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607章 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着全然将自己当成陌生人的楚凤仪,东方柯羽只觉得喉头和心口一片苦涩。

    他尴尬地摸了下鼻子,这才讪讪出声,声音艰涩的厉害,“凤儿,我只是想帮你……”

    “用不着,我自己可以解决这些问题。”楚凤仪再次打断东方柯羽的话,冷声说道,“你现在要做的,是立即回宫交出皇权。至于西蒙我自然会对付,就不用你在这里多费心思。”

    东方柯羽被怼得不敢再多说什么,只好无奈点头,“好,我会立即昭告全国,交出皇权,恢复你女王的身份。但是凤儿,那个西蒙明显是狼子野心,不可不防。”

    “那也跟你没有关系。”楚凤仪毫不犹豫地摇头,“东方柯羽,从我清醒后的那一秒开始,我们俩人之间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你知道我的性格,眼里从来不揉沙子!”

    东方柯羽颓然垂下头,良久长叹一声,再也没有出声。

    他知道自己和楚凤仪之间已经再无可能,可是只要一想起来这件事,心里就痛到像要裂开。

    然而这一切就算他再不甘心,却早已无力回天。

    这个他当年曾经发誓要用生命去爱惜的女人,早已经将他从心里踢开,不想再跟他有半点牵扯。

    年少时的他意气风发,总以为自己拥有了全世界。

    到最后,阴差阳错,却弄丢了自己最爱的女人!

    就连他唯一的亲生女儿,也因为这与他疏离的厉害……

    这样的他,还有什么脸面继续立于人前?

    情绪悲愤下,东方柯羽只觉得心头一震,猛地咳嗽了几声,连忙用手捂住了嘴巴。

    等他摊开手心,明显看到上面一片猩红,连忙收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

    楚凤仪自始至终都没有多看东方柯羽一眼,自然也没有发现他的异常。

    就连灵溪也因为担心着失踪的柯伽,正和兰馨低头看着山崖下方,完全没注意到东方柯羽的小动作。

    倒是平顺多看了东方柯羽一眼,他灵敏的嗅觉早已经嗅到了微弱的血腥味,想要出声却看到了东方柯羽无声摇头的举动。

    平顺无奈跟着叹息,当年的事确实令人遗憾,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才好。

    毕竟种种心结,远不是自己说些什么就能够解开的。

    那飘散在空中的血腥味转瞬即逝,楚凤仪只是扭过头来淡淡看了眼,就冷漠出声,“先回宫,然后再商量后面的事情该怎么处理。”

    她发了话,其他人都默然认同个,跟在她身后分别上了车。

    很快,几辆车子缓缓驶离了山崖,朝着皇宫的方向驶去。

    刚才还喧闹着的山崖顶,很快变得寂然无声,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而山崖下方的湍急河流里,有艘小木船正在朝着相反的方向,与崖上的车辆渐行渐远。

    这艘小船有些破旧,船上的空间不大,船头坐着一男一女,再加上船中央昏迷着的两人,显得十分拥挤。

    坐在船头的男人操纵着小船航行的方向,眼神阴沉怨毒。

    他身后的女人也在卖力划着船,时不时用目光偷瞧着前方的男人,显然十分的忌惮。

    水流湍急弯曲,男人掌控小船费了不少的力气,额头紧紧皱成了川字,似乎下一秒就会大骂出声。

    女人累得早已经气喘吁吁,却不敢停下,生怕自己一偷懒,就会被男人给震怒丢进水里似得。

    在女人提心吊胆的划行中,船只七拐八绕,终于行驶到水势平缓的地方,男人将船靠到了边上。

    他猛地从上面跳下来,晃得小船左右摇晃了下,也吓得仍坐在上面的女人惊声尖叫,“啊,船要翻了!”

    “放你吗的屁!”男人直接破口大骂,“老子把你捡回来,可不是让你继续当公主的!赶紧给我收起你那套矫揉造作,麻利从上面跳下来,否则你知道我拳头的厉害!”

    女人害怕地肩膀瑟缩了下,明显是被男人给打怕了。

    她脸色苍白地站起来,犹犹豫豫想要下船,却又没有直接跳下来的勇气,生怕会摔到自己。

    “磨磨唧唧,果然一点用都没有!”男人索性伸出大手,直接抓住女人的手臂,硬把她从船上给拽了下来。

    女人身形摇晃了下,踉跄着被拽到岸边,差点摔倒在地。

    “哼!没用的蠢货!”男人狠狠瞪了她一眼,大步走到船边,弯下腰抬起蒲扇般的巴掌,狠狠打在船中央昏迷着的另一个女人身上。

    那里躺着的女人浑身湿淋淋的,明显直接摔进了河里,这会儿被男人狠狠抽了几下耳光,皱着眉头悠悠转醒。

    她的眼神茫然四顾了下,显然没反应过来眼前是什么地方。

    男人阴恻恻一笑,“绿翘,这次我又救了你,咱们还真是有缘呢!”

    被打的女人眼神猛地紧缩,下意识回头看向说话的男人,好一会儿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西……西摩?”

    “哼,不然你以为是谁?是那个你爱上的愚蠢帝王么?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他爱的从来就不是你,而是你顶着的这张脸罢了!”

    冷嘲热讽的男人正是西摩,他居高临下注视着船中央的绿翘,眼眸里的讽刺昭然若揭。

    绿翘愣了下,很快反应过来自己的处境,立即从船上摇晃着跳下来,然后扑通跪倒在西摩面前,“是我有眼无珠,看错了人!以后绿翘愿意为主教大人肝脑涂地,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了,收起你假惺惺的话吧!你只是不甘心被楚凤仪夺走了所有的荣华富贵,还有最心爱的男人吧?”西摩冷笑起来,“我不管你是真心还是假意,以后你必须听我的命令行事。否则,你知道我的手段!”

    绿翘肩膀猛地一抖,明显想到了西摩的狠戾,连忙磕头表示衷心,“放心吧大人,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那就好,以后你们就是姐妹了,要互相扶持,老子一定会东山再起的!”西摩仰头笑着,将身旁的女人拉到自己身边,猛地搂紧怀里,“母女姐妹花,老子这下逍遥快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