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只要有他在,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世间最安逸的乐土。

    灵溪的情绪终于舒缓下来,目光始终柔柔注视着平顺,不知觉间,车队已经到了皇室的皇陵前。

    皇陵的建筑巍峨气派,是W国历任女王长眠的地方,外形是肃穆的黑白色,常年有专人守护着。

    今天是重新恢复女王制度的重要日子,皇陵早已经被打扫的整洁如新,布置的妥帖隆重。

    长长的车队按照次序停下,楚凤仪甩下走下车,灵溪跟着从车上下来。

    平顺穿着司机的衣服,跟在队伍的后面,密切注视着灵溪的安危。

    虽然说绿翘和西摩已经死得罪有应得,但是平顺并没有因此放松警惕,因为他知道,还有一条漏网之鱼没被抓到。

    那就是之前在恶魔岛上,神秘消失在夜色中的玉溪。

    平顺对玉溪的印象十分的差,他知道玉溪是个虚荣心和妒忌心都很强的人。

    之前她还是锦衣玉食的公主,后来却因为灵溪的出现,被扯下了神坛,成为普通到不能普通的平凡人。

    这种巨大的心里落差,平顺认为她一定恨透了灵溪,肯定会找机会跳出来使坏。

    不过不管玉溪想要做什么,平顺都会尽力将她的阴谋扼杀在萌芽的状态,绝对不给她伤害到灵溪的机会。

    平顺心里打定了主意,目光在繁多的人群中无声扫视着,警惕寻找着玉溪的身影。

    好在他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隐患,这才放心跟着众人走进了陵墓前殿。

    里面已经站满了人,楚凤仪和灵溪站在最前方,正低头冲历任女王的牌位行礼。

    之前久不露面的东方柯羽并没有参加本次的花车游行,早早就到了陵殿,如今正静默站在一旁。

    随着外面的几声炮响声过后,负责主持仪式的仪官有条不紊的宣布禅让仪式开始。

    东方柯羽穿着许久未穿过的国王礼服,郑重将代表着权利的印信,双手捧着送到楚凤仪的面前。

    他静静注视着这个自己深爱着的女人,语气里带着深深的歉疚,“我来归还本就应该属于你的东西。”

    楚凤仪挺身而立,却并没有多看东方柯羽一眼。

    她淡淡扫了眼印信,伸手接过来,将它举高过头顶,声音清朗自信,“愿海神护佑我W国,自此繁荣昌盛,国泰民安!”

    随着她这句话的落下,陵殿里的众人纷纷跟着应声起来,“愿海神护佑我W国,自此繁荣昌盛,国泰民安!”

    震天的声响整齐划一,就差没有将陵殿的房顶给掀翻出去,震得外面的鸟雀都绕道而行。

    东方柯羽静静站着,注视着无比自信的楚凤仪,心里无声致歉着:对不起凤儿,之前是我大错特错,往后余生,我都会为你和女儿祈福,为整个W国祈福,以此来偿还我的罪过。

    当然,他这句话只是在心里说说而已,并没有被任何人给听到。

    楚凤仪从始至终都在忙着振奋人心,根本都没有多注意东方柯羽一眼,甚至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过他。

    对她而言,这个男人再优秀,也早已经是过去式,根本不值得半分的留恋。

    眼下她需要做的,就是照顾好女儿,和自己的子民。

    至于她年轻时憧憬的相濡以沫,期望的一生一世一双人,都不如相忘于江湖,各自安好。

    她是楚凤仪,W国最尊贵的女王,矜持的身份注定了她这辈子都跟寻常人不一样。

    别人可以有儿女情长,可以任性原谅,而她,却根本没有这种自由。

    她的人生从未出生就已经注定,要为W国的未来而活,所以这些年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点……

    楚凤仪心头掠过抹叹息,又无声咽下,脸上始终保持着不可侵犯的高冷。

    灵溪却并不知道自己父母各自的心事,静静站在人群里,好奇地注视着仪式的每一项流程。

    这场禅让大典十分的繁琐,足足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才终于告一段落。

    完成任务的东方柯羽率先乘坐一辆车子离开,而且走得是另一条隐蔽的小路。

    作为前任国王,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努力让民众忽视掉自己的存在。

    楚凤仪对此并没有任何的异议,她有条不紊应付着典礼的每一处细节,耐心等到仪式结束,脸上丝毫没有半点疲态。

    哪怕众人早已经累到偷偷捶腰,楚凤仪却连头发丝都没有凌乱半根。

    她是受众人敬仰的女王,自然也有着众人望尘莫及的仪态,一举一动都必须是最顶级的表率。

    灵溪很少这样一动不动站那么久过,早就累到有些腰酸脚痛。

    她有些不适地挪了挪有些僵硬的脚,身边悄然多了道身影,低声叮嘱道,“累了就靠在我身上,没关系的,不用硬撑。”

    灵溪都不用回头,就知道说话的是平顺。

    她不知道平顺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也根本不在乎这个。

    反正只要有他在身边,她身心所有的疲惫,都跟着一扫而光。

    她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并没有让动作太大,免得被周围的人侧目。

    平顺无声笑了,悄无声息往前挪了些,偷偷握住了灵溪的手,将她往自己身上带了下。

    他的动作十分轻柔,正好将灵溪拉得靠住自己少许,这样既不会被周围的众人发现,自己还能帮灵溪减轻些疲累。

    灵溪心里暖洋洋的,虽然不能回头冲平顺笑,嘴角里的笑意却怎么都藏不住。

    在经过几个小时的漫长仪式后,女王继任典礼终于到了尾声,所有人陆续离场,朝皇宫驶去。

    此时外面已经是下午时分,宫中早就备好了盛大的酒宴,就连宫门外,也摆下了一桌桌流水席,供百姓同乐。

    这种与民同乐的豪气,令之前对楚凤仪就十分崇敬的民众们,更加的赞不绝口,一边吃着美味佳肴,一边歌颂着女王复位的好处。

    当然,外面的喧闹虽然和气,皇宫里却是看不见的。

    楚凤仪回来后,就换掉满身的礼服,穿上了方便的常服,稍显疲惫地斜靠在自己寝殿的软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