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始终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的绿翘闻言,偷偷抬起头,却看了张无比熟悉的面孔,“玉溪?”

    之前绿翘迫于西摩的Y威,始终不敢多看周围,这会儿看到玉溪,整个人都呆立在当场。

    她记得自己明明将玉溪从水牢里放了出去,原本想着玉溪有本事去杀了灵溪,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

    “玉溪,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你不是……不是……”

    绿翘话说到一半,突然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

    之前她还在奇怪玉溪怎么不见了踪影,以为她被冻死饿死在外面,却没想到她居然跟西摩混到了一起!

    这个蠢货,她只怕根本就不知道,西摩根本就是披着人皮的恶魔吧!

    跟他厮混在一起,根本无异于与虎谋皮!

    绿翘心里这么想着,却不敢多说什么,只是仰头看着被西摩搂在怀里的玉溪。

    而玉溪整个人被西摩轻浮搂住,脸上早已经因为害怕,变得毫无血色。

    看到绿翘在仰头看自己,她咬了下唇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这才轻声说道,“母后,哈,我是应该叫你母后,还是要叫你冒牌货呢?当年如果不是拜你所赐,我大概还快活生长在小渔村里,不会被卷入这些是是非非了吧?”

    这句话玉溪既是在问绿翘,也是在问自己。

    那天她被狱卒当成死尸直接丢进死人堆,就被几条啃噬尸体的野狗给对上了。

    当时的她毫无力气,挣扎着跟野狗们搏斗了一会儿,才勉强保住了性命,身上也留下了不少撕咬出来的痕迹。

    后来,她拖着疲惫的身体离开那遍布白骨的死人堆,漫无目的地走着,又累又饿再加上浑身是伤,直接摔进了一旁的河水中。

    等她再醒来,就发现自己居然被冲到了海边,四周荒芜一片,黑沉沉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地方。

    再后来,她还没从那片海边走出,就遇到了浑身是伤的西摩。

    高大的西摩看上去很是吓人,根本不顾玉溪的挣扎,疯了一般在海边殴打着她,似乎在发泄他所有的怒气。

    直到将玉溪给打得奄奄一息,他才终于肯停手,跟着躺在了一旁的沙滩上。

    可怜玉溪刚从鬼门关爬出来,就莫名其妙挨了顿打,浑身痛到快要裂开,只能无助地躺着哭泣。

    她哭了好一会儿,旁边的西摩似乎终于歇够了力气,翻身爬起来,像只发情的骡子似得,将她给彻底糟蹋了个遍。

    那天对玉溪来说,根本就是无边地狱。

    她的身上到处都是血痕,浑身的骨头就像被拆散了似得痛,似乎就像灵魂都变得支离破碎。

    可是这样的悲惨并没有那么容易过去,玉溪甚至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西摩拽着头发从地上拖起来,“不要睡得像只死狗,赶紧去给老子弄吃的!”

    害怕再被打的玉溪无奈,只好屈从在西摩的Y威下,无奈去帮他找东西做吃的。

    然而她被养在深宫里多年,幼年时流浪学会的生存技能已经忘了个七七八八,勉强在海边捡了些扇贝,煮熟了战战兢兢给西摩端过来。

    只是这些换来的,却仍是西摩的一顿毒打,伤痕累累的玉溪这会连哭都哭不出来,只是盲目躺在地上,任额头上的伤口缓缓流淌着。

    她之前过着最尊贵的公主生活,如今去被像条死狗般的殴打,连半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可是即便如此,玉溪仍咬牙要活下去,她认为一切都是拜灵溪所赐,自己一定要活着,才能有机会找灵溪一点点算这笔账!

    从那以后,她就变成了西摩的泄愤工具和人肉沙包,每天除了要伺候他一日三餐,还要随时随时供他发泄殴打。

    这样生不如死的日子,地狱般艰难难熬,直到昨晚,西摩说要乘船潜伏进皇宫,她才知道原来自己叫了多年的母后,居然也是个冒牌货!

    在心里震撼的同时,玉溪又无比的振奋,期待着西摩能够要挟到绿翘,让自己重新恢复成往日的公主身份。

    只是她和西摩都没想到,还没等他们的船进皇宫,就发现了独自躺在岸边的柯伽。

    西摩是不认识柯伽的,不过玉溪却认识,直接将他的身份告诉给了西摩。

    负伤的柯伽根本就不是西摩的对手,两下就被打昏,直接从岸边拖到了船上。

    他们本想带走柯伽,逼问他如今的形势,刚把柯伽弄上船,就看到了从崖顶坠落下来的绿翘。

    这下简直得来全不费工夫,西摩如获至宝,立即将砸进湍急水流里昏倒的绿翘捞起来,开船离开了那里。

    等终于找到了相对安全的地方,西摩这才停下来,准备逼迫绿翘执行之前的计划。

    西摩低头看着跪在他脚下的绿翘,冷冷出声,“我还以为你仍在皇宫里当着威风的王后,没想到居然已经被人给揭穿了真面目。绿翘,当年我认为你是最出色的,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而已。”

    西摩和玉溪一唱一和,刺激的跪在地上的绿翘黑沉着脸攥紧了拳头,心里杀机四溢。

    荣华富贵于她,实在是太虚幻了。

    唯有东方柯羽,才是她舍不下的全部。

    她可以不要那个王后的破位子,可以风餐露宿,甚至可以任人羞辱唾弃。

    但是,站在东方柯羽旁边的女人,必须是她!

    她的前半生过得黑暗无边,是东方柯羽的出现,照亮了她惨淡的人生。

    这辈子她唯一的执念,只有东方柯羽而已!

    既然当年她能够将楚凤仪赶走,如今也一定可以做到!

    绿翘将牙齿咬得咯吱作响,满腔愤恨和杀机硬咽了下去,这才恢复到如常的脸色,仰头看向西摩,“大人,绿翘的命是你给的,无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绝对会不遗余力去完成!”

    “是么?”西摩冷笑着弯腰,单手捏住绿翘的下巴,眼神里满是嘲讽,“如果不是了解你,恐怕还真信了你的邪。”

    说着,西摩手上用力,直接将绿翘推倒在地,“不是说做什么都可以么?那么,就从取悦我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