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西摩刚才被豹儿拍的直接昏过去,这会儿又被柯蒂斯用大脚踹,疼得悠悠醒了过来。

    他刚睁开眼睛,柯蒂斯就脚尖就踢到了他的脸上,“快说,你把我叔父藏到哪儿去了?”

    西摩横行霸道惯了,还从没有像今晚这么狼狈过,尤其是被人踩在脚下踢脸,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他的眼睛狡诈转了圈,下意识瞄了眼挂在半空中的铁笼,然后翻了个白眼,“什么你叔父,我没见过!”

    “不可能!”柯蒂斯又给了西摩一脚,而且专门踢他的脸,就是为了羞辱他,“他受伤在崖底等兰馨阿姨,肯定是被你劫走了!你识相的最好赶紧告诉我他在那里,否则的话,我让你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

    西摩本就性格凶狠,如今他自知下场必死无疑,眼神更加凶悍暴戾起来,“啐,杀人不过头点地!说不知道就不知道,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柯蒂斯的性格本来就暴躁,这会儿被西摩唾弃,气得直接用脚重踹向西摩,“你不说是吧?好,我就让你看看,是我的脚硬,还是你的嘴巴硬!”

    他居高临下站着,每一脚都用足了力气,踹得西摩的脸很快就肿成了猪头,鲜血从鼻口中渗出来。

    鲜血的颜色越发刺激了柯蒂斯的戾气,加重力道踹得越发凶狠起来。

    平顺微微拧眉,有些看不下去。

    虽然西摩罪大恶极,但是他很反感这样的暴戾手段。

    他垂眸琢磨着西摩刚才的眼神,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想法,立即仰头往上看去。

    果然,那上面有个锈迹斑斑的大铁笼。

    平顺嘴角扬起抹浅笑,冲柯蒂斯扬了下手,“别打了,你叔父可能在那上面。”

    柯蒂斯顺着平顺的指引看去,这才发现悬挂在半空中的大铁笼,火气更加大起来,“可恶,这个混蛋,居然敢把我叔父关在铁笼里?”

    他又狠狠给了西摩几脚,这才转身指向两名侍卫,“你,你,看看铁笼的机关在哪儿,快把它给我放下来!”

    “是!”

    两名侍卫连忙点头应下,朝着大铁笼走去。

    他们很快找到了吊铁笼的锁链,合力将铁笼放了下来。

    夜里视线不是很好,不过当铁笼落地时,大家还是看到了被绑在里面的柯伽。

    彼时的柯伽浑身是血,被五花大绑关在大铁笼里,几乎奄奄一息。

    看到柯伽的身影,平顺和柯蒂斯同时松了口气,立即朝铁笼走了过去。

    “小叔叔,你没事吧?”柯蒂斯打开铁笼,弯腰钻了进去,伸手帮柯伽解开束缚。

    等他弄完,柯伽虚弱舒了口气,满脸都是羞愧的神色,“惭愧啊,我还从没有这么狼狈过。”

    “因为你受了伤,又被他们算计,不要放在心上。”柯蒂斯说着,转身看着站在外面的侍卫,“来人,找担架来抬起柯将军,注意好他的安全。”

    侍卫们很快将柯伽放在担架上,留下几个收拾残局,其余人都跟着柯蒂斯离开了恶魔岛。

    在他们身后,恶魔岛火焰再次滔天扬起,所有的罪恶都被热浪吞噬。

    当晨曦自海平面跃出,天色彻底大亮起来。

    西摩和绿翘都被带回了皇宫,分别锁在暗无天日的水牢里。

    楚凤仪醒来时,太阳已经升到了半空中。

    她刚睁开眼睛,就看到灵溪关切的眼神,“妈……不是,女王,你终于醒了?好些了没有?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看着突然改口的灵溪,楚凤仪知道她是记住了自己要她喊女王的事。

    “傻孩子,女王这个称呼是当着众人的面才这么好,私下里你还是应该喊我妈咪。”

    楚凤仪说着,冲灵溪伸出手,“来,妈咪抱抱,我多灾多难的宝贝女儿。”

    这声女儿格外的温馨,令灵溪瞬间眼泪婆娑,猛地扑进楚凤仪的怀里,“妈咪,灵溪一点也不多灾多难,这些年是妈咪受苦了!”

    “妈咪不苦,是灵溪受了委屈,你是公主,应该养在深宫里的金枝玉叶,却流落在迷雾谷林里。”楚凤仪说着红了眼圈,“是妈咪没有照顾好你,对不起灵溪,这都是妈咪的错。”

    “不,妈咪,这不怪你,是灵溪没有早一点把你找回来。”灵溪跟着落泪,紧紧依偎着楚凤仪。

    兰馨端着刚炖好的燕窝进来时,看到的就是母女相拥落泪的一幕。

    她的鼻头跟着有些发酸,将手里的炖品轻轻放在桌上,然后走过来轻声说道,“母女团聚是好事,你们应该笑才对,怎么还哭起来了呢?”

    “我才没有哭,”楚凤仪孩子气地摇头否认,“我是高兴,心里太高兴了。”

    “是啊兰姨,我们是太高兴了。”灵溪伸手将兰馨拽到自己身旁,细声细语道,“要不是兰姨这些年的养育,我恐怕连跟妈咪再见的机会都没有。”

    楚凤仪跟着点头,“对啊兰儿,这些年真是要谢谢你,多亏了你养育灵溪,不然我……”

    兰馨连忙摆手,阻止楚凤仪继续讲下去,“好啦好啦,我的女王大人,你就不要再感怀往事了。那些都已经过去,我们应该往前看才对。”

    “嗯,往前看。”楚凤仪收起眼里的泪痕,笑着看向兰馨,“既然这样,我们就来聊聊你的以后,柯伽他现在怎么样了?”

    兰馨瞬间听懂了楚凤仪的意思,顿时羞红了脸,“这话说的好好的,怎么又聊到他身上了呢?”

    楚凤仪笑得蓝色眼眸晶亮,“说说,他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我昨晚都没看到,不过想必平顺他们已经把他顺利救了出来。”

    “嗯,他还好,精神还不错。”兰馨低声说着,想到浑身伤痕累累的柯伽,不由红了眼睛。

    当时平顺带柯伽回来时,天还没有亮。

    看到被放在担架上的柯伽时,兰馨整个人立即扑了过去,眼泪婆娑而下。

    她仔细检查了柯伽身上的伤,发现他身上除了被殴打出来的青紫伤痕,那条被绑住的腿早已经肿的不成样子。

    后来经过风习子的诊断,她才知道柯伽那条左腿已经断了很久,错失了治疗的良机,可能这辈子都无法恢复到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