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631章我这个人嘴笨…

    灵溪想要说些什么宽慰东方柯羽,却被他用眼神制止了。

    “灵溪,不要再劝了,我主意已定,以后会闭门不出,专心为你们祈福。”

    东方柯羽说着,幽幽叹了口气,“你帮我捎句话给她,我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让她也多珍重,去吧。”

    “可是你的身体,确定没事了么?”灵溪还是有些不放心。“傻孩子,刚才风习子不是说过了么?一旦蛊物取出来,我就会慢慢恢复的。”东方柯羽眼里噙着笑,示意灵溪放心,“而且我还要为你们礼佛祈福,肯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

    “那好吧,咱们说好了,你要好好吃斋念佛,陪我长长久久才行。”灵溪这才算稍稍有些放心,伸出小指弯到东方柯羽跟前,“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东方柯羽伸出手指,跟灵溪勾在一起,“好,拉钩就拉钩,谁也不许变。”

    灵溪离开东方柯羽的住处,来到了楚凤仪的寝殿。

    她到的时候,楚凤仪正在低头看一本书,侧脸的弧线格外完美。

    听到脚步声,楚凤仪抬起头,看到灵溪浅浅弯唇,“你来了?”

    “嗯,妈咪,风习子已经取出了父亲体内的蛊毒。”灵溪轻声说着,“如今父亲应该没什么大碍了,他让我来告诉你,以后他会足不出户,为我们礼佛积福,让你多珍重。”

    楚凤仪轻嗯了声,继续低下头看书,没再多说半个字。

    室内沉寂下来,外面的暖阳投入,落在地面上,格外的温馨。

    灵溪站了一会儿,见楚凤仪看书看得认真,显然没有准备再说话的打算。

    虽然心里憋了一肚子的话,灵溪还是咽了下去,无声转身离开。

    她走得很快,并没有注意到身后,楚凤仪合上书本,眼神茫然地看向窗外。

    东方柯羽的蛊毒终于解了,楚凤仪觉得心中总算松了口气。

    至于以后,他愿意礼佛为她们积福,那就随他去吧。

    反正他们之间,再已经不可能回到过去了……

    皇宫里恢复了之前的宁静,兰馨每天忙着往返于皇宫和将军府之间,脸上却始终都洋溢着甜美的笑脸。

    在她的精心照顾下,柯伽的身体恢复的很快,那条断了的腿已经基本痊愈。

    不过因为耽误了救治,柯伽再行走时难免有些踉跄,需要借助拐杖才行。

    这样的现实令柯伽心情十分不好,这几天都阴沉着脸,话都不怎么说。

    兰馨知道柯伽心里烦闷,照顾起他来更加尽心尽责,变着法子想要让她开心。

    可是她越这样,柯伽的心情就越是烦闷。

    他觉得自己已经成为了兰馨的拖累,身为将军的他不良于行,还怎么能够带给兰馨幸福?

    因此哪怕兰馨每天乐呵呵的来,柯伽的脸上却始终没什么笑意,眉宇间更是藏着几分刻意的不耐烦。

    兰馨对此却视若无睹,根本没把柯伽的小情绪当回事。

    就像此刻,她刚把为柯伽煮好的燕窝端过来,还没来得及放在桌上,柯伽已经皱着眉头开口,“怎么又是这个东西?我已经吃腻味了!”

    兰馨也不生气,脸上始终挂着笑,“不想吃也行,我去再换一份来。”

    说着,兰馨就端着燕窝准备离开。

    柯伽一把抓住兰馨柔弱的肩头,脸色阴沉沉道,“不用这么麻烦了,我这里侍女那么多,还缺你帮我烧饭么?”

    兰馨抿了下唇,脸上露出抹尴尬的笑,“你确实不缺侍女,但是她们做不出我的口味。”

    柯伽眼里闪过一抹心疼,沉默了两秒,粗声粗气道,“以后你就别来了,我这里不需要你。”

    晶亮的泪花在兰馨眼眶里打转,她咬唇压住鼻头的酸涩,仰头注视着柯伽,“你看着我的眼睛,然后告诉我,是不是真的不需要我我?”

    “我……”柯伽哪里敢跟兰馨对视?

    他窘迫挠了下头,强迫自己梗着脖子,下意识想要点头。

    兰馨的目光变得严厉起来,“柯伽,如果你敢点头,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来看你一眼!”

    虽然明知道柯伽时故意这么说,想要把自己给气走的。

    可是想到他现在身体有恙,心情不好,兰馨硬压下心里的不痛快,没有跟他多计较。

    但是这不代表,她能容忍柯伽一而再、再而三将她往外面推!

    因此兰馨才拉下脸,语气都跟着变得严厉起来。

    柯伽显然没想到兰馨会变脸,顿时紧张起来,“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兰馨气鼓鼓瞪着柯伽,故意曲解他的意思,“我知道,你是想说你是大将军,让我这个小侍女最好认清自己的身份,最好不要对你有非分之想!”

    柯伽顿时想被啃掉了舌头的猫,急得满脸通红,“不是,不是这样的!”

    “那是什么样?”兰馨重重跺了下脚,眼眶已经泛红起来,“你分明就是嫌弃我侍女的身份,觉得我配不上你!好好好,不用你大将军赶,小侍女脸皮没那么厚,我走!”

    说着,兰馨就做出想要转身的动作。

    她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气鼓鼓的,其实眼角的余光一直在打量着柯伽的神色,生怕他真会任由自己一走了之。

    好在柯伽明显慌了神,并没有察觉到兰馨是故意歪曲自己的话。

    他一把将兰馨拽得紧紧的,神情很是不安道,“不是的兰儿,你知道我这个人笨嘴拙舌的,我真不是这个意思,我……”“你哪有笨嘴拙舌?刚才不还说这些东西你的侍女也会煮么?”兰馨嘴角已经悄然扬起抹得逞的笑,嘴里却继续控诉着柯伽,“既然已经被你嫌弃成这样,我又何必再来自讨

    没趣?大将军身份金贵,千万不要拽着我这个小侍女,免得辱没了你的身份!”

    柯伽本来就不怎么擅长言谈,这会儿又被兰馨故意曲解意思,急得满头大汗。

    他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浑身都不自在起来,就差没有抓耳挠腮了,“不是的兰馨,不是这样。”“那是怎样,你到底是说出来呀!”兰馨鼓着腮帮子质问出声,一双漂亮的眼睛光波流转,犹如夏日夜空中最璀璨的星辰,“反正你是嫌弃我,我又何必自讨没趣呢?你放开

    我,我现在就走!绝对不留下来碍你的眼睛!”“不是,不是的兰儿,你先别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