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可是当年的种种,楚凤仪仍旧不甘心。

    她不愿意相信自己爱上的男人会那么的肤浅,就因为绿翘顶着张跟她十分相似的脸,就沉溺十多年从未发现过破绽。

    比起这个,她更愿意相信是绿翘在里面做了什么手脚,才导致东方柯羽没有发现过端倪。

    兰馨知道楚凤仪的脾气,见劝不住她,只好无奈点头,“好吧,我带你去就是了。”

    说着,兰馨走过来扶住楚凤仪,没忘了回头喊一旁的灵溪,“走吧灵溪,我们一起陪她过去。”

    灵溪点点头,走过来扶住楚凤仪另一处手臂,被楚凤仪摇头拒绝,“我并没有那么虚弱,完全可以自己走过去。”

    在楚凤仪的坚持下,兰馨和灵溪只好作罢,无声跟在她身后,三人朝着天牢走去。

    楚凤仪的寝殿距离天牢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外面阳光格外明媚,三人走走停停,半个小时后总算到了。

    看着幽暗冰冷的天牢,楚凤仪毫不犹豫走了进去。

    她的出现吓坏了守门的狱卒,立即单膝跪倒在地,“见过女王。”

    “唔,起来吧,我进去看看刚关进来的犯人。”楚凤仪微微抬手,示意狱卒们站起,这才继续说道,“前面带路。”

    “是!”狱卒不敢违背楚凤仪的指令,立即恭敬走在前面引路。

    天牢里面的光线十分昏暗,而且越往下走,里面越阴冷湿寒。

    楚凤仪觉得自己越走越冷,不过却仍旧将脊梁挺得笔直,继续保持着女王的仪态。

    狱卒沿着盘旋楼梯来到最底层,恭敬回头看向楚凤仪,“女王,最下面这层是关押最严重罪行的犯人,里面的条件很差,你确定要下去么?”

    “开门吧。”楚凤仪淡淡说了句,然后冲狱卒挥手,“等打开门,你就可以先回去了。”

    狱卒犹豫了下,却不敢违背楚凤仪的意思,只好无奈点头,“是。”

    最底层的牢门被打开,一股子冲鼻子的酸臭味道顿时扑面而来,熏得人差点当场作呕。

    楚凤仪的胃里一片翻腾,硬攥紧拳头这才算稳住冲口欲出的呕吐感。

    就连站在她身后的兰馨和灵溪,都被熏得差点当场吐出来。

    楚凤仪定了定心绪,从低矮的牢门里低头走入,眉头紧皱着往里深、入。

    最底层是关押W国最严重要犯的地方,这些年都没有关过人,就连之前的玉溪,也只不过被关在倒数第二层罢了。

    这里昏暗到几乎没有光线,空气稀薄腥臭,光是呼吸就令人无法忍受。

    就算是如此,楚凤仪还是走了进去。

    她想要去看看,那个狂妄到想要偷走她所有幸福的侍女,到底长了副怎样的黑心肠!

    眼看着楚凤仪走了进去,灵溪和兰馨虽然不想闻这股腥臭味道,还是跟着捏着鼻子走了进去。

    里面的空间不大,只幽幽亮着两盏灯,勉强能视物罢了。

    楚凤仪刚走进来,就看到黑漆漆的死水中央,泡着一个被铁链锁着的女人。

    四根铁链将她牢牢固定,两根自她手心穿过,另外两根则穿过了她的肩胛骨。

    在W国,只有罪大恶极的人,才会被施用这种残忍的刑罚。

    楚凤仪看了眼那四根锈迹斑斑的铁链,轻声开口,“我来了,你打算装睡到什么时候?”

    “我没有再装睡!”被浸在黑水中央的人猛地仰头,露出绿翘那双邪恶的仇恨眼眸,“我一直在等,等你摔死进这滩死水,然后淹死在我面前!”

    楚凤仪居高临下看着形容狼狈的绿翘,淡淡出声,“绿翘,你的恶毒果然是没有止境。”

    “谢谢夸奖,我还可以更恶毒些!”绿翘仇恨地瞪视着楚凤仪,“比如现在,我就在想你什么时候当场暴毙,然后我好取而代之。”

    对于取代楚凤仪这件事,绿翘丝毫没有任何的掩饰。

    对,无论何时何地,她都疯了一般,想要将楚凤仪取而代之!

    这种愿望太过强烈,早已经深、入进她的骨髓,令她寝食难安!

    哪怕身上的铁链将她彻底锁住,那种被穿骨的疼痛几乎要将她给淹没,她仍旧没有放弃过这种渴望!

    绿翘眼里的渴望太过恶毒,令楚凤仪后背不寒而栗,整个后背都蹿起道鸡皮疙瘩。

    她微微甩了下头,调整好情绪看着绿翘,“可惜你再也不会有这个机会了,如果你告诉我,当年你到底在他身上做了什么手脚,我想我可能会考虑留你一命。”

    绿翘静静听楚凤仪说完,然后仰头狂笑起来,“哈哈哈!楚凤仪,你怎么还在做这种天真的蠢梦?我死也要带着他,怎么可能会告诉你真相!”

    楚凤仪的目光变得冷冽肃杀,“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死有什么好怕的?在我当年敢只身入宫起,就早已经将生死抛之脑后。”

    被铁链绑着的绿翘笑得凄惨,“像我这种人,费尽心力也只是为了活着而已。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能让自己活得更好?为什么不可以去尝试着索要更美好的东西?”

    楚凤仪居高临下看着笑得疯狂的绿翘,满脸都是鄙夷,“可是你的索要,是生抢硬夺的!”

    “没错!可这又有什么关系?”绿翘仰头笑着,没有半点要悔改的意思,“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能被我夺走,证明是你自己没有能力!”

    说着,绿翘笑得越发阴森,“也证明他根本不够爱你,从头至尾看上的,不过是这张脸罢了。”

    这句话戳中了楚凤仪的痛脚,令她瞬间脸色惨白起来,拼命摇头道,“不,不是这样的!你在胡说!”

    “究竟是不是这样,你自己心里比我还要清楚明白。”绿翘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向楚凤仪,“就算你是高高在上的女皇又如何?还不是没有找到真爱?你爱的男人,根本就不爱你!在你饱受苦难时,他拥着我百般恩爱……”

    “住口!”

    跟着楚凤仪下来的兰馨暴怒出声,立即摁下墙上的按钮。

    随着哗啦啦铁链收紧的声音,原本被浸泡在水里的绿翘被凌空吊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