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603章 月光下,我们如何恩爱…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东方柯羽和灵溪有心帮忙,又怕会惹楚凤仪不开心,只能无奈隐忍看着,生怕她会吃亏。

    楚凤仪冷冷盯着绿翘毒蛇般的眼睛,两个女人对向而立,宛如两尊凝固的雕塑,只有眼中杀机四起,波澜壮阔。

    “啊!——”

    绿翘首先按耐不住,捏紧拳头,朝着楚凤仪脸上砸去。

    她恨透了这张脸,尤其是那挺直秀美的鼻梁,决定一拳下去,先把它给打个开花。

    先发制人的绿翘拳势来得凶猛,面目狰狞吓人,就像扑向猎物的下山猛虎。

    对面的楚凤仪却不急不躁,微微晃了下身子,轻松避过拳头,右手握拳顺势递过去,砸中了绿翘的腰肋。

    这一击看着轻飘飘的,却蓄满了无声的力道,砸得绿翘闷哼了声,踉跄后退两步。

    楚凤仪依旧气定神闲,不屑地摊开只手,冲绿翘勾了勾中指,嘴角藏满了蔑视的笑。

    身为女王,她的身手放眼整个国家都可以说是高手。

    十三年前之所以会被绿翘得手,完全是因为当时的错信。

    如今她涅槃归来,全力戒备下,绿翘根本不可能占到半点便宜。

    很显然,这件事不仅楚凤仪清楚,绿翘心里也明白的很。

    吃了闷亏的绿翘并不甘心,她狠狠咬了下唇,右手在腰上摸索了下,猛地抽出条柔、软的东西。

    那道东西猛地看上去就像银腰带,如今被绿翘握在手上,看起来带着几分柔韧,显然是个防身的利器。

    “小心妈咪,那个东西好像很坚韧,不要被她伤到!”灵溪担忧喊了声。

    东方柯羽眉头紧皱,跟着出声,“那好像是金刚银丝,柔韧的同时非常犀利,可以切金断钢,千万不要被它打中。”

    身为与绿翘同床共枕多年的东方柯羽,这时后背一片恶寒。

    他从来都不知道,绿翘的身上,竟然还私藏着这种东西!

    一旦被金刚银丝缠上,无论是多坚固的东西,都会被勒断成两截。

    他不敢相信,如果拿东西缠到楚凤仪纤细的手腕或修长的腿上,会发生什么可怖的景象。

    “绿翘,快停下来,我命令你停下来,不可以对凤儿出手!”东方柯羽关心则乱,大声喊着绿翘,想让她停手。

    然而他的关切越发激起绿翘的妒恨之心,气恼瞪视过来,“刚才我被她打中腰肋时,怎么没见你喊停?东方柯羽,今天我就要当着你的面,把你在乎的这个丑女人切成十八段!”

    “你真是冥顽不灵,执迷不悟!”东方柯羽毫不犹豫的从身上掏出把枪,直接对准了绿翘,“那就让我们看看,是你的动作快,还是我的子弹快!”

    绿翘的眼睛瞬间充血般猩红,咬牙切齿道,“东方柯羽,你还是个人么?说到底我也陪你睡了十三年啊!你为了她,居然毫不犹豫把枪口对准我?告诉我,你告诉我,我们到底哪里不一样?!她有的我都有,连这张脸,都长得一模一样!”

    这样的污言秽语被当众提及,听得楚凤仪差点当场吐出来,“绿翘,你难道就一点脸都不要么?”

    “脸?”绿翘夸张地捏着自己的脸颊,仰头狂笑起来,“哈,我的脸早就被活生生剥掉了,现在顶着的这张是仿的你的,不要也罢!”

    为了更进一步刺激楚凤仪,绿翘索性将闺房内的私、密事都说了出来,“这些年你不在,我虽然是替身,却被他呵护的很好。你知道他那点小癖好,我的脚……”

    “住口!你找死!”

    楚凤仪愤然而起,丝毫不惧怕绿翘手里的金刚银丝,取下手腕上套着的一枚素镯子扑了过去。

    “我不这么说,你怎么会过来送死呢?”绿翘得意笑着,然后挑衅看向一旁的东方柯羽,“如果你不怕子弹误射中你的心上人,那就尽管开枪好了!”

    这下可把东方柯羽给难为坏了,眼看着两人已经缠斗在一起,子弹又不张眼睛,弄不好真的会不小心射中楚凤仪。

    他举着枪瞄了好半天,终于无奈长叹一声,将手臂放了下来,心里懊恼刚才没有一枪结果了绿翘!

    灵溪在一旁急得满头大汗,“父亲,妈咪她会不会吃亏啊,我好担心。”

    “我跟你一样担心,”东方柯羽愁眉不展,“那金刚银丝我只是听说过,根本不知道绿翘从哪儿弄来的。不过好在你妈咪手腕上戴着我当年送的素心镯,恰好能克制一切利器,希望她能稳扎稳打赢了绿翘。”

    虽然东方柯羽嘴里这么说,心里却仍是忧心忡忡。

    他之前一直认为绿翘是楚凤仪,对她百般疼爱,根本没多想过其他。

    如今知道她居然愿意冒着活剥脸皮的疼痛都要假扮成楚凤仪,难免不寒而栗。

    这样的隐忍和算计,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绿翘的手段,绝对不能小瞧!

    绿翘将手里的金刚银丝用的精巧,每一下都抡得混元,目标不是楚凤仪的脖颈就是她的手腕或者腿脖。

    她是铁了心,要当着东方柯羽的面,把楚凤仪给撕得血溅当场!

    楚凤仪的身手也不弱,凭借着手里的素心镯,每次都有惊无险躲了过去。

    刚开始绿翘还信心满满,直到看到楚凤仪游刃有余后,终于慌了神。

    她眼睛一转,手里进攻势头不减,嘴里开始胡乱说着话扰乱起楚凤仪的心神来。

    “你知道这些年东方柯羽和我有多恩爱么?他从来不舍得让我多做任何事,哪怕如厕都要亲手抱着去。”

    “无耻!”

    “他最喜欢我躺在他怀里,在月光下跟我恩爱,说那样的我最完美无瑕呢,嘻嘻!”

    “不要脸!”

    “说来还真是要谢谢你,要不是顶着你这张脸,我怎么能睡到这么出众的男人呢?我在销魂安乐乡时,你却孤单单冰冷躺着,啧啧啧!”

    “你这个贱人!住嘴!”

    楚凤仪成功被绿翘扰乱了心神,无论是攻击还是防御的力度,都变得缓慢了很多。

    很快,绿翘就瞄准时机占了上风,笑得满脸得意,“怎么?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委屈?好好的男人被我给染指了?没办法,谁让你自己蠢,连男人都看不住呢?”

    “我撕烂你这张嘴,看你还怎么得意!”楚凤仪脸色铁青攻了上来,手里的素心镯抡圆了,直取绿翘的太阳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