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595章 父亲,和你生活了十三年的女人不是我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样的感觉,他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再感受过了。

    哪怕他每晚都拥着“楚凤仪”入眠,却觉得自己怀里抱着的,是个没有灵魂的假人。

    哪怕他们做着多亲密的动作,在他膝下承、欢的他都不能全身心地去投入。

    她的曼妙不再让他疯狂,更多的,只是屈从于本能罢了。

    初始的那种源于心灵的悸动,任凭他如何寻找,却怎么都找不到……

    那种灵魂的契合,那种只需要一个眼神就全然的信赖,早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父亲,你在想什么?”灵溪看着眼神落寞的东方柯羽,第一次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原来也老了。

    纵使他脊背挺拔,面容保养的紧致有光泽,却仍是没有藏住鬓角下隐约的几根白发。

    东方柯羽回过神来,看着跟楚凤仪极为相似的灵溪,连忙摇头,“哦,没什么。对了灵溪,怎么这么早过来找我?”

    灵溪伸手挽住东方柯羽的手,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父亲,我突然想让你陪我去个地方,可不可以?”

    “当然可以,你是我最疼爱的小公主,去哪儿都行。”东方柯羽宠溺地点头,任凭灵溪将自己拽着往外走,“说吧,这是要去哪儿?”

    灵溪脚步不停,只顾着拽着东方柯羽继续往前,“去我生活了十三年的地方,好不好?”

    “好。”东方柯羽欣然点头,摆手挥退了跟过来的侍卫,“我跟公主外出,你们远远跟着就好,不要贴的太近。”

    “是。”侍卫们恭敬点头,保持着足够的距离,暗中保护着东方柯羽和灵溪的安全。

    按照楚凤仪说好的地点,灵溪跟东方柯羽开车出了皇宫,一路往西行。

    东方柯羽难得亲自开车,心情十分的好,一路上不时传来笑声。

    在灵溪的指引下,东方柯羽逐渐将车开上山巅,来到了当年楚凤仪被推下的那座悬崖。

    停下车后,东方柯羽看着眼前不远处的悬崖,眉头紧皱了起来,“灵溪,你不会告诉我,这些年你就住在这种地方吧?”

    “当然不是。”灵溪笑着摇头,眼里悄然流露出几分疏远,以及淡到几乎看不到的质问。

    她大步走到悬崖旁,用手指着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淡淡回眸看向满脸茫然的东方柯羽,“父亲,你知道么?当年兰姨背着我,从这里跳了下去。如果不是运气好,恐怕我早已经变成了一具白骨。”

    东方柯羽震惊地瞪大眼睛,神情格外撼动,“这……这怎么可能?当年那场大海啸让你们失散,怎么会变成跳崖了呢?”

    灵溪眼神定定注视着东方柯羽,想要看清楚他全部的神情,“不仅如此,父亲,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你身边的王后根本就不是我的生母,她是换脸后的绿翘。”

    “嘶……”东方柯羽倒抽一口冷气,震惊地往后倒退了两步,脸上的神情格外的惊慌,连连摆手道,“这更不可能!灵溪,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胡言乱语起来?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

    “父亲,其实你早就发现了端倪,只是不敢去面对是么?”

    灵溪锐利的眼神一眨不眨注视着东方柯羽,语气里悄然弥漫起抹悲伤,“还是说当年的种种,真像妈咪说的那样,你才是一切的始作俑者?”

    东方柯羽听得更糊涂了,眉头直接皱成了小山,“灵溪,你到底在说些什么?为什么我一句都听不懂?你怎么可以怀疑凤儿呢?她可是你的生母啊!”

    “不,她不是我的生母,而是顶着别人脸皮冒名顶替的绿翘!”灵溪愤怒地握拳,高声质问着东方柯羽,“如果你真的深爱着我的妈咪,怎么可能会认不出那个冒牌货?!难道就因为她顶着妈咪的一张脸,就可以完全瞒过你的眼睛?不被你发现任何的破绽么?”

    灵溪控诉的话像夏日惊雷,震得东方柯羽头皮发麻,后背一紧。

    他踉跄着后退了两步,无力委顿在地上,颓然抱住自己的快要炸开的头。

    这些年与“楚凤仪”相处的一幕幕,过电影般在他脑海中划过,宛如一记记闷棍,重重砸在他的头上。

    是的,这十多年来,他总觉得自己搂着的女人宛如没有灵魂的木偶,却从来没有细究过里面深层的原因。

    无数次的质疑,都被他无数次的自我安慰给挡了回来。

    他总觉得是自己太多疑,认为爱情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悄然变淡,逐步衰减。

    可是,如今面对灵溪的质问,他的心却哆嗦起来,恐慌到几乎要跃出胸腔。

    东方柯羽知道,自己是在害怕,害怕事情真的就像灵溪说的那样……

    不!

    不会是那样的!

    他怎么可能会被个冒名顶替的假人给欺骗?

    这根本不可能啊!

    东方柯羽深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慌乱的心绪镇定下来。

    他试了好几次,才终于让颤抖的手紧握成拳,黑沉下来看着灵溪,“灵溪,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快过来,跟我回去!”

    看着语气陡然严厉的东方柯羽,灵溪的视线终于被泪水所模糊。

    刚才她分明看到了东方柯羽眼里的疑惑和怀疑,可是却都被他给强压了下去!

    他根本就是在自欺欺人,活在不肯面对现实的世界里!

    “父亲,你太令我失望了!”

    灵溪哽咽着摇头,幽蓝的眼眸控诉瞪视着东方柯羽,“当年绿翘说之所以会狙杀我们,完全是为了你。现在看来,她这句话并没有说错,就算你不知情,也早已经是帮凶!是你的不肯面对现实,是你的一味逃避,才让绿翘得逞了这么多年,害得我妈咪受了这么多年的苦!”

    东方柯羽不想再继续听半个字,他觉得灵溪的话十分危险,半个字都不能再继续说下去。

    “闭嘴!你今天太失态了,这不是身为公主应该有的仪态!”东方柯羽大声说着,朝灵溪走过来,想要制止她继续往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