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番话令灵溪眼眶一酸,这才是她真正的母亲啊!

    那种舔犊情深,是任凭绿翘如何伪装,都装不出来的。

    为了让楚凤仪不想太多,灵溪反手握紧她的手,歪着头撒娇起来,“妈咪,这些年我都跟着兰姨,她把我照顾的很好。你看,我现在的是不是很可爱。”

    突然卖萌起来的灵溪十分可爱,令楚凤仪笑得格外灿烂,“嗯,那当然,我楚凤仪的女儿不但是最可爱的,还是最优秀的!”

    被自己亲生母亲赞赏,对灵溪来说,绝对是这世间最动听的话语。

    她喜滋滋双手抱紧楚凤仪的手,晃着她的手臂轻声央求起来,“所以妈咪,你别想那么多,先静心修养好,才能有更多的力气陪我说话啊。而且我现在要去帮你熬药,让你尽快恢复到健康。”

    看着眼神眉飞色舞的灵溪,楚凤仪的心里再次弥漫上层苦涩。

    她自己的身体什么状况,她比谁都要清楚。

    多年海岛上枯燥乏味的生活,已经透支了她所有的健康,只保证她活着而已。

    恐怕实际上,她的身体就像被白蚁筑空了的大堤,随时都有崩塌倾覆的危险。

    这也是刚才风习子还没说完,她就立即阻止了的根本原因。

    她才刚刚醒来不久,离别多年的女儿刚找到母亲,她不想让灵溪跟着担忧难过。

    眼前的女儿是这么的优秀美好,她应该每天都活在无忧无虑中,不该多皱半下眉头的。

    既然灵溪坚持让她休息,楚凤仪也就没再执意坚持,而是笑着微点了点头,“好好好,都依着你,谁让你是我最宠爱的女儿呢。0”

    灵溪顿时笑成了一朵花,弯腰仔细帮楚凤仪盖好被子,这才去外面按照风习子抓的药方拿药。

    将军府里就有自备的中药方,全天都有人值班,所以这个并不成问题。

    很快,灵溪就拎来需要的药材,平顺捧着个精致崭新的紫砂药壶。

    两人按照风习子药方上备注的话,开始生火熬药。

    为了能让药效发挥最大的效用,他们并没有用任何现代化器具,而是选择了最原始的方式—烧柴。

    好在这些并没有难倒平顺和灵溪,他们俩从来都不是游手好闲的人,哪怕身份尊贵,却喜欢亲力亲为。

    尤其是灵溪,她跟着兰姨在那迷雾谷林里住了那么久,这些基本技能就没有她不会的。

    火苗很快燃烧起来,灵溪用柴草将它调的小了些,保持着熬药需要的小火候。

    他们就在房间外面熬药,这样可以方便照顾刚恢复过来的楚凤仪。

    灵溪在一旁烧火,平顺无声递着劈好的细碎木柴,两人配合的十分默契。

    微弱的火苗跃动着,映红了两人的脸颊,将灵溪脸上的喜色毫无保留地映了出来。

    她熟练地放着柴草,蓝色的眼眸注视着跃动的火苗,语气里带着怎么都藏不住的喜悦。

    “今晚真的很开心,我和妈咪终于团聚了。这一幕我在梦里梦到过无数次,真的降临这天,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灵溪说着,偏头看向身旁的平顺,“要不,你掐我一下,看我会不会醒过来?”

    平顺眼神宠溺看着灵溪,大手轻轻伸出,象征性地捏了下她嫩滑的脸颊,“如你所愿,痛不痛?”

    “不痛,所以,这就是我做的梦中梦吧?”灵溪原本闪烁着光芒的眼眸变得晦暗下来,“如果真的是梦,那就让我永远都不要醒来好了。”

    “傻瓜,”平顺单手揽住灵溪瘦弱的肩头,低头在她唇笔轻咬了下,“这样呢?痛不痛,嗯?”

    他将力道控制的很轻,飞快偷了枚香吻,然后摆出副正襟危坐的端庄模样。

    灵溪只觉得唇边一痛,看向平顺后整个人又好气又好笑,抬手想要打他,又因为好心情而作罢。

    思来想去,她只能没什么力度地冲平顺翻了个白眼,“下次不许这样!”

    “当然,”平顺郑重点头,“如果不是因为你在煎药,我怎么可能这样就停下来?”

    灵溪听得又羞又窘,不用说也知道平顺脑子里这会儿在想些什么。

    她立即伸出手,在平顺手背上轻拧了一把,声音娇嗔,“你还说!”

    这点小动作根本不是在惩罚,反而将平顺的心给撩拨起了一池春水。

    他反手握住灵溪的手,目光炯炯道,“不要无意识的诱惑我,这样会让我更加把持不住。”

    对于平顺的指控,灵溪简直是百口莫辩。

    她忍不住轻咬下唇,不依不饶抗议道,“明明是你在胡思乱想,还要来颠倒是非,真是不害臊。”

    平顺单手托起灵溪的下巴,目光温柔注视着她气鼓鼓的可爱小模样,“怎么办,你就像个蜜糖,让我疯了一样想再咬上一口。不,应该说,是我疯了似得想把你整个人都吞进肚子里。”

    他的目光太过火热,令灵溪不敢对视,偏头避开了平顺的手指,声音喃喃,“别闹,熬药呢。”

    虽然嘴里这么说,可是灵溪的心却不受控制狂跳起来。

    她真怕平顺会突然乱做些小动作,搞得她无法专心烧火熬药。

    其实,她现在的心就已经乱了,狂跳的节奏几乎要跃出胸腔。

    每次她单独与平顺相处时,都会被无限的甜蜜包裹着。

    而紧随而来的,则是毫无底气的无助感,总觉得自己就像只涉世未深的小兔,会被眼前这头大灰狼一口吞噬个干净。

    灵溪的担忧不是毫无缘由,她好几次都看到平顺趋将疯狂的眼神,里面藏满了狂野的火辣。

    不过每一次,好像都被平顺给压制了下去,包括现在。

    平顺定定注视了灵溪好一会儿,这才吐出一口浊气,将内心几乎按耐不住的蠢蠢欲动给压了下去。

    眼前的女孩是他这辈子都认定了的,在没有给她盛大的婚礼见证前,他不能做出任何亵渎她的行为。

    哪怕他内心早就想要了灵溪,但是他到底凭着过人的意志战胜了邪念,只想保护好眼前完美无瑕的女孩。

    “在你面前,我除了投降,再没有别的好办法。”平顺认命地叹了口气,然后仰头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