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好啦!”楚凤仪厌恶皱眉,“收起你的那套甜言蜜语,我说了,我根本就不稀罕!你先把王位还给我就好。至于绿翘我是肯定要收拾的,你同不同意都无法阻止!”

    “同不同意?”东方柯羽笑得惨然,“凤儿,难道在你的心里,我就那么的愚不可及?明知道被绿翘给愚弄了那么多年,我不但不找她麻烦,反而会护着她跟你作对?”

    “那谁知道呢?毕竟人家也陪你睡了那么多年不是么?”楚凤仪刻薄说了句,根本懒得多看东方柯羽一眼,“既然这样,那就先拿出行动,把我的王位还给我!”

    “好!”东方柯羽毫不犹豫地点头,将随身带着的印信交了出来,双手捧着递到楚凤仪面前,“这是你当年送给我的,现在我原物奉还。”

    “别,我可没有要把这个东西给你!”楚凤仪单手抓过印信,直接塞进口袋,嘴角蓄着不屑,“把它给你的是绿翘,你不要弄错了人,我可没有这么大的胸襟!”

    东方柯羽被说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自知说错了话,恨不得抬手给自己几个嘴巴子!

    他怎么那么蠢,为什么要提起这件事!

    “凤儿,眼下这里不方便,等回宫后,我会操办专门的禅让大典,将王位郑重还给你。”东方柯羽说着,眼神始终凝视着楚凤仪,想要得到她那怕一个眼神都好。

    然而楚凤仪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根本没有要多看东方柯羽的意思。

    她淡然转身,看向站在一旁始终不言不语的灵溪,淡淡说道,“灵溪,我们走,先去把兰馨给接回来。”

    说着,楚凤仪眼角的余光无意扫视了东方柯羽一眼,“等安全接回兰馨,我们再去找绿翘那个贱婢算账!”

    灵溪无声点了点头,跟着看向东方柯羽。

    说实在的,她有些心疼东方柯羽那死灰色的脸色,知道他心里肯定格外的难受。

    可是想到自己跟着兰馨在山谷里生活尚且坚信,自己妈咪这些年吃的苦只怕是更多。

    在深重的苦难面前,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代替别人说原谅。

    因此哪怕她心里想着父母能够重归于好,可是想到那等同于背叛的感情,十多年来的疏忽遗忘,灵溪绝对自己根本没有立场多说半个字。

    如果不是因为眼前这个人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只怕她自己都要跟着喊一声渣男!

    灵溪无声叹了口气,跟着楚凤仪离开了东方柯羽,准备去将兰馨给找回来。

    她们刚走两步,东方柯羽就亦步亦趋跟了上来。

    楚凤仪走了两步顿住脚,头也不回地冷声呵斥道,“东方柯羽,我们缘分已尽,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不要跟在我们后面。”

    东方柯羽不舍得看着楚凤仪,眼里声音里都沁满了苦涩,“凤儿,我……我只是想多看看你……”

    “一张臭皮囊而已,没什么好看的。”楚凤仪嘲讽笑了声,“真要想看,你还不如去看绿翘,她现在那张脸皮,跟我的应该没什么分别。”

    冷嘲热讽的话就像冬月寒冰,刺得东方柯羽的心千疮百孔。

    可是他又能说什么呢?

    这件事说到底,根本就完全是他的错!

    是他的不作为才导致了今天的局面,致使当年他发誓都要保护的女人颠沛流离了十三年!

    女人一生又有多少个十三年?

    如今被自己给耽搁延误,只怕自己再怎样弥补,都无法补偿她内心的伤痛!

    东方柯羽知道此时此刻自己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的。

    他也不打算做任何的辨别,只想躺平了任凭嘲讽,哪怕是大骂都好。

    只要这样他的凤儿心里能够好受,那他就是值得的!

    因此不管楚凤仪脸上的生人勿近写得有多明显,东方柯羽只当看不见,仍亦步亦趋地跟着,根本不曾停下半步。

    楚凤仪厌恶地皱了下眉头,不想再跟东方柯羽说半个字,只是粗声提醒着灵溪,“我们走!”

    灵溪回头看了眼东方柯羽,嘴边的话到底没有说出来。

    如果就因为东方柯羽难过就原谅了他的话,那这些年她妈咪吃的苦未免也太廉价了些。

    因此她只是扭头看了看,就转身继续跟在楚凤仪背后。

    东方柯羽并没有被楚凤仪的冷漠给吓退,反而更加坚定跟在了她的身后。

    当年他就是爱上了这样高傲纯净的灵魂,后来造化弄人,他居然真假不分,才导致了今天的局面。

    所以不管楚凤仪对自己做什么,她打也好,骂也好,都不能打消他跟在她身后的决心!

    楚凤仪并没有出声阻止,不过也没有多看东方柯羽一眼。

    她只当他是不存在的透明人,领着灵溪准备下山。

    就在这时,一旁的侍卫壮着胆子走了过来,高声向东方柯羽汇报着,“国王,不好了,王后……王后刚才打来电话,说她的车队在半路出了车祸,需要我们过去救援!”

    这名侍卫一边说着,一边胆怯地看着站在东方柯羽身后的楚凤仪。

    他有些搞不明白,明明王后就站在这里,怎么电话里那位还说自己是王后?

    不过自己位卑言微的,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多问,更不敢把这些话给隐瞒下来,只好跑过来找国王交代清楚。

    听了这位侍卫的话,东方柯羽顿时停住脚,脸色阴沉的厉害,“她说她在什么地方?”

    就连楚凤仪也饶有兴致停了下来,威严看向那位侍卫,“地址说清楚,她在哪儿?”

    这名侍卫本来就胆小,这会儿被两个人盯着看,心里一紧张,差点双膝一软跪坐在地上。

    他哆嗦着抖肩膀,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终于挤出句话来,“就在……就在通向寺庙必经之路的那座峡谷吊桥旁。”

    “呵呵,那里倒是个埋人的好地方!”楚凤仪微微眯起眼睛,威严道,“前面带路,我们过去看看!”

    “可是……可是……”

    这名侍卫可怜巴巴出声,后面半句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他总不能质问王后,明明你就站在这里,还要去那边做什么吧?

    “可是什么?”楚凤仪不悦皱眉,厉声喝道,“还愣着干什么?赶快前面带路!”

    侍卫被吼的一哆嗦,连忙下意识点头,“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