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哈,”绿翘有些气若游丝,明显被刚才的水刑折腾到只剩半口气,“我是不是该感谢你的坦诚?兰馨,死根本不可怕,而你所谓的刑罚,对我来说根本就是小儿科,让你失望了呢。”

    绿翘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已经变得失控,就连视线都变得时而模糊起来。

    她知道,自己的体能已经严重透支,再加上数次的窒息,她的体能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其实这样也好,她或许能趁着崩溃前,顺利激怒兰馨,让她送自己最后一程。

    她已经很累很累了,想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

    至于东方柯羽到底有没有爱过她,绿翘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思考了。

    她这辈子过得艰辛,永远都在争取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只希望下一辈子,自己的运气能稍稍好些,至少,至少能有个像样的家,不至于被西摩像狗一样养大。

    绿翘不知道人死了会去什么地方,如果真的有灵魂的话,她希望自己能永远陪着东方柯羽的身边。

    她并不是像吓唬他,而是不舍得离开那个有着阳光笑脸的男人。

    活着时她就不舍得离开他半步,大概死后,还是会执念深重的吧?

    东方柯羽,不管如何,这辈子我绿翘都不会放手的。

    哪怕死,也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要如何才能解除你身上的蛊毒!

    绿翘心里打定主意,嘴角扬起抹惨笑,然后低头看向站在楼梯上的兰馨,故意刺激她道,“兰馨,你说当年我是不是太蠢了,居然只砍了你十几刀,当时怎么没想到直接砍掉你的手臂呢?这样的话,你们从山崖上摔下去,肯定是必死无疑的啊!”

    兰馨板着脸再也听不下去,没等绿翘最后一个字说完,就再次摁下了墙上的按钮。

    这一次,她绝对将绿翘好好摁在污水中,直到绿翘再也不能多说半个字为止!

    在兰馨看来,绿翘的灵魂实在是太丑陋了!丑陋到根本就不配活着!

    她的经年积怨在此刻终于爆发出来,全然忘了楚凤仪说的要留绿翘一条命的事情,一心只想彻底抹杀掉绿翘的存在!

    灵溪站在兰馨身后,默默数秒。

    这次她足足数了三十秒,都没见兰馨有任何动作,连忙出声提醒起来,“兰姨,已经三十秒了,再这样下去的话,她会被溺死的。”

    兰馨猛地回头,眼中闪烁着狠戾的决绝,“没错,我就是想要溺死她!她的存在威胁着所有人的安危,根本就是不应该活在世上的垃圾!”

    灵溪还是第一次看到兰馨如此情绪激动,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劝她才好。

    反而是一旁的楚凤仪冲兰馨赞同点头,“没错,她就是不该存在的垃圾!活着不仅会污浊空气,还会污秽了我们的灵魂!”

    灵溪急了,“可是妈咪,我们不是还要在追问她父亲的蛊毒么?如果她真的死了,我们就永远别想知道这个秘密了。”

    楚凤仪却苦笑着摇头,“你不了解绿翘,她既然已经铁了心不肯说,就算把她的嘴巴撬开,你也别想多听到半个字。”

    一旁的兰馨跟着点头,“没错,她根本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既然我们问不到答案,倒不如提前送她上路!”

    “可是……”灵溪眼神犹豫了下,明显不太赞同楚凤仪和兰馨的意见,“我还是觉得,应该再尝试着问一次,万一她肯说了呢?”

    说着,灵溪就来到墙边,学着兰馨刚才的举动,将坠入污水中的铁链给拉伸了起来。

    绿翘再次从水里被拽出来,不过这次却没像之前那样大口大口地呼吸。

    她就像只残缺不全的破布娃娃,无力垂头被挂在铁链中间,似乎已经没了气息。

    灵溪仰头注视这样眼前的一幕,有些不安地皱眉,“难道,她已经被溺死了?”

    楚凤仪和兰馨跟着抬头看去,同时冷哼了声,谁也没有说话。

    在她们看来,绿翘根本就是死有余辜,甚至都不配被她们多念叨半句。

    灵溪急得直跺脚,焦灼地原地打转,仰头喊着绿翘的名字,“绿翘,你不可以死啊!你不是很爱我的父亲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步入死亡呢?如果你真心地爱一个人,难道不应该是希望他过得更好么?”

    随着灵溪的话音落下,绿翘始终像没有生命似得挂在铁链中间,根本没有半点回应。

    甚至就连垂下的指尖,都没有多动半下。

    灵溪的眉头皱得更加厉害,不过她却没有气馁,继续尝试着去劝破罐子破摔的绿翘,“或者你以为把他带着一起去死,他就会记得你么?如果连他也没了,大概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谁记得你吧?”

    被吊着的绿翘手指猛动了下,显然心绪遭受了剧烈起伏。

    见绿翘这样,灵溪眼里露出欣喜,继续大声说着,“如果真真正正爱一个人,肯定是希望自己能被记住的。哪怕是带着憎恨的记忆,也比彻底遗忘的好吧?绿翘,你真的不想这个世上有人记住自己的么?”

    一番话说完,绿翘慢慢睁开了疲惫不堪的眼睛,气若游丝道,“我想见东方柯羽,让他过来,我想见他。”

    “好!”灵溪立即重重点头,“我这就把父亲给喊过来,你一定要撑到他过来!”

    说着,灵溪转身就像往外走。

    然而她刚走两步,就被楚凤仪拉住了胳膊。

    楚凤仪的脸色很不好看,皱着眉头问向灵溪,“你这是要去哪儿?”

    “妈咪,”灵溪握住楚凤仪冰冷的手,轻声安抚着她,“这是最后的机会了,我想最后尝试下,或许还能够挽救父亲的性命。”

    她言辞恳切,就连眼神里都带着毫不遮掩的祈求。

    哪怕这些年东方柯羽几乎不闻不问,灵溪仍旧不想看到东方柯羽出现什么意外。

    她总觉得这件事并不像绿翘说的那么不堪,里面肯定有着不为人知的阴谋,其中的关键就是那道埋在东方柯羽身上的神秘蛊毒。

    而只要有一丝丝的希望,她都不会放弃去追求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