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怎么到最后,自己却落得这么个结局呢?

    肯定是因为那个噬心蛊,肯定是!

    “我真是太傻了,怎么连跟你自然相处的勇气都没有呢?我不应该对你下什么蛊毒,而是应该让你感受到我全心全意的爱啊!”

    绿翘激动地声音高亢起来,被吊在半空中扭、动着身体,努力想要靠近东方柯羽,“对不起,错了,我不该那么愚蠢!你再给我个机会好不好?我保证这次不会用任何手段,让你感受到我真挚爱着你的情谊!”

    面对突然癫狂起来的绿翘,东方柯羽再也听不下去,直接拂袖离去。

    他连个眼神都懒得给她,就这么转身离去。

    绿翘所有的动作因为东方柯羽的离开停滞下来,之前充斥着希望的眼眸瞬间变得一团死寂。

    她失去焦距的眼神茫然了好一会儿,才愣怔出声,“所以我再也没有机会了,他是彻彻底底的嫌弃我,他嫌弃我,根本就不喜欢我……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啊?”

    绿翘的语气里满是无助,低头向灵溪求助,“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才能让他跟我说话?哪怕抬起头看我一眼也好啊!是不是我现在的样子太丑了,吓坏了他?”

    这次不等灵溪出声,兰馨已经厌恶地瞪向绿翘,“没错,你根本就是令人恶心到底的蛆虫,做尽了恶事,这辈子都别想被人喜欢!这里就是你最后的归宿,赶紧去死吧!”

    不怪兰馨说话恶毒,她是真的恨透了罪魁祸首的绿翘。

    说完这句话后,兰馨就扶着楚凤仪,朝外面走去。

    “你们不准离开,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在这里!”绿翘眼神涣散地大喊起来,畏惧地缩起脖子,“我好害怕,这里好黑啊,等下会有老鼠来咬我的脚,还有虫子过来叮我,我好饿,不要把我关在这里好不好?”

    走在最后面的灵溪仰头看了眼绿翘,心里瞬间明白,这接二连三的打击下,恶贯满盈的绿翘终于承受不住,彻底疯了。

    眼前的她明显在惧怕什么场景,那大概是她幼年时心里最恐惧的东西吧?

    灵溪懒得去探究绿翘悲惨的童年,因为就算再污浊的淤泥里,也可以开出高洁的莲花。

    儿时遭遇的创伤,并不能成为绿翘肆无忌惮残害别人的理由。

    生命里所有的馈赠,都早已经在暗中表明了价格,今日果,昨日因,一切都是绿翘咎由自取,没有半点值得怜悯的!

    灵溪头也不回地走出牢房,直到跨到阳光下,这才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刚才那幽深黑暗的水牢实在是太压抑,就像布满恶魔的无边地狱似得。

    如今她站在阳光下,才切切实实感觉到,自己是活在人间。

    在灵溪的前面,东方柯羽走得很慢,明显在刻意等着楚凤仪跟自己并肩而行。

    然而固执如楚凤仪,却伸手指了相反的方向,轻声冲兰馨说,“我们走那边回去。”

    兰馨微微点头,扶着楚凤仪调转方向,跟东方柯羽背向而行。

    东方柯羽定住脚,愣愣看着离去的楚凤仪,只觉得喉头一甜,连忙用手捂住了嘴。

    他感受到了手心里沾染到的温热,以及嘴里那股子甜腥味,死死攥住拳头,生怕会被朝自己走来的灵溪发现。

    然而就算如此,灵溪仍是看到了东方柯羽嘴角溢出的一丝血痕。

    她连忙快走两步,伸手扶住了东方柯羽,“父亲,你是不是又吐血了?走,我先扶你回去,再让风习子为你解蛊毒。”

    东方柯羽却无力摇了摇头,“没关系的,我这条烂命没什么要紧的,你不用小题大做。只要你妈咪没事,其他的都不重要。”

    看着脸色惨白的东方柯羽,灵溪的心里很不好受。

    虽然她没有被东方柯羽养大,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是她的生父。

    她小心翼翼扶着东方柯羽,朝他住着的寝宫走去,“好好好,我们先回去再说,你少说几句话,先缓缓精神。”

    父女俩相携而行,与他们反方向的路上,兰馨搀扶着楚凤仪,轻声说道,“女王,王夫他的状况,好像不是很好。”

    楚凤仪眉头微皱了下,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轻声说道,“刚才绿翘不是说了么?那是因为噬心蛊在作怪,死不了人的。回头他自己去找风习子去看看,应该就没事了。”

    兰馨犹豫了下,到底出声为东方柯羽说了句话,“他也是被绿翘给蒙蔽了,那道噬心蛊蛊惑了他的心神,不然也不会认不出你来。”

    楚凤仪却苦笑着摇头,“兰馨,你不用为他辩解,不管什么原因,他到底都碰了绿翘,我嫌他脏……我们俩以后,再也回不去了。”

    兰馨了解楚凤仪说一不二的性格,不想让她再烦心,就没再继续说下去,而是转移话题道,“西摩和绿翘都被关在水牢里,以后怎么处置他们?”

    “那个西摩直接处决了吧,”楚凤仪语气淡淡道,“至于绿翘,哀莫大于心死,就关在水牢里,等她自己耗尽所有的精气神。在无尽的绝望中死去,才是她应有的结局。”

    兰馨心里和楚凤仪想的一样,闻言轻轻点了点头,“好,我这就传命令下去,现在先扶你回去休息一会儿。”

    “好,”楚凤仪微微点头,脸上却浮现出抹笑容,“等我养足了精神,也该处理你和柯伽的事了。我们兰馨这才一定要成为最美丽的新娘才行。”

    兰馨脸颊悄然泛红,不好意思抿了下唇,“女王,你又在打趣我。”

    楚凤仪的心情这才算变好,原本沉沉的脸色终于变得轻松,就连脚步都跟着轻盈起来。

    等将楚凤仪扶回去休息,兰馨就向宫人们传达了她的旨意。

    恶贯满盈的西摩很快被处死,尸体被丢在乱葬岗上,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至于绿翘,因为情绪彻底崩溃而疯癫,每天被关在水牢里哭泣吵闹,三天的时间不到,就耗尽了所有的体力死去。

    断气时她仍旧在挥舞着手臂哭喊,发白的头发枯草般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