔。”楚凤仪微微点头,算是回应了风习子的话。

    她虽然神智迷糊了十多年,可是现在醒来,举手投足间都带着昔日上位者的尊贵,令人不敢轻视。

    灵溪站在一旁听风习子的诊断结果,在知道楚凤仪没事后,开心地差点跳起来。

    她快步来到楚凤仪跟前,眉开眼笑道,“太好了妈咪,你只需要静养个几天,就能彻底康复了!”

    “嗯,”楚凤仪轻轻点头,顺口问道,“对了,既然我住在将军府里,怎么没有看到兰馨?记得我神智不清时,是兰馨陪在我左右的。”

    听楚凤仪提起兰馨,灵溪脸上的笑瞬间凝固,黯然摇头道,“白天时绿翘来过,非要兰姨陪她去什么寺庙还愿,柯将军也跟着去了。”

    楚凤仪听得皱起眉头,“他们到现在还没回来?”

    “没有,”灵溪轻轻摇头,“我试着打他们的电话,根本就无法接通……”

    “糟了,看来他们怕是给绿翘算计了!”楚凤仪心急地坐直身体,急切问向灵溪,“他们是往哪个方向去的?立即派人悄悄找过去,一定要亲眼确认兰馨安全!”

    灵溪这才从慌乱中回过神来,“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应该找人去看看兰姨他们的!”

    一整天她都陪着楚凤仪,脑子里乱糟糟的,根本就没有跳出过这个想法。

    这会儿楚凤仪的一番话,瞬间令她醍醐灌顶。

    平顺主动请缨,“我去!”

    不过话说出口,他却有几分犹豫,担忧地看向灵溪,生怕自己离开后,会没人保护她们母女俩的安全。

    风习子这时已经将药方写好,拿过来交给平顺,“还是我去吧,你留下来保护她们。”

    之前风习子见过平顺跟柯蒂斯对打,知道平顺的身手十分惊艳。

    所以他主动包揽下去打探消息的事情,让平顺留下来照顾。

    “也好,”平顺并没有多推辞,点头应了声,“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风习子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反正天都快要亮了,我回去也睡不着,现在就出发吧。”

    “路上多加小心,”平顺沉声叮嘱着风习子,“绿翘心狠手辣,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风习子爽朗笑起来,“哈哈,对付她是你们的事,我只是个顺路经过的医生罢了。”

    说完,他就头也不回地摆摆手,走出了这间客房。

    等风习子走后,灵溪发现楚凤仪神色疲累,扶着她躺下来,“妈咪,你还是再睡一会儿吧,我在旁边看着你。”

    楚凤仪刚从浑浊的状态醒来,确实觉得浑身疲累。

    可是她却不敢睡,生怕自己睡过去,醒来又变回之前浑浑噩噩的弱智模样。

    她握住灵溪的手,轻轻摇头,“妈咪看着你就不累了,来,让我多看看你。你跟妈咪讲讲,没有我在身边的日子,这些年都是怎么捱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