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600章 看她如何演这一场戏…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说完,他就快步走向前面,跳上停泊在路边的车子,“我在前面为王后开路,很快就能赶到那座吊桥。”

    楚凤仪不置可否,直接上了她从将军府开出来的车子。

    东方柯羽嘴巴张了张,本来想让楚凤仪上自己的车,不过想到自己就算说了,她也会无视,直接将这个想法给咽了下去。

    他苦着脸跳上车,看向仍没上车的灵溪,可怜巴巴问道,“灵溪,你要跟我坐同一辆车么?”

    灵溪都不带犹豫的,直接摇头拒绝,然后走向了楚凤仪的车子。

    这些年她是被兰姨照顾长大的,心里自然还是偏向妈咪多一些。

    尤其是想到这十三年的苦难,灵溪更不舍得让楚凤仪独处。

    看到灵溪的选择,东方柯羽的脸色越发灰败起来。

    他知道自己是个不称职的爱人,也是个不称职的父亲。

    这些年他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缩着头不肯面对现实,天真的以为这样的自己过得异常幸福,活得虚幻迷茫。

    等梦醒时分,才发现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早已经悄然远去,再也无法挽回……

    所有的懊恼都换不回早知当初,自酿的苦酒,也只能硬着头皮咽下。

    这样的他活着,就像浑浑噩噩的行尸走肉,根本毫无意义。

    在东方柯羽沉郁的思绪中,三辆车缓缓朝着那座吊桥驶去。

    路上,灵溪用电话通知了平顺,让他跟着赶去那里,免得绿翘中途又生出什么幺蛾子来。

    楚凤仪坐在前面专注开车,平静无波的脸上根本看不出任何思绪,唯有握紧方向盘泛白的指骨,出卖了她内心趋将崩溃的情绪。

    自古美人叹迟暮,不许人间见白头。

    她还没有老,心境却早已经凉如秋水,满目寂寥。

    三辆车徐徐前行着,趁着清晨的阳光行驶在颠簸的山路上,终于来到了那座连接两座峡谷之间的吊桥。

    眼看着前方不远处就是那座桥,旁边停了辆车子,楚凤仪就直接踩刹车停了下来。

    灵溪奇怪地看向楚凤仪,“妈咪,我们不过去么?”

    她心里担心兰姨的安危,恨不得直接冲过去,逼问绿翘兰姨的下落。

    楚凤仪却淡笑着摇头,“不用,绿翘费心演了这场戏,总要让她唱上一唱才甘心。”

    说完,她就将车子熄了火,抱臂坐在车里,静等着好戏上演。

    灵溪摸不透她的心思,见她不下车,自己也没好贸然下去。

    东方柯羽的车子原本跟在楚凤仪身后,见她停了下来,好奇地摇下车玻璃,低声问道,“你们怎么不走了?”

    灵溪将目光转向楚凤仪,这个答案只有她才能回答,自己根本不知道为什么停下来。

    楚凤仪也不避讳,直接勾唇冷笑,“人家好不容易费心思准备了这么场大戏,你不让唱下去,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呢?”

    “我……”东方柯羽本想表明自己的心意,却在接触到楚凤仪疏冷的目光后,所有的言语都戛然而止。

    眼下绿翘又打的什么主意,他也不清楚。

    那就让她唱唱罢,看看这个恶毒的女人,又想要做出什么样的恶毒事情来!

    东方柯羽深吸口气,推开车门下来,朝绿翘那辆车走了过去。

    侍卫们自然不敢跟过来,将车子停在东方柯羽和楚凤仪车后,相当有眼力劲儿地坐在车内观望。

    他们人微言轻,出现就是炮灰,努力让自己被忽视才是最明哲保命的技能。

    东方柯羽迈步走向车子,脸上的表情已经由愤怒变成了平静无波。

    绿翘就坐在车内,看着东方柯羽远远走来,连忙将自己的头发弄得更乱了些。

    她好不容易等到天亮,就立即给宫里打了电话,说自己的车队遭遇了严重的车祸事故。

    现在就等着东方柯羽过来,自己好好梨花带雨哭诉一番,就可以顺理成章蒙混过兰馨和柯伽的死因。

    只是绿翘没想到,东方柯羽居然会来得这么快!

    他一定是听到自己遇到了危险,立即加速赶过来的吧?

    绿翘越想越甜蜜,整个人脸上都是收不住的笑。

    她所有的执念,都只源于这一个人而已啊!

    为了她,哪怕让她出卖灵魂,背弃整个世界都甘之如饴!

    东方柯羽还没有阔步走过来,绿翘已经推开车门走了下来,敞开双臂朝他跑了过去,“你终于来了,我好害怕!”

    她脸上的表情惊恐极了,就差没有哭出声表示心里的恐惧。

    绿翘心里想着,自己表现的这么害怕,肯定会收获东方柯羽爱怜的目光和柔声的嘘寒问暖。

    然而她却想错了,这次东方柯羽并没有直接将她拥在怀里,而是在她扑过去时,错开停了下来。

    他就那样定定站在原地,根本没有半点想要过来抱住她的意思,不冷不淡道,“发生了什么事?”

    绿翘脸上的表情有些错愕,她根本没想到东方柯羽会是这样的回应。

    这些年无论她做什么,只需要表现出一点点害怕的样子,都可以令东方柯羽快速紧张起来。

    可是今天,她明明披头散发,满脸的惶恐,他脸上却毫无波澜?

    甚至就连他看向自己的眼神,都藏着几分浅浅的疏离……

    绿翘立即警惕起来,脸上的笑容跟着凝固,就连声音都变得小心翼翼了些,“我……我们乘车时遭遇了车祸,我被撞昏迷,等我醒过来,就不见了柯伽和兰馨他们……”

    说这话的时候,绿翘的眼睛始终紧紧盯视着东方柯羽的表情,想从他眼神里看到一点点疼惜。

    然而她看得那么关注,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最后却只能以遗憾告终。

    眼前这个她全身心爱着的男人,脸上不但没有半点怜惜,反而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今天这是怎么了?

    不应该看着自己心疼地嘘寒问暖么?

    绿翘的心变得惶恐起来,没着没落问道,“你怎么不说话?”

    “说些什么呢?”东方柯羽嘲讽地扬起唇角,“是要问你怎么出的车祸,还是问你柯伽和兰馨他们的下落?恐怕答案,你都是不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