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的话音落下,楚凤仪立即下意识看向东方柯羽,迫切想要知道答案。

    面对两个女人毫不掩饰地探究目光,东方柯羽毫不犹豫地抬起头,眼神冰冷地直视向绿翘,“没有。从始至终,我心里爱着的,只有凤儿一人而已。”

    “可是你拥在怀里的那个人是我,每晚陪你入眠的人也是我!”绿翘狼狈大喊着,“东方柯羽,你不可以这么残忍,你这样不公平!”

    “公平?如果不是你喂我吃了令神志浑浑噩噩的东西,我怎么会把你误认为是她?”

    东方柯羽微微皱眉,眼神里满是嫌弃和憎恶,“你心里比谁都清楚,自己这些年到底喂我吃了些什么东西。如果我早知道你不是她,你以为自己有机会能接近我?”

    绿翘受不了地拼命摇头,“不,我可以的,你是爱我的!你无数次对我说爱我,愿意用生命保护我,为我付出所有的一切!这些都是你亲口告诉我的!”

    “住口!”东方柯羽厉声断喝,打断了绿翘的话。

    他无视满脸泪痕的绿翘,眼神里是满满的嫌恶,“绿翘,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你心里比谁都清楚,我那些话是说给凤儿听的。你这个冒牌货只会令我感到恶心,我躲避你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对你说些甜言蜜语?”

    “不,不是的,那些情话明明都是对我说的,你爱我!你爱我啊!”绿翘有些崩溃地大吼着,就像快要被人夺走珍宝似得。

    她的脸色苍白的厉害,嘴唇因为情绪激动颤抖不已,似乎随时都可能昏过去似得。

    然而这样的她虽然看上去楚楚可怜,却换不回东方柯羽半点怜悯的目光。

    东方柯羽郑重举起右手,对着天发誓,“我敢对着尊贵的海神大人发誓,这辈子心里爱过的,只有楚凤仪一个人。如果中间有半分对别人的爱恋,就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如此狠辣的毒誓立下,绿翘再也承受不住,无助地摇头低泣着,“不,你在撒谎,你明明是爱我的,你不可以这样,东方柯羽,哪怕你说爱过我几秒钟都好,请不要对我这么残忍,拜托你,不要对我这么残忍啊!”

    此时的绿翘全然没有了刚才的戾气,哭得像个讨不到糖的伤心的孩子,脸上涕泪横流。

    然而不管她如何狼狈,都换不来东方柯羽半秒钟的注视。

    东方柯羽淡淡出声,打断了绿翘的哭诉,“够了,收起你鳄鱼的眼泪吧,你这样只会让我恶心。我只要一想到你顶着凤儿的脸骗了我这么多年,就恨不得自戳双目,以死谢罪!”

    “不,不是这样的,明明不是这样的!”绿翘拼命摇头,努力想要甩掉东方柯羽的声音,“你是爱我的,就算你不承认我也知道!虽然你可能没有像我这样爱你,可是我知道,你是爱我的!”

    说着,绿翘开始口不择言起来,“每晚你对我都那么的温柔,吻遍我每一寸肌肤,你怎么能不承认?”

    “呕——”

    绿翘的话音还没落下,东方柯羽已经再也听不不下去,弯腰吐了起来。

    他是真的吐了,胃里翻江倒海,几乎要把心都给吐出来。

    与绿翘相拥而眠的这十三年,是他无论如何都洗刷不掉的耻辱!

    如果可以挽回的话,他真的愿意以死谢罪,用鲜血来洗刷曾经的污点。

    可是已经做下的事,是无论如何掩盖都不能抹去的。

    因此东方柯羽除了狼狈呕吐,再没有别的好办法。

    他本来身体就虚弱的厉害,又埋头吐了好一会儿,整个人脸色越发苍白,几乎站立不住,额头上沁满了虚汗。

    这样的东方柯羽令绿翘心疼不已,哪怕他刚才才毫不留情面地大吐特吐,哪怕他眼神里充斥着对她的嫌恶。

    可是她的心,还是控制不住地为他而疯狂!

    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她的整个人、整颗心就已经被他所俘获,自此甘愿沉落,沉溺不可自拔。

    无论这个男人如何伤害她,她那颗深爱着他的心,始终坚定不悔!

    绿翘爱恋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他离她其实并不远,然而却那么的遥不可及。

    就像她之前毅然栽进他的眼眸里似得,从始至终,他都是高不可攀的神祇。

    无论她怎样拼命追赶,都无法追上他的步伐,与他并肩而立。

    无边的酸楚淹没了绿翘,几乎将她窒息,拽着她坠入堪比地狱的深渊。

    她觉得周围冷得厉害,从没有哪一刻像此刻这般,冻到快要裂开。

    尤其是东方柯羽疏远的目光射过来,就像箭簇般穿透她的心,令她的灵魂彻底龟裂,跌成残破不堪的碎片。

    多年来的执念,今朝被失望填满,那种痛不欲生,犹如酷刑般凌迟着绿翘。

    她无助地想要抱紧自己,刚想挪动下手臂,才慢半拍想起自己的肩胛骨已经被铁链穿透。

    只要肩膀稍微晃动下,后背就会传来锥心刺骨的痛。

    然而这种切肤之痛,却远远抵不过心里那道不断裂开的伤口。

    那里空荡荡的破了个大窟窿,正呼呼灌着冷风,肆虐蔓延至她的四肢百骸……

    东方柯羽只冷冷瞥了绿翘一眼,就嫌弃地收回目光,不着痕迹地凝视着楚凤仪。

    他不敢大张旗鼓的去看,生怕楚凤仪发现会生气,就连眼神都收敛着,不敢露出半点精光。

    绿翘被吊在半空中,将东方柯羽的小心翼翼尽收眼底。

    她在东方柯羽身边生活了整整十三年,却从来没见过他如此紧张过谁。

    就连她自己,也不过是仗着顶着张跟楚凤仪极为相像的脸,再加上那些药物的加持下,才能勉强令东方柯羽侧目而已。

    这些年来,他虽然对她也不错,却不像她故意说得那样呵护有加。

    他们之间的距离,就像火中冰,始终隔着层什么东西。

    之前绿翘一直不敢奢求再进一步,因为她知道不管自己如何努力,那份隔阂好像都打不破。

    如今看到东方柯羽小心打量楚凤仪的眼神,她才终于明白,原来那层隔阂,就是东方柯羽下意识的排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