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切切实实感觉到,有东西自心间缓慢剥离,那种痛锥心刺骨,就像硬生生撕开了道伤口一般。

    这还不是最难熬的,关键是那剥离掉的东西正在东方柯羽的体内缓慢蠕动着。

    他能清楚感觉到它的每一下蠕动,以及因此带来的剧痛。

    这种痛随着拿东西的转移跟着缓慢游动,简直就是世间最煎熬的酷刑!

    不过即便如此,东方柯羽还是咬牙隐忍了下来。

    之前他不知道自己体内有这种东西,如今知道了,自然怎么也不可能再让它继续留存下去!

    这种缓慢的煎熬令时间过得异常缓慢,室内的空气跟着凝滞起来,每一秒钟都是煎熬。

    灵溪焦躁不安地等待着,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生怕惊动了东方柯羽体内那只毒物,导致前功尽弃。

    就连风习子也紧张地抿着唇,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视着东方柯羽。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东方柯羽的身形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挺拔,显然已经有些支撑不住。

    灵溪好几次想冲过去扶住他,都被风习子给拦了下来,只能无助地噙着嘴唇隐忍等待着。

    “出来了!”

    终于,伴随着风习子一声低呼,只见有条金灿灿的东西,自东方柯羽的鼻孔里探出了头。

    灵溪立即捂住嘴巴,低声惊叹道,“那……那是条金色的蚯蚓?”

    风习子微微摇头,“不是,只是类似蚯蚓而已,这种东西堪比金蚕,只是没有金蚕恶毒。看来当年绿翘下手时,是留了情分的,没有那么凶残。”

    说着,风习子将香炉里的香拨了下,让那股甜腻的香味越发大了些。

    而那条刚冒出头的类似蚯蚓般的蛊物,似乎彻底迷失在这种气味里,蠕动着的身体急剧扭、动,“啪嗒”掉落下来。

    风习子见状大喜,立即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器皿,在香炉旁灌了些烟气,弯腰将它放在那只蛊虫跟前。

    金色的蚯蚓状的东西扭、动了下身体,缓缓朝器皿内爬了进去。

    等它彻底进去,风习子连忙紧闭起器皿,心有余悸地长舒口气,“好了,终于抓住它了!”

    灵溪立即快步朝东方柯羽走了过去,“父亲,你没事吧?”

    东方柯羽抬起头,虽然脸色虚弱不已,眼神却明显比之前晶亮了许多。

    他无力地摆摆手,冲灵溪说道,“确实有点痛,不过心里比之前透亮了很多。”

    之前他总觉得自己像做梦一样,终日里浑浑噩噩的,很多时候都疲惫的厉害。

    如今伴随着那只奇怪的虫子离体,东方柯羽觉得原本笼罩在心间的迷雾,就像被突然拨开一样,变得豁然开朗。

    灵溪连忙扶着他站起来,将他扶回到床边,关切出声道,“你先别说话,好好躺一会儿。”

    东方柯羽无声点头,像个孩子似得,乖乖躺了下去。

    风习子已经将之前带来的东西装了起来,认真叮嘱着灵溪,“记着这个月都不能让他吃荤腥酸辣的东西,只能吃些流食。等过了这个月,再慢慢调养。”

    灵溪有些不安地问道,“不开些什么药么?”

    要知道刚才那一幕实在是太惊悚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灵溪简直不敢相信,人、体内居然真的有虫子活着爬出来。

    而且那条虫子十分怪异,居然还是金色的!

    “你是不是在担心不吃药他会无法痊愈?”风习子看透了灵溪的担忧,低声笑了起来,“这就是蛊毒的神奇之处,只要蛊物爬出来,寄主的身体就会慢慢恢复,不用吃任何的药物。因为就算吃了,也没有半点作用。”

    灵溪对这些完全不懂,只能盲目听从风习子的话,“那好吧,我记下了,谢谢你。”

    “不用,这条噬心蛊可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以后就归我了。”风习子喜滋滋收起装着那条金色虫子的器皿,然后告辞离开,“我走了,你好好照顾他。”

    灵溪目送风习子离开,这才低声询问着东方柯羽,“父亲,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要不要喝水?或者想不想吃些什么?”

    东方柯羽缓缓摇头,声音厉带着几分疲惫的沙哑,“我只想看看你的妈咪写的那副字,你帮我把它挂在床头。”

    “好。”灵溪点头,将那副字拿过来,小心挂在东方柯羽的床头。

    东方柯羽没再出声,目光深情凝视着那副字,眼眶里有疑似泪光的东西在滚动。

    看着神情落寞的东方柯羽,灵溪心里难免有些酸楚,知道他是在暗暗自责。

    她想了下,低声说道,“父亲,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就不要再自责伤感了。当年的事,你也是受害者,我不怪你。”

    “可是我怪我自己啊,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们。”东方柯羽酸楚摇头,“我身为昔日的一国之主,却连自己的最爱的两个女人都保护不好,呵呵,这样的我,该有多么的失败。”

    “父亲,你不要这么想。我想等过段时间,妈咪就能缓过来,你们还能回到从前的样子。”

    灵溪轻声劝着,其实她心里都有些不信自己说的话。

    毕竟她们从恶魔岛回来已经很久,楚凤仪却始终躲避着东方柯羽,摆明了这辈子都不想再见他的立场。

    东方柯羽了然地摇头,“灵溪,我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孩子。不过这世上没有谁比我更了解她的,伤害已经造成,再也无法挽回弥补。这辈子,我跟她都有缘无份了……”

    “父亲,你不去试试,怎么就知道不行呢?”灵溪生怕东方柯羽会再度自暴自弃,“或许随着时间的流逝,妈咪会逐渐释怀,然后接受你呢?”

    “就算她原谅了我,我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犯下的过错。”东方柯羽眼中闪烁着和释然的光芒,“以后我会专心礼佛,为你和她持斋把素,希望可以恕清我的罪孽,为你们积累福泽。”

    东方柯羽的这个决定吓坏了灵溪,“礼佛?父亲,你怎么会突然有这种想法?”

    “不是突然,是我已经想了很多天,直到今天思绪恢复清明,才终于做出的抉择。”东方柯羽说着,冲灵溪伸出手,“这辈子我能有你们,是我最大的福泽。可惜我没能及时觉察到绿翘的阴谋,才害得你们受了那么多委屈,对不起。”

    “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