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604章 你跟我走,我就放了她!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已经受够了绿翘的厚颜无耻,只想彻底了解了她,清净整个世界。

    就在这时,绿翘突然冒险停下动作,震惊地看向楚凤仪背后,“兰馨?你不是死了么?1”

    她这冷不丁一声,令楚凤仪跟着停下动作,下意识扭头看去。

    然而她的身后根本空无一人,楚凤仪心知不妙,下一秒就觉得脖颈间一凉,被绿翘用那根柔韧无比的金刚银丝套住!

    “妈咪!”灵溪吓得失声大喊,“千万不要动,你的脖子已经流血了!”

    那金刚银丝果然锋利无比,只是这么被套住,楚凤仪的脖颈已经被勒出了血痕,渗出丝丝血迹。

    东方柯羽吓得心都快要跳出来,惊慌失措朝两人走去,“凤儿千万不要动,绿翘,你赶紧给我停下来,否则我就杀了你!”

    “杀了我?”绿翘凄然惨笑,“在你杀了我之前,我保证能把她的头给勒下来!不信你尽管试试看!我知道你心里恨透了我,可我就是迷恋你,舍不得离开你,这辈子都栽在你手上了!只要我不死,你永远都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如今的绿翘已经是被逼到跳墙的野狗,整个人癫狂不已,眼神格外恐怖。

    随着她高喊的动作,楚凤仪的脖颈被勒得更加厉害。

    之前只是有些渗血的地方,已经扑簌簌往下淌血。

    东方柯羽生怕她真发了狠,连忙摆手让她放松,“不要这样绿翘,你先冷静下来,有什么事都好商量,只要你不伤害她。”

    “好商量?没什么好商量的,只要她活着一天,我永远都只能是个替代品而已。”

    绿翘说着,眼泪失控淌下,“我知道你讨厌我,恶心我,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啊!我什么都不想要,荣华富贵我根本不稀罕,我只想要你一个人而已!”

    “我知道,我知道,你先别激动,先缓一缓。”东方柯羽低声说着,他能看得出来,此时的绿翘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

    如果自己说话再不小心,随时都可能激怒她,然后伤害到楚凤仪。

    之前是他疏忽害楚凤仪吃了这么多年的苦,这次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再重蹈覆辙。

    这次就算豁出去命不要,他也要保楚凤仪平安无恙!

    不仅仅是为了赎罪,更是为了当年结为夫妻时,他曾经在她面前许下的誓言。

    他答应过,这辈子都会疼她爱她宠她护她,前面的种种都是他蠢他笨没有做到。

    现在唯一能做到的,也就只剩护字而已。

    哪怕他最爱的女人已经将他弃如敝履,他却不能继续愚昧下去。

    自己的女人,哪怕是要用性命,都一定要守护的!

    绿翘终于见东方柯羽缓和了神情,手里的动作放松了些,眼神紧紧盯着东方柯羽,生怕他会不再看自己。

    “你答应跟我走,跟我离开这里,我就放了她。”绿翘跟东方柯羽打着商量,生怕被他拒绝,又补了句,“如果你不同意,我就和她一起死!”

    说着,她勒着楚凤仪朝山谷边缘走去,“我和她一切跳下去,摔成血肉模糊,到时候分不开彼此。以后你死了,和我们葬在一起也好。”

    “痴心妄想!”楚凤仪气得脸都黑了,“绿翘,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闭嘴!”绿翘冲着楚凤仪的耳朵高声大吼,脸上的表情更加狰狞可怖,“你算什么东西?别以为自己是女王,就高高在上!我根本不稀罕!如果不是因为他,我根本看都不会多看你一眼!能跟我死在一起,是你这辈子的福分!”

    随着她情绪的激动,刚才放开的金刚银丝又变紧了些,楚凤仪的脖颈再次滴答淌血,胸前的衣襟变得猩红可怖。

    灵溪心疼地捂住嘴,低声央求着楚凤仪,“妈咪,你先别说了,她就是个疯子,不要再激怒她了。”

    东方柯羽跟着拱手求饶,“凤儿,拜托你不要再出声,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今天我就把一切解决,但是国家和女儿需要你,你绝对不能有任何的闪失啊!”

    楚凤仪桀骜仰头,“我绝对不会向她低头!这样活着,跟死了的行尸走肉没有什么分别!”

    “哼,不是他,你早就死透了!”绿翘阴恻恻出声,“你以为自己多了不起,被我踢下山崖后,还不是靠苟延残喘才活了这么久?如果不是有人帮你,我相信你早就死得透透的!”

    她的话像刀子般刺中了楚凤仪的心,是的,绿翘说的没错,自己能活下来,全靠苟延残喘和别人的帮助。

    当年是鲍叔在危难关头救了她,后来带她逃离那座恶魔岛的,是年轻人平顺。

    而她这些年都做了什么?貌似就是个神志疯癫的傻子,混吃等死,根本毫无自保能力,更不要说复仇了……

    “凤儿,你不要被她蛊惑,不要听她说话。”东方柯羽生怕楚凤仪失去生机主动求死,连忙大声喊着,“你已经很棒很厉害了,我相信靠你自己,也一定重新归来的。”

    “哼,他说你就信?真是蠢货!”绿翘懒得再说,索性直勾勾看着东风柯羽,“说吧,你到底要不要跟我走?要么,放弃一切跟我离开;要么,我跟她同归于尽!”

    “你知道我的答案,在我心里,她才是最重要的。”东方柯羽惨然笑了下,恭敬冲楚凤仪弯腰拱手,“凤儿,这辈子我欠了你的,只能下辈子还了。我不在后,你要照顾好我们的女儿,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女,来生再补偿吧!”

    东方柯羽的腰弯成了九十度,这番话说完,仍久久没有站起。

    他是把这番话当成了诀别,准备等绿翘放开楚凤仪后,就抓着绿翘一起跳崖的。

    反正就算活着,他也已经注定赢不回他深爱着的凤儿的心,那跟死去又有什么分别呢?

    绿翘泼在他身上的脏污,这辈子怕是洗不掉了,唯有鲜血的颜色能稍微缓解些。

    那就带着这个所有悲剧的原罪,彻底离开这个世界吧!

    别了,他最爱的凤儿!

    别了,他从未抚养过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