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兰馨一想到当时柯伽硬撑着那条断腿,还要带着她离开那个危险的地方,心疼到整个人都要痛到昏厥。

    她不知道那是怎样的耐力和毅力,只知道这个男人,这辈子她都不会放弃!

    楚凤仪看着兰馨通红的眼睛,猜到柯伽的伤势并没有她说的那么乐观,轻声问道,“兰馨,是不是他的伤很严重?需不需要找御医再去看看?”

    “不用了,”兰馨轻轻摇头,“神医风习子已经看过了,他身上的伤并没有大问题,只是那条腿因为救我被大石头压断,然后错失了治疗的时机,可能这辈子都无法复原到之前的状态。”

    “哦,原来是这样啊,”楚凤仪跟着唏嘘不已,“对于征战沙场多年的柯将军来说,这简直就是天大的打击。”

    虽然楚凤仪已经不在皇宫多年,但是她还是很了解柯伽强硬的个性的。

    身为大将军却不良于行,这对柯伽来说,简直是最残酷的惩罚。

    毕竟无论哪个战场上,跛腿的将军形象,都毫无威信可言,根本无法服众!

    这件事楚凤仪考虑到了,兰馨自然不会不明白,所以她才会红了眼圈,是因为心里切切实实为柯伽难过。

    他应该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运筹帷幄在沙场间,而不应该憾然离场,扼腕叹息他人扬名立万!

    兰馨越想心里越难受,眼泪不知觉滚落下来,跟楚凤仪说起心里话,“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都是我心中的大英雄。这辈子只要他不嫌弃,我永远都不会再离开他!”

    “好!”楚凤仪朗声点头,“明天我就为你们赐婚,免得柯伽拒绝你。你知道的,他肯定会觉得自己有了残缺,不配再站在你身边。”

    兰馨轻轻点头,“是的,其实他已经拒绝过了。风习子为他检查伤势时他已经醒了过来,也听到了风习子的话,然后就拒绝我再靠近。”

    无论是楚凤仪还是兰馨,对柯伽的性格都十分的了解。

    她们知道,柯伽是个十分耿直的男人,有些大男子主义。

    之前他认为自己可以给兰馨幸福,才痴痴等待了她十三年,始终不离不弃。

    如今在得知了自己的腿再也无法恢复后,就藏起了心里所有的爱恋,决定给兰馨更好的幸福。

    可是一意孤行的他却没想过,这样的幸福,可能并不是兰馨所需要的!

    楚凤仪恨铁不成钢地摇头,“我就知道这个犟驴会这样,不行,我现在就下旨,必须把你赐婚给他!”

    兰馨脸上这才有了少许的笑意,脸颊上悄然浮现出两抹红云,“嗯,就怕他还是不接受。”

    “不接受是想抗旨么?”楚凤仪女王的霸气直接端出来,威严道,“我说让他娶你,他敢不娶!除非他这个将军不想当了!”

    兰馨有些忧心忡忡,“万一他真不愿意当将军呢,他那条腿要是好不起来,估计什么都不会再做。”

    她是了解柯伽的,骄傲如他,如果始终不良于行,只怕将军的职位他也会断然请辞的。

    “就算将军不干,他也得给我把你给娶咯!”楚凤仪直接拍板钉钉,“这辈子他除了你,谁也别想娶!惹毛了我,让你反娶了他!”

    楚凤仪的支持终于令兰馨脸上笑开了花,她就知道,这个世上除了柯伽,楚凤仪是最心疼自己的。

    之前她付出的所有艰辛,都甘之如饴。

    如今女王终于幸运归来,拿回了本该属于她的一切。

    而她作为侍女,终于也可以功成身退,去追寻属于自己的幸福。

    见兰馨终于笑了,楚凤仪这才跟着放下心来。

    她指了下兰馨刚端来的燕窝,轻声说道,“那个是做来给我吃的吧,我还真有点饿了。”

    兰馨连忙将那碗燕窝端到楚凤仪面前,“小心烫,许多年没洗手做汤羹,不知道味道还合不合适你的胃口。”

    楚凤仪直接用行动回答了兰馨,低头喝了起来,很快就将一碗汤羹喝下肚。

    “嗯,味道一如当年那样的好,这可比我喝了多年的鱼粥香多了!”

    楚凤仪嘴里这么说着,脸色却突然黯然下来,只因为她突然想起了鱼粥的味道。

    在她痴傻了的十三年间,是那一碗碗鱼粥拯救了她的生命。

    它的味道虽然远不如燕窝,其中的情谊,却丝毫不比燕窝浅显。

    当年如果不是鲍叔收留,自己大概早就化为了枯骨一堆。

    如今她终于历劫归来,鲍叔却为了救她,再也醒不过来了……

    她的眼眶微微泛红,之前还带着笑的表情变得凝重,轻声问着兰馨,“他们在岛上,找到鲍叔的遗体没有?”

    兰馨慢慢摇头,“我已经问过平顺,他说岛上一片狼藉,尤其是你们当时躲藏的马厩,早已经被炸成了深坑,根本找不到鲍叔的残骸。”

    楚凤仪吸了下微酸的鼻头,“唔,是我害了鲍叔。等明天交代下去,在W国为鲍叔立一处衣冠冢吧,好让我缅怀祭奠他。没有他这些年的照顾,早就没有我楚凤仪了。”

    “好,我这就去安排。”兰馨应声点头,不过却没有离开,想看看楚凤仪还有没有别的事要叮嘱。

    楚凤仪静默缅怀了鲍叔好一会儿,这才抬起头看向兰馨,“她……被带回来了么?”

    都不用楚凤仪提起名字,兰馨就已经知道,这个她指的是绿翘。

    兰馨心里恨透了绿翘,立即重重点头,“已经和那个恶魔岛的头目西摩一起带回,被分别锁在水牢的最底层。”

    “好,带我过去看看。”楚凤仪说着站起身,准备朝外面走去。

    兰馨连忙阻止她,“你才刚醒过来,还是等恢复些体力,再过去也不迟。”

    毕竟水牢里寒气湿重,兰馨不想让楚凤仪过去,免得受了风寒。

    楚凤仪却坚持要去,“还是去一趟吧,我嘴里说的轻松,其实心里还是想弄清楚,她到底对东方柯羽做了什么。”

    虽然楚凤仪一次次劝说自己要放弃东方柯羽那个男人,她也坚信自己能够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