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一嗓子吼下去,原本围观老头的众人纷纷将目光透过去,都等着瞻仰女王的风采!

    之前女王也经常跟着国王出来游行,大家只是远远瞻仰过她的风采,谁也不敢靠近了看。

    不过这次不一样,这可是事关国运的禅让盛典,大家自然都卯足了劲儿,踮着脚尖想要离女王更近一些!

    远处,十几辆敞篷豪车组成的车队排成一字形,缓缓行驶过来。

    敞篷车车头前挂着盛开娇艳的鲜花,浅粉、嫩紫的很是好看。

    这是W国的国花紫萱,芬芳扑鼻的花、苞周围,是锯齿型的浅绿叶子,映衬的花朵格外动人。

    前面三辆车内,坐着W国的重臣和侍卫,女王楚凤仪挺身站在第四辆车内,正浅笑着冲围观的百姓们挥手。

    她穿着W国最隆重的节日盛典服装,精致的脸上是平易近人的笑,蔚蓝的眼眸比天空的颜色还要澄净清澈,就像水晶般毫无瑕疵。

    百姓们看着盛装打扮的女王,像木偶般愣在原地,都忘了要鼓掌欢迎。

    他们之前见女王游行了那么多次,却是第一次见到,她像今天这样耀眼夺目。

    她就那样不怒自威站在敞篷豪车里,脸上眼里都带着笑,身上却依旧带着贵气逼人的气势。

    那种气势不是伪装出来的,是早就悄然融于骨血的独特风格,带着上位者必备的雍容典雅。

    所有人都被盛装的楚凤仪遗世独立的美给惊叹了,甚至都忘了小声议论几声。

    直到另一辆车跟着缓缓驶出,百姓们看到上面坐着的灵溪,这才在极度的震惊中惊呼出声。

    “那个女孩是谁?她怎么有着和女王一样的容颜?”

    “不,她的美貌和清纯更胜过女王!你们看看她那双眼睛,那是比天空还要蔚蓝的颜色啊!”

    “还真是呢,哦,我知道了,她应该就是之前被冒名顶替的真公主啊!肯定是她,绝对不会错的!”

    “对嘛,这才是真正公主该有的气质。瞧瞧她那双眼睛,啧啧啧,比女王的眼眸还要蔚蓝漂亮!”

    “公主千岁,女王万岁!W国国运昌盛万万岁!”

    随着一声高呼,围观的百姓们纷纷虔诚跪倒在地,跟着喊了起来。

    他们有感而发,齐声震天,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事先排练好似的。

    游行花车缓缓驶过,楚凤仪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臣民们,眼角有些微微的酸。

    十三年了,她阔别这里整整十三年,回来时才发现自己的臣民,还是那么的可爱。

    他们质朴纯良,只想过安稳日子,从来不知道眼前那座金碧辉煌的皇宫里,藏着不为人知的蝇营狗苟。

    甚至他们从来不知道,他们敬畏崇拜的女王早就被人冒名顶替,如今站在他们面前的,才是他们真正的女王。

    不过这个没关系,并不妨碍她想要照顾好他们的决心。

    眼前这片热土和臣民,是她自诞生起,就必须捍卫和保护的所有!

    楚凤仪内心有些澎湃,紧紧握住手掌才压下心头那翻江倒海般的思绪。

    没错,之前她确实是信错了人,才导致了十三年的颠沛流离,致使她放弃了当年心中的最爱

    不过这些并不妨碍她重新站起来,为她的人民谋幸福的决心。

    她的世界可以没有东方柯羽,但是,绝对不能忽视眼前跪拜在地的子民。

    此后余生,她活着的每一天,都会照顾好他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游行的敞篷花车徐徐前行,所过之处,收获的都是众人敬畏的目光和赞赏地评论。

    楚凤仪早在很小的时候,就习惯了被人众星拱月地敬仰,对此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触。

    反倒是跟在后面那辆车上的灵溪,微微觉得有些不太自在。

    她之前都跟着兰馨住在人迹罕至的迷雾谷林里,鲜少跟外面的人接触。

    认真说起来,平顺算是她接触过的第一个陌生人。

    后来历尽艰辛离开迷雾谷林,灵溪才渐渐融入人多的社会里,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自在的地方,因为这些年兰馨都将她教导的很好,优雅端庄又沉稳。

    不过这些教养,在见到跪满长街的民众后,终于有了些裂痕,令灵溪无法再维持之前的优雅淡定。

    在灵溪的世界里,从来没有这种尊卑之分,更不要说被众人跪拜了。

    如今看着这样的场面,令她淡然的表情有些小慌乱,轻轻咬住了下唇。

    就在灵溪有些慌乱时,驾驶位传来令她心安沉稳的声音,“不用有任何的心理负担,他们跪拜你,只是因为你公主的身份,你受得起这种礼节。”

    这道声音清朗低沉,就像划破晴日的展翅白鹤,瞬间令灵溪慌乱的情绪缓和了些。

    她下意识垂眸看去,平顺正穿着节日里司机的衣服,稳稳坐在前排开车。

    虽然他穿着的是普通的司机服侍,身上却有种高不可侵的气息,就像王子般令人不敢亵渎。

    本来灵溪是不想让平顺扮成司机的模样开车的,但是却拗不过平顺,只好答应让他为自己开车。

    她一直不知道平顺真正的身份,可心里却总是觉得,平顺不应该只是当一名司机而已,这样完全是委屈了他。

    就像现在,自己站在花车上享受着万民敬仰,而平顺却只是负责为自己开车,灵溪总觉得这样有些愧对平顺似得。

    “还要让你为我开车,辛苦了。”灵溪低低说了句,仍是不能免去心里那种浅浅的歉疚感。

    平顺专注目视着前方,嘴角扬起抹淡淡的笑,“没关系的,小傻瓜,我愿意为你开一辈子车。”

    这句话平顺说的真心实意,他才不在乎自己此时的身份是司机还是什么,只想离灵溪最近保护着她而已。

    至于车旁边跪拜着的那些民众,平顺之前在P国早就司空见惯,根本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灵溪听着平顺的话,心里格外的温暖,原本因为紧张而微噙着的嘴角,悄悄扬起抹弯弯的弧度。

    她只是不习惯被人跪拜而已,不过眼下,却想让这条路长一些,让平顺一直这样载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