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609章 这辈子你都别想跑出我的手掌心…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绿翘狠狠摔在地上,坠崖时的伤口迸裂,痛到下意识咬唇。

    她倒是不怕这种疼痛,而是惧怕正在自己面前慢条斯理脱衣服的西摩。

    他根本就不是人,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

    如果有能力的话,绿翘只想跟他同归于尽,也不想承受这样的羞辱!

    尤其是看到西摩那白花花令人作呕的丑陋肉,瞬间将绿翘拉到她十八岁的那天傍晚。

    对西摩来说,岛上的每一个女性,都是他的所有物。

    随时随地,都可以任由他发泄摘取。

    那是个残阳如血的黄昏,她就像个提线木偶,被固定在冰冷的桌面上,任由西摩发泄。

    从那天开始,她的世界彻底跌入地狱,活着的每一分秒都如同行尸走肉。

    直到东方柯羽出现,才给她灰暗的世界带来了一丝光明。

    她就像扑火的飞蛾,拼了命也要留住那抹光,直至生命的尽头!

    如今噩梦重演,绿翘恨得浑身都在颤抖。

    她的手指已经因为愤恨刺入血肉,真的很想冲出去跟西摩同归于尽!

    可是她不能,她要咬牙活下去,还要找回她挚爱的东方柯羽。

    当年为了东方柯羽,她可以忍受活剥脸皮的痛,现在的这些羞辱不过是重演当年,又有什么忍不下去的呢?

    绿翘深吸口气,压下心里所有的怨恨和戾气,跪着朝西摩诺挪行了过去。

    既然眼下毫无依仗,她只能再次与虎谋皮,寻找新的契机。

    等她积攒够实力,绝对不会让楚凤仪好过!

    玉溪远远站在一旁,看着胶着在一起的两人,只觉得浑身发冷。

    在皇宫里长大的那些年,她一直畏惧绿翘,看来这种直觉是对的。

    明明刚才还能看到绿翘眼里的杀机,转瞬却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还能笑着迎合残暴的西摩。

    光是这种心态和隐忍,就绝对不是她能够做到的。

    玉溪再也看不下去眼前的一幕,扭头看向旁边翻涌不已的海浪。

    她突然很后悔当年贪恋富贵入了皇宫,如今与这些年为伍。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大概她还是愿意独自流浪,过着虽然食不果腹,却可以随心所欲的日子吧!

    情绪低落的玉溪正垂眉轻叹,之前被打昏的柯伽悠悠醒转过来。

    他刚睁开眼睛,就听到阵暧昧的声响,扭头看了过去,瞬间气得涨红了脸,“无耻!你们真是无耻!”

    西摩闻声看过来,丝毫不以为耻,反而笑得更加猖狂,“哼,你还以为她是高高在上的王后?这种货色,只要我想要,随时都会有很多。”

    绿翘的嘴巴说不出话,就算真的能说也无法辩解,只能将所有的恼恨藏在手心,尖锐的指甲早已经将那里刺得鲜血淋漓。

    既然已经被柯伽看到了自己最狼狈的一幕,那么他,必须要死!

    还有今天在场的玉溪,以及最无耻的西摩,统统都要从这个世界上被抹杀!

    正直的柯伽根本无法忍受眼前龌龊的一幕,转过头破口大骂,“绿翘,你要是还要一点点脸,就自杀谢罪吧!你这样的女人,还有什么脸面继续活着?简直太无耻了!”

    面对柯伽的责骂,绿翘气得肩头颤抖不已,心里暗暗发了狠:放心,等她一朝得势,一定要将看到今天这一幕的所有人,统统碎尸万段!

    西摩仰头笑得猖狂,“很好,骂吧,你骂的越大声,我就越痛快!小子,如果不是你还有用,老子根本懒得把你给捡回来!”

    柯伽的小腿仍断裂着,根本使不出力气,否则他早就冲上去,杀了在他面前苟且的这对狗男女!

    他用手摸索着身边,想找找有没有什么趁手的东西利用,好砸死这对无耻的狗东西。

    然而木船上什么都没有,柯伽恼羞成怒,“有本事你就杀了我,不要在这里不知廉耻!”

    “杀了你?”西摩哆嗦了下肩膀,惬意将跪在面前的绿翘推开,这才提上裤子走向柯伽,“你小子还有用,我还等着用你跟他们换艘游艇呢。”

    之前恶魔岛上起了火灾,他匆忙奔逃中只能跳海求生,然后随波逐流被冲到了这里。

    如今想回去,只能借助皇室的资源,跟他们要些游艇和物资,这样才好重回恶魔岛休养生息。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之前他看到柯伽时就直接杀了他,哪里会费这个事?

    绿翘整理好狼狈的自己,起身走向西摩,阴森开口,“留着他没有用,杀了他,游艇我可以给你。”

    西摩猛地回头,恶狠狠捏住绿翘的下巴,五官狰狞道,“你以为你有资格跟我谈条件?游艇在哪儿,快带我去!”

    绿翘的下巴被捏的泛紫,她却依旧坚持着自己的要求,“除非你杀了他,你不是要游艇么?我可以给你,带着他上路并没有任何用,反而是个负累。”

    “你是想让我杀人灭口,免得刚才我们恩爱的画面被抖出去吧?”西摩突然邪恶地笑了,松开捏住绿翘的手,粗糙的手指摩挲着她脸,“这样他就更不能杀了,我要让他活下去,帮你记住你的卑微和低贱。绿翘,这辈子你都别想跑出我的手掌心!”

    明明阳光很温暖,绿翘却觉得周身不寒而栗。

    她知道,自己好不容易从地狱里爬出来,如今又被眼前的恶魔给拖了回去!

    刚才自己不应该暴露想杀了柯伽的心思,如今竟然被西摩看透,反成了他制衡束缚自己的弱点。

    “还愣着干什么?绿翘,还不带我去你藏游艇的地方?”西摩冷哼一声,目光森冷犹如随时等待咬人的毒蛇。

    绿翘心里满是不甘,怨毒瞪了旁边的柯伽一眼,这才不情不愿地转身,“游艇就在不远处,跟我来吧。”

    眼下她并没有任何反抗西摩的依仗,只能选择妥协。

    等她站稳脚步那天,就是身边这些人的死期!

    她是要跟光明为伍的,如今跟在她身边这些污浊,一定要全部铲除干净!

    重叠的海浪翻卷着,倒影着四个人重新坐回小船上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