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着主意已定的灵溪,楚凤仪无声长叹了声,颓然放开了抓住她的手。

    是啊,岂止是灵溪不甘心?她其实到现在仍在期望着,这十三年的错爱情有可原!

    哪怕此后余生都不想再跟东方柯羽有任何的交集,她还是想弄清楚所有的真相,放过凌迟自己的心!

    “去吧。”

    楚凤仪的声音轻到几乎听不见,却令灵溪的脚步变得轻快起来。

    她迈开大步顺着楼梯往上走,以最快的速度去寻找东方柯羽过来。

    灵溪走得很快,只用了十多分钟就赶到了东方柯羽的宫殿。

    这些天经过神医风习子的调养,东方柯羽已经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只是苏醒后的他身体依旧十分虚弱,基本没怎么走出过自己暂住的寝殿。

    至于其中的原因,一方面是愧对楚凤仪不知道该如何相见;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被种在体内的蛊毒。

    东方柯羽这些天时常觉得心口闷闷的疼,就像有只小虫子被埋在里面,在不安地扭、动似得。

    时不时的,那只看不到的小虫子,甚至会偷偷咬上他两口。

    这样的疼痛经常没规律的袭来,每每发作起来,都令东方柯羽痛不欲生,整个人几乎疼到半条命。

    所以他执拗着没有走出寝殿半步,就是不想被楚凤仪看到自己如今的境况。

    在他的心里,宁愿让楚凤仪恨着自己,也不愿意看到她半点怜悯的目光。

    十三年里,是他有眼无珠,害得她颠沛流离,女儿也跟着吃尽了苦头。

    所以她们母女俩都有足够的立场恨他,甚至避而不见,而不是为他忧心烦恼。

    当灵溪赶到东方柯羽的住处时,就看到他斜靠在桌前,手里握着只狼毫,眼神恍惚地端详着铺在桌面上的宣纸。

    灵溪从未见过这样的东方柯羽,更不知道如今的现代社会,他居然还会在使用着狼毫。

    她无声无息走了过去,快到东方柯羽跟前才低低唤了声,“父亲。”

    东方柯羽显然正在全神贯注,没想到灵溪会突然出现。

    他的手一抖,手里握着的狼毫差点掉落,慌得他连忙趁着墨汁还没跌落下来,立即将它放在桌脚的笔筒内。

    下一秒,东方柯羽就急忙拿起桌上放着的宣纸,庆幸不已道,“幸好,幸好没有弄坏这副画。”

    灵溪好奇的看过去,这才发现被东方柯羽拿起的那张宣纸上,赫然画着两个栩栩如生的女人。

    而不用她仔细分辨,就已经看出,那两个女人正是她和妈咪楚凤仪。

    看着画上活灵活现的自己,灵溪还不知道东方柯羽居然还有这样的功底。

    她抿了下唇,轻声说道,“父亲,请你跟我去牢房走一趟吧。”

    东方柯羽定定看着手上的画,小心把它放在桌上,这才转身看向灵溪,“去牢房做什么?”

    “绿翘她,想见你。”灵溪将声音压得很低,猜测等自己说完,东方柯羽肯定会暴怒的。

    果然,她的猜测并没有错。

    只见话音刚落,东方柯羽已经一巴掌拍在桌面上,气得脸都绿了,“不要在我面前提那个贱人!”

    原本情绪淡然的东方柯羽,在听到绿翘的名字后,因为愤恨,整个人气得几乎站不住,胸口跟着剧烈起伏起来。

    他一想到自己居然被绿翘蒙骗了十多年,就恨不得给自己一刀!

    那些年他是多么的愚蠢,居然从没有发现有半点不妥的地方!

    自己的一腔真情,却被人利用,爱错了人,疼错了地方。

    甚至每晚自己真心拥吻的,居然是个冒牌货!

    这是东方柯羽永远无法接受的地方,每每想到,都令他想要自尽洗刷掉所有的耻辱!

    灵溪就知道他会是这样的反应,轻声劝道,“父亲,我知道你憎恶绿翘,可是这次去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我的妈咪。”

    东方柯羽重重长叹了声,明显不想听到绿翘的名字,却仍尽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父亲,我想你之所以认不出妈咪,完全是因为绿翘在你身上下了蛊毒的原因。”

    灵溪轻声说道,“今天妈咪带着兰姨去了牢房,就是想从绿翘嘴里弄清楚,她到底对你下的什么蛊。”

    东方柯羽激动地双手握拳,不等灵溪说完就快声问道,“所以,她是担心我的身体对吧?她心里还是有我的,对不对?”

    看着东方柯羽带着期待的目光,灵溪实在不想泼他的凉水。

    “或许是吧,”灵溪微微点头,声音里带着几分不确定,“只是我们问了很久,绿翘都不肯开头。如今她奄奄一息,说想见你最后一面。”

    “那就让她去死,我不想见她!”东方柯羽直接拒绝,口气不容置疑。

    灵溪急了,“父亲,你不能这样,我知道你心里恨透了绿翘,可这或许是救治你唯一的机会。只要你肯过去,绿翘说不定就会交出解药来。”

    东方柯羽却不在意地挥挥手,“这个不重要,我只要知道你妈咪心里还是有我的,并没有那么恨我,这就已经足够了。”

    灵溪惊讶地看向东方柯羽,显然没想到他居然会这么说。

    虽然大家都说死亡并不可怕,可真的当死神的镰刀挥下来时,大概都会选择继续活下去吧?

    眼下绿翘分明是临终前的最后乞求,有很大的可能会交出解药来,却被东方柯羽给断然拒绝了?

    东方柯羽看出了灵溪眼中的疑惑,感触地轻拍了下她的肩膀,“我的宝贝女儿,谢谢你为我着想,不过我早已经看淡了生死,只要你妈咪心里不是那么的恨我,就已经足够了。

    至于其它,我已经不再苛求。”

    “可是……”灵溪还想着再劝两句。

    东方柯羽不等她开口规劝,就苦笑着摇头,“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娶了你的妈咪。那时候的我意气奋发,以为这辈子都彻底圆满了。谁能想到若干年后,我却突然发现,自己深爱的女人早被人掉了包,养大的女儿也是个冒牌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