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西摩雄心壮志坐在绿翘旁边,等着找回游艇重返恶魔岛。

    绿翘眉头紧皱,带着满脸的不情愿,和不得不为之的隐忍。

    一旁的玉溪则眼神茫然,完全不知道未来的方向,就像没有了灵魂的木偶似得。

    唯有柯伽咬牙切齿坐在后面,手脚被重新绑住,就连嘴巴都被西摩塞了起来,不让他再继续破口大骂。

    几人朝着绿翘之前藏匿游艇的地方驶去,而楚凤仪和东方柯羽等人,已经来到了皇宫门口。

    对于楚凤仪的归来,并没有引发任何的骚乱。

    那些镇守在皇宫外的人员并不知道他们的王后被掉了包,甚至楚凤仪出现时,都恭恭敬敬跪下高呼着王后。

    “恭迎国王、恭迎王后回宫!”

    楚凤仪从车里下来,看着眼前再熟悉不过的皇宫,只觉得恍如隔世。

    她的眼里有温热的泪水在滚动,深吸一口气强咽了下去,将脊背挺得笔直,大步往里走去。

    “恭迎国王、王后回宫!”

    每到一处宫门,就有侍卫单膝跪下问安,楚凤仪的腰杆儿也越来越硬、挺起来。

    这才是她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她才是真真正正的女王楚凤仪,而不是流露在恶魔岛上的那个神志不清的阿凤!

    如今,她历劫归来,这次必定守护好自己的国家和臣民,保护好自己和女儿,绝对不会再被任何人给算计了去!

    心里这么想着,楚凤仪眼角的目光扫向跟在自己身后的东方柯羽,眼中不悲不喜。

    她已经释然,也早将两人间的孽缘看淡,心中放下了昔日的那段感情。

    所谓的深情不渝,不过是荷尔蒙过头的胡诌罢了,又怎么能够当真呢?

    楚凤仪嘴角微挑了下,所有的心酸和难过,都化为这最后的苦笑,释然了心间所有的眷恋。

    她迈进最后一道门槛,大步走上象征着皇权的金王座,凌然坐了下来,低声喃喃,“我楚凤仪,终于回来了!”

    等再抬起眼眸时,楚凤仪已经恢复到了当年做女王时的桀骜霸气,眼眸里的王者之气无人能挡!

    东方柯羽一路跟在楚凤仪身后,明明走得离他最近,却发现自己离她已经越来越远。

    因为他的愚昧和蠢笨,最终错失了生命中的白月光。

    以他对楚凤仪的了解,从这往后,自己大概再也无法挽回她的心了……

    甚至连一个眼神,他都再也不会得到……

    这种想法瞬间涌上东方柯羽心头,令他像受了重大打击似得,再也站立不住。

    他的心一痛,喉头再次喷出口鲜血,身影委顿,摇摇晃晃倒了下去。

    等灵溪和兰馨她们走进来,看到的就是东方柯羽缓缓下坠的一幕。

    这下可把灵溪给吓坏了,立即快步跑向东方柯羽,“父亲,你这是怎么了?”

    兰馨和平顺跟着过来,帮忙扶起了倒在地上的东方柯羽,也看到了地上那摊猩红的鲜血。

    东方柯羽整个人已经陷入了昏厥,脸上苍白的毫无血色,就连气息都变得十分微弱。

    灵溪吓得扭头看向楚凤仪,“妈咪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注意好你自己的身份,叫我女王,”楚凤仪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生硬疏远,“病了就去看医生,我又不懂这些。”

    说着,楚凤仪用下巴点了下站在不远处的侍卫,“去,把风习子传过来,给王婿东方柯羽看诊。”

    侍卫明显愣住,显然不明白这称呼的转换。

    明明东方柯羽才是国王,怎么身份就变成王婿了呢?

    而身为王后的楚凤仪,居然又开始自称女王?

    侍卫虽然心里满是疑惑,却不敢多说什么。

    他只是名小小的侍卫,这种宫内大事,他就是有一千万个胆子,也是不敢多问的。

    “是,女王!”侍卫应了声,恭敬退了下去,飞快去请神医风习子。

    灵溪有些错愕地看向楚凤仪,有些接受不了她的态度。

    这还是她渴盼着醒来的生母楚凤仪么?怎么她的目光这么疏冷,眼里已经没有之前的温情,只剩下高高在上的落寞?

    别说是灵溪,就连平顺也有些疑惑,不明白楚凤仪的态度怎么会转变的那么快。

    难道在十三载的噩梦醒来后,导致她性情大变,就连亲生女儿都懒得多管多问?

    不过平顺只是微微皱了下眉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他对于皇宫里的事情毫不在意,如果灵溪留在这里不开心,他随时会带着她离开。

    在场的这些人中,唯有兰馨是懂楚凤仪此时的心境的。

    兰馨服侍了楚凤仪多年,知道她的性格是多么的要强。

    从前的楚凤仪高高在上,却温婉大气,心底善良和气。

    结果却被信任的绿翘利用偷袭,重伤流落到恶魔岛。

    如今历经十三年的噩梦醒来,重新上位的她虽然脸上看不出什么,心里肯定仍是充斥着惊涛骇浪,这才刻意用冷漠伪装自己。

    这样的楚凤仪令兰馨心疼不已,所以在看到灵溪微讶的目光时,兰馨无声将手放在灵溪的肩膀上,微微用了下力。

    她用恬静的目光告诉灵溪,不需要有任何的惊讶或者怀疑,她的妈咪只是需要些时间来调整心情而已。

    灵溪被兰馨养育这么多年,只需要一个眼神,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在接收到兰馨的目光示意后,灵溪那颗心终于安稳了下来,收起所有的忧虑,低头看向仍在她怀里昏迷着的东方柯羽。

    之前她在迷雾谷林时,无数次梦到自己跟亲生的父母相聚的场景。

    可是却没有那一次像眼前这样,令人担忧不已。

    在灵溪漫长的等待中,风习子终于姗姗来迟。

    他本来主动请缨却寻找绿翘的下落,却一无所获,突然接到电话说皇宫里国王身体出了状况,需要他去医治。

    风习子只好驱车风尘仆仆赶来,刚走进大殿内,就看到稳坐在金王座上的楚凤仪。

    他只看了那么一眼,就瞬间心神一震,立即看出了端坐在金王座上的,才是真正的女王——楚凤仪!

    那种桀骜不驯的皇室霸气,是任何人想要伪装都不得的!

    就看到稳坐在金王座上的楚凤仪。

    他只看了那么一眼,就瞬间心神一震,立即看出了端坐在金王座上的,才是真正的女王——楚凤仪!

    那种桀骜不驯的皇室霸气,是任何人想要伪装都不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