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绿翘依旧不甘心地瞪着眼睛,控诉着自己悲惨的一生。

    她的尸体自然也和西摩一样,被随意丢在了乱葬岗,成为了野狗们的口粮。

    W国恢复了往日的宁静,楚凤仪的体力将养了几日,彻底恢复了往日的健康,开始着手准备让位大典。

    她早早就昭告天下,因为东方柯羽身体不适,W国将重新恢复女王帝制,时间定在三天后的吉日。

    皇宫内以为让位大典忙成了一团,不过宫人们脸上却洋溢着喜悦。

    他们虽然不怎么了解事情的真相,却多少也听到了些消息,震惊的发现原来之前的女王居然是被冒名顶替的。

    难怪这些年来,女王的性格都阴晴不定,动不动就责骂刑罚他们。

    甚至有的宫人私下里悄悄议论,正是因为真正的女王被冒名顶替,所以才降下责罚,导致W国连年遭受海啸的侵袭。

    如今真正的女王归来,海神一定会重新赐福,还W国一个国泰明安。

    作为最底层的侍女和侍卫们,他们其实并不在意谁当王称帝,心里最期待的,是能过上安稳平和的日子。

    再加上皇宫里终于少了动不动就打骂的假女王,大家心里更是开心到不行,觉得空气都跟着变得轻松起来。

    在这样的氛围下,就算让他们再忙碌,脸上还是始终洋溢着笑脸的。

    楚凤仪能感受到他们的喜悦,自己原本晦涩的心情渐渐平复了许多,不再折磨自己继续消沉下去。

    她承认自己当年确实无能,才会让绿翘抢走了自己的男人。

    不过眼下她还有自己的臣民要照顾,还有聪慧乖巧的女儿,这些就已经足够了。

    对了,还有兰馨,她之前承诺过的,要许给兰馨一个盛大的婚礼,这才对得起这些年兰馨对自己的付出,以及养育灵溪长大的情义。

    楚凤仪心里打定主意,拿起桌上的笔,低头开始写赐婚的圣旨。

    虽然现在已经是现代化社会,但是这种传统还是没有废除,她的御笔亲书代表着绝对的权利。

    楚凤仪刚写好,灵溪就拎着裙摆走了进来,脚步格外的轻盈。

    她的脸上洋溢着笑脸,碎步来到楚凤仪跟前,轻声喊道,“妈咪,在忙什么呢?”

    “哦,没什么,在写道赐婚的圣旨。”楚凤仪放下笔看向灵溪,“等举行完让位大典,也是时候该给兰馨一个盛大的婚礼了。对了,你怎么这时候过来了?”

    楚凤仪只是随口问问,灵溪却偏头笑了起来,“妈咪,我想请你去劝劝父亲,让风习子给他解除身上的蛊毒。”

    楚凤仪的笑容瞬间凝固,眉头跟着拢起来,“怎么?他一直没让风习子去看?”

    “嗯,”灵溪无奈地点头,“我去劝了无数次,他都不肯点头,最近身体越来越差,我很担心他会病倒。”

    其实灵溪还将情况说的婉转了些,自从那天离开水牢后,东方柯羽的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

    然而他却坚持不肯让风习子医治身上的蛊毒,哪怕风习子来几次,都被他直接赶了出去。

    眼看着日渐消瘦的东方柯羽,灵溪实在是急得没了办法,这才来找楚凤仪求救。

    她知道,眼下谁的话东方柯羽都听不进去,唯有楚凤仪,才是他心间唯一的软肋。

    楚凤仪听灵溪说完,嘴角却扬起抹嘲讽,“他这是在逼我妥协么?哼,你回去告诉他,这辈子,我们都再无可能,他是死是活,也跟我无关。”

    看着神情冷漠的楚凤仪,灵溪知道她还在怨恨东方柯羽十多年的识人不清。

    这种事灵溪知道自己没立场去劝,甚至就连她自己都在生东方柯羽的气。

    可是这不代表她能够默默看着东方柯羽走向死亡,说到底,他到底是给了她生命的父亲。

    “妈咪,我能理解你的苦楚,可是你真的不能帮我劝他一句,让他燃起活着的信念么?”灵溪伸手握住楚凤仪消瘦的手臂,轻声打着商量,“再怎样,他到底都是我的父亲,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消耗生命啊!”

    楚凤仪扭头看向灵溪,良久后默默轻叹了声,“罢了,去见他是不可能的,我写个东西,你带过去给他吧。”

    “好!”灵溪连忙点头,“父亲一直十分自责,早就丧失了活下去的信念。可是他千错万错,我还是希望他能够平平安安活着。”

    楚凤仪没有再说什么,伸手拿起刚放下的笔,无声长叹了声,提笔写了几行字,然后交给灵溪,“拿去给他吧。”

    看着上面苍劲的字迹,灵溪低声念了起来,“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明珠月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这首诗灵溪还是听过的,似乎是古老东方一位有名的诗人所作,距今已经有很多年的历史。

    里面写了对青春年华的追忆,和对自己不幸遭遇的伤感,以及对往昔岁月的无限感慨。

    浓浓的伤情在字里行间缓缓流转,令人感同身受,扼腕轻叹。

    只是,这样的诗,确定能劝得东方柯羽恢复求生的意志?

    “妈咪,这……”灵溪拿着那张纸,有些不确定地看向楚凤仪。

    楚凤仪却已经低下头,冲灵溪轻轻摆手,“去吧,把这个交给他,他自然明白我的意思。”

    见楚凤仪不想多说,灵溪犹豫了下,没有再出声,拿着那张纸走了出去。

    等她离开,楚凤仪颓然揉了下太阳穴,缓缓闭上眼睛,藏起了里面翻腾不已的心绪。

    对于东方柯羽,她能做的,也就仅此而已。

    这辈子,她都无法再原谅他,坦然接受他任何……

    灵溪并不知道楚凤仪复杂的心绪,她快步走到东方柯羽住着的寝殿,将楚凤仪写好的那首诗递了过去。

    “父亲,这是妈咪写给你的,你看看。”

    东方柯羽的脸色带着不健康的灰白,整个人瘦了一大圈,明显看着无精打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