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西摩环顾了下自己的这帮手下,沙哑着嗓子问道,“清点过没有,现在还剩下多少人?”

    “就剩下五十四个,上次的大爆炸,兄弟们死伤了一大半啊!”一名手下低声说着,脸上仍带着心有余悸的后怕,“老鲍太狠了,一条命拉走我们那么多弟兄。”

    “哼,早知道这样,当时就应该早点了结了那个混蛋。”西摩烦躁地挥挥手,“去吧,把这个人关到笼子里,然后吊起来。”

    他的话音刚落,立即就有几名手下将还在船上的柯伽给拽了起来,抬着塞进了铁笼里。

    被绑着的柯伽毫无反抗之力,只能用一双充血的眼眸瞪视着眼前这帮凶徒。

    如果不是小腿骨折被西摩暗算,他怎么可能会这么狼狈?!

    身为大将军的他驰骋沙场数年,还是第一次遭受这样的奇耻大辱!

    然而柯伽的愤怒并没有任何人理会,那些恶徒们嬉笑着将他吊起来关进铁笼里,就去争相恐后的讨好西摩了。

    绿翘和玉溪战战兢兢站在西摩身旁,生怕他一个心情不好,就把她们随手给赏了出去。

    在这些恶贯满盈的人眼里,女人根本没有任何地位和尊严可言,根本就是他们把玩的玩具发泄罢了。

    哪怕她们昔日身份尊贵无比,也无法避免被这些恶人玩弄羞辱的下场。

    好在西摩刚回来,心情显然很不错,并没有下达这项命令。

    他左拥右抱着绿翘和玉溪,和自己的手下醉生梦死起来,整个人开心到不行。

    夜幕在这帮人的喧哗下悄然降临,这些人早就喝空了酒坛,醉倒了一片。

    西摩也喝得醉醺醺的,趴在桌子上睡死了过去。

    绿翘和玉溪整个晚上都提心吊胆,生怕西摩脸色突变,就这样还是被西摩硬灌了不少酒,却丝毫不敢醉死过去。

    她们已经被西摩给糟蹋,生怕再沦为那些无耻凶徒的玩具,那简直堪比人间地狱般悲惨。

    直到听到西摩沉醉后的打鼾声,绿翘和玉溪才相视一眼,彻底松了口气。

    她们早已经困到不行,被西摩搂着又不敢乱动,就那样保持着僵硬的姿态,跟着睡了过去。

    夜色越来越静寂无声,一阵风儿吹过,楚凤仪带着的人马悄无声息接近了恶魔岛。

    她们远远就看到了岛上灯火通明,保持着千万分的警惕上了岛,悄然朝着西摩的大本营接近。

    柯蒂斯还是第一次来到岛上,一心想要在楚凤仪面前立功,以此赢来她的好感,到时候好方便接近灵溪。

    所以哪怕不知道路,柯蒂斯始终都走在最前面,并且时不时地叮嘱着身后的楚凤仪,“女王,一定要小心。”

    他这样的态度自然赢得了楚凤仪的赞许,时不时点头,目光在柯蒂斯和平顺之间游离。

    在她恢复意识后,已经清楚看透了柯蒂斯对灵溪的爱慕。

    不过这种事楚凤仪并不想过多参与,年轻人有他们自己的决定,而她要做的,则是送上自己的祝福。

    眼前的这两个年轻人显然都不错,至于灵溪会选择谁,她都会全力支持的。

    平顺不是没看到楚凤仪打量过来的目光,不过他并不会像柯蒂斯那样赔笑脸,而是领着豹儿走在楚凤仪的左侧,警惕保护着她的安全。

    众人脚步轻缓,很快来到了西摩居住的大本营。

    随着楚凤仪的一个手势,她带领的五百名侍卫无声散开,将整个大本营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安排好狙击手盯住每一个点后,楚凤仪刚想迈步走进去,却被柯蒂斯给拦了下来,“女王,还是我走在最前面吧,这样如果有什么危险也好及时发现。”

    楚凤仪不置可否,不过看向柯蒂斯的目光又多了几分赞许。

    平顺嘴角微扬,默不出声仍站在楚凤仪左侧,用实际行动保护着她。

    柯蒂斯甩给平顺个白眼,仰头朝着敞开着的大门走进去,大声喊着,“里面的人都给我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不要想着负隅顽抗,投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

    本来就夜深人静的,柯蒂斯的声音突然响起,将宿醉的凶徒们惊得醒了过来。

    他们一个个从地上爬起,眼神茫然看向门外,显然还没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见屋内的人没什么反应,柯蒂斯不耐烦又重复了遍,“里面的人听到了没有?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要命的赶紧出来投降……”

    “玛德!”这次没等柯蒂斯说完,西摩已经凶狠推开怀里的绿翘和玉溪,大骂着站起来,“居然被他们找上门了,该死!”

    绿翘和玉溪被推得摔倒在地,等仰起头,就看到站在门外的楚凤仪。

    她背对着月光站在门口,就像从天而降的天神,脸上带着不怒自威的高贵,等着宣判她们的罪名!

    楚凤仪背对着月光站在门口,居高临下看着被推倒在地的绿翘和玉溪,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憎恶。

    绿翘顶着模仿她的脸招摇撞骗,化成了灰她都认得!

    至于旁边倒着的玉溪,楚凤仪却并没有见过。

    她被平顺从恶魔岛接回来是,玉溪已经被从皇宫里赶了出来。

    不过楚凤仪根本不想弄清楚玉溪市谁,在她看来,反是跟西摩和绿翘厮混在一起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楚凤仪压根没有多看玉溪半眼,而是厌恶地斜视向倒在地上的绿翘,冷声道,“你的命可真大,不过这次,我不会再给机会逃走了。”

    绿翘怎么都想不到楚凤仪会来得这么快,连半点准备的时间都不给她。

    她下意识向西摩身旁爬,想要寻求庇护,“帮我,帮帮我。”

    然而西摩也显然被深夜袭来的楚凤仪吓破了胆,直接一脚踹过去,“滚开,不要来拖累我!”

    这一脚踹得很重,绿翘的脸上立即浮现出道黑红的鞋印,身子跟着滚向一旁。

    西摩踹开绿翘,一骨碌爬起来,根本来不及站起,就直接跪在楚凤仪面前哀求起来,“这些事都是绿翘那个贱丫头指示的,跟我无关,我什么都不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