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624章 这些年你有没有爱过我?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灵溪微抿下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东方柯羽。

    是啊,估计没有谁会想到,就在自以为过着幸福日子的同时,阴谋早已经悄然渗透,改变了所有的生活轨迹呢?

    “虽然这中间有着绿翘的阴谋,可是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自己,”东方柯羽左手贴在心口上,脸上的笑容格外凄楚,“我无法原谅这样的自己,更无法再去面对你妈咪,所以这些天就算醒来,我也足不出户,甚至都不敢去请求她的原谅。”

    “我明白你的心情父亲,”灵溪尽力规劝着,“所以你才更要去见绿翘,竭力解除你身上的蛊毒。这样等你身体彻底好起来,才能有更多的机会向妈咪道歉,用你的后半生去补偿她啊!”

    东方柯羽闻言一愣,定定看了灵溪好一会儿,这才苦笑着摇头,“傻孩子,你不了解你的妈咪,她是宁缺毋滥的人,她的骄傲不允许她接受任何有瑕疵的感情。早在我没发现绿翘是冒牌货的那刻起,就已经彻底失去了她。”

    在这个世上,再没有谁比东方柯羽更了解楚凤仪的。

    他知道自己深深爱着的女人,有着怎样执拗坚韧的性格。

    撇去她高高在上的身份不谈,在感情上,楚凤仪是绝对的完美主义者。

    她根本接受不了任何有瑕疵的感情,更不要说自己真假不变,浑浑噩噩拥着绿翘过了那么多年。

    如今的自己,大概楚凤仪见到就会觉得恶心吧?

    她之所以没有将自己赶出皇宫,应该是顾念着最后一点的夫妻情分。

    或者往幸运来说,她心里可能对自己还是有些留恋的。

    可是这份留恋远远不够,根本达不到令她原谅自己的地步。

    早在十三年前,他拥着绿翘入眠的那晚起,就注定已经永远失去了自己的挚爱。

    灵溪看着失魂落魄的东方柯羽,不肯放弃自己的坚持。

    她低声对他说,“可哪怕是为了我,都请你要保持健康活下去。我从小就流落在外面,根本没有享受过半天父爱。现在我们终于团聚,难道你要我参加你的葬礼么?”

    这句话像刀子般刺入东方柯羽的心脏,令他本来就不好看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东方柯羽低头思量了半响,好一会儿才缓缓抬头,“好,我就跟你走这一遭。”

    他早已经彻底漠视了自己的生死,甚至巴不得早点死掉,好结束掉心里的煎熬。

    可是刚才灵溪的话令他惭愧不已,原来自始至终,自己都是那么的自私。

    他一直在考虑着自己该怎么面对楚凤仪,去没想过要为她们去多考量半分!

    这样的他,根本就不配为人父为人夫!

    他已经错了那么多年,绝对不能再错下去!

    见终于说动了东方柯羽,灵溪这才彻底松了口气。

    她立即转身往外走,在前面为东方柯羽带路。

    东方柯羽迈出门槛,明媚的阳光射过来,他下意识伸手遮住了眼睛。

    看着脚下满地的阳光,他突然想到自己被黑暗蒙蔽了多年的自己。

    这些年他一直活在浑浑噩噩的云雾中,如今一切真相大白,他却变得无所适从,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自己的妻女。

    枉费他做了W国十三年的君主,却连自己的生活都处理不好……

    怀着这样沉重的心情,东方柯羽跟在灵溪身后,一步步朝着水牢走去。

    他很少到这种地方来,越往下走,越觉得心情压抑。

    灵溪时不时会停下来等他,目光里带着几分关切。

    她知道东方柯羽的身体状况不好,有些担心这样恶劣的环境,东方柯羽会承受不住。

    脚步有些虚浮的东方柯羽感受到了灵溪眼中的关切,伸手冲她轻摆了下,“不用这么担心地看着我,我还没有那么落魄,这点路没问题的。”

    虽然话这么说,东方柯羽却明显听到了自己语气里的虚浮。

    他深吸口气,压住心头的疲惫,努力让自己看上去轻松自如,“走吧,应该快到了。”

    灵溪点点头,藏起眼中的担忧,继续往最底层走去。

    两人穿过最后一道门,底层水牢污浊的空气瞬间扑面而来,熏得东方柯羽没顶住,剧烈咳嗽了两声。

    “咳咳,咳咳咳!”

    他的轻咳声从门口传来,楚凤仪还没反应过来,原本死气沉沉的绿翘已经猛地睁开了眼睛。

    她惊喜的朝发声处看去,模糊的视线看到东方柯羽熟悉的身影,瞬间泪眼婆娑,声音沙哑问道,“你……你来看我了?”

    面对惊喜若狂的绿翘,东方柯羽毫不犹豫地摇头,“你想多了,我这辈子都不想看到你。”

    绿翘脸上的喜悦瞬间僵住,泪水自眼角滚落,语气哽咽起来,“难道……难道我跟了你十三年,你对我半点情分都没有么?”

    东方柯羽冷着脸,缓缓摇头,“从始至终,你都是在窃取不属于你的关爱。是我瞎了眼被你蒙骗,这辈子都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的交集。”

    如果说之前的刑罚将绿翘折磨的奄奄一息,那么东方柯羽的这些话,简直犹如利刃,直接戳中了绿翘的心脏,令她几乎痛到昏死过去。

    惯常心狠手辣的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被这样的嫌弃。

    眼前站在远处的那个男人,分明是她所有的精神支柱,是她活下去的所有动力啊!

    是他的出现,犹如冬日暖阳般,驱散了她生命中的所有阴鹜。

    可是现在,他却离她远远的,不仅眉眼里都是不耐烦,就连语气都格外的疏冷陌生。

    原来她以为的关爱,从来都是自欺欺人而已。

    从始至终,这个男人都没有对她动过心。

    他之所以对她百般呵护,完全是因为自己顶着那张借来的假脸!

    如果不是这张脸,只怕这辈子,自己都没有机会被他多看一眼吧?

    绿翘越想心里越痛,悲伤到极点的她哭不出来,反而疯狂仰头大笑出声,“哈哈哈!东方柯羽,我到底跟了你十三年。你扪心自问,这十三年里,你就真的没对我动过心,真的没有爱过我半分钟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