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621章 你们都死了这条心吧!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可就算如此,仍没能阻挡住绿翘拼命羞辱楚凤仪的险恶用心。

    她被铁链拽着东摇西晃,一双眼睛却始终充血似得,恶狠狠盯视着楚凤仪,“你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如果不是那个叫平顺的帮了你,这辈子你都只是个可怜的疯子!”

    楚凤仪的心就像被钝刀刺中,脸色难看到令人担心不已。

    没错,她承认绿翘说的没错!

    如果不是平顺的及时出现,恐怕直到现在,自己还是恶魔岛上那个神志浑浑噩噩的阿凤……

    这样的她,根本没有能力跟绿翘争斗,更不要说重新返回皇宫夺回女王的位置了!

    “闭嘴!我让你闭嘴啊!”兰馨连忙扶住身形摇摇欲坠的楚凤仪,然后仰头警告着绿翘,“如果你再多说半句,信不信我派人割了你的舌头?”

    “怕我说出真相,把她给击垮?”绿翘完全是豁出去的凶狠模样,“随便你怎样都好,就算你将我凌迟,也别想否认掉她无能的事实!如果不是那个平顺,别说是她楚凤仪,就连你兰馨,也早已经被我给解决掉了!”

    “可恶,事到如此你还执迷不悔,简直是死有余辜!”兰馨被气得不行,抬头又摁下墙上的机关。

    “噗通!”

    伴着重物落地的声响,原本被吊在半空中的绿翘,突然失重快速跌落下来。

    之前拽得紧紧的铁链猛地放松,重重砸入污水里,连带着绿翘跟着浸入了水中。

    她的双手和肩膀都被铁链绑缚着,根本无法划动水面,砸进去半天都无法露出头来,只看到一串串水泡自污水里蹿起。

    灵溪站在兰馨身后看得心惊胆颤,低声问道,“兰姨,她会不会被窒息闷死过去?”

    “哼!想死没那么容易!”兰馨的脸上满是杀机,“她做了那么多坏事,就这么死去岂不是便宜她了!”

    往日里的兰馨是温柔和善的,唯独见到绿翘,她就失去了所有的理智,恨不得将绿翘给千刀万剐而后快。

    只因每次见到绿翘,都令兰馨想到自己之前被砍得深可见骨的左臂,以及被困在迷雾森林的那十三年!

    尤其是刚才,死不悔改的绿翘还想激怒女王,忠心的兰馨更是恨不得当场就把绿翘给凌迟了!

    她盯视着幽深的污水水面,在心里默默数着时间,二十秒后,再次摁下了墙上的开关。

    随着铁链骤然收紧的声响,之前被砸入水面的绿翘付出水面,狼狈地大口大口吸气。

    她的脸色因为极度缺氧变得深红,刚吸了两口空气安耐住差点爆炸的心跳,就恶狠狠地瞪视向兰馨,“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如果我多求饶半声,就不叫绿翘!”

    绿翘的性格本来就凶悍暴戾,如今被兰馨动用刑罚,心里那股子戾气更加暴虐起来。

    她压根没把这种刑罚当一回事,只因在恶魔岛长大的这些年来,西摩施加在她身上的刑罚,哪一种都比现在要痛苦的多!

    对绿翘来说,刚才这些不过是小儿科罢了。

    “死鸭、子嘴硬,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兰馨心里来了火气,看着铁链拽着绿翘升上了半空中,再次将它们摁落下来。

    绿翘这次紧咬着牙关不吭声,像只煮熟的鸭、子般,直接被带入水中。

    这一次,足足过了二十五秒,兰馨才将她缓缓升起,然后冷声质问,“说,你到底对王夫东方柯羽做了什么!”

    绿翘浑身早已经湿透,被晾在半空中就像只形容狼狈的落汤鸡。

    就算是如此,她却依旧高傲仰着下巴,冲兰馨和楚凤仪站着的方向啐了一口,“你们就死了这份心吧!我是不会说的!就算今天被你们折磨死,我也绝对不会开口多说半个字!”

    “你——!”兰馨气结,扶着楚凤仪让她暂时靠在墙边休息,然后撸起袖子指向被吊着的绿翘,“行,我今天就不信了,你宁死也不开口!”

    灵溪忧心忡忡看着从未发过这么大火的兰馨,低声问着自己的妈咪楚凤仪,“妈咪,要不要我们先离开这里?我担心兰姨会被她给气出病来。”

    楚凤仪却微微摇头,“就让兰馨发泄下吧,她在绿翘手上吃的亏太多了……”

    说着,楚凤仪仰头看着形容狼狈,却仍坚持不肯低头求饶的绿翘,自己跟着轻轻摇头,“何止是兰馨,我也没少被绿翘迫害。只是依着我的身份,不好对她用刑罚而已。”

    如果不是顾忌着自己女王的身份,楚凤仪刚才就已经将绿翘给摁在水里好几次了。

    眼下有兰馨代劳,她正好待在一边反思这些年的经历。

    见楚凤仪神色哀伤,灵溪连忙轻声宽慰起来,“妈咪,你不要想那么多,如今那些磨难都挨过去了。”

    “是啊,就是因为如此,才更不能放过绿翘这个罪魁祸首!”楚凤仪暗暗咬牙,然后抬起头冲兰馨说道,“随便你怎样教训她,只要给她留下半口气就行。”

    楚凤仪和兰馨的想法是一样的,她也不肯让绿翘就这么轻松死去,那样未免太便宜绿翘了!

    她要长长久久将绿翘困在这暗无天日的水牢里,让她叫天不应,求地不灵,过着生不如死的煎熬日子,比下水道里最肮脏的老鼠都不如!

    兰馨微微点了点头,继续重复之前的操作。

    她心里布满了戾气,注视着绿翘被接二连三带入污水中,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放松。

    直到绿翘被折腾到眼睛失了神采,兰馨这才停止了摁动开关的动作,扬声问道,“绿翘,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还是这么不知死活,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咳咳,咳……”绿翘狼狈咳嗽两声,嘴角渗出乌黑色的脏水,然后声音粗嘎笑了起来,“呵呵,就算给我机会,你恐怕还是会让我生不如死的。兰馨,我们当年毕竟共事那么久,你骗不了我的!”

    兰馨被揭穿心事,眼神有几分狼狈,盯着半空中的绿翘恶狠狠道,“不错!就算你说出来,我一样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的!绿翘,还算你有些自知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