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的话音刚落,门口就响起道爽朗的笑声,“哈哈,女王,这件事还是我们俩私下里说比较好,你就不要为难兰馨了!”

    楚凤仪和兰馨循声望去,门口站着的正是刚跟东方柯羽攀谈回来的柯伽。

    他今天穿着身银灰色的礼服,裤缝笔挺,看上去精神极了。

    就是右手拿着只文明杖,不过并不妨碍走路时的阔步生风,威风凛凛。

    柯伽早已经放开了心结,根本不在乎别人看自己手上的文明杖。

    他笑着站在门口,冲楚凤仪微微弯腰,“我尊敬的女王,没有你的允许,我是不能扇自己进去寝殿的。”

    “那就在外面候着吧,我也好仔细审审兰馨。”楚凤仪憋住笑,估计调侃起兰馨来,目光里藏着笑意。

    兰馨这下更加尴尬,只好用目光瞪视着门口站着的柯伽,气冲冲道,“都怪你,哪壶不开提哪壶,谁让你过来的!”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我就是想过来看看你而已,”柯伽好脾气的点着头,然后笑着问向楚凤仪,“尊敬的女王殿下,你确定要让我一直站在外面么?”

    “好啦好啦,还是赶紧进来吧,免得等下兰馨心疼。”楚凤仪笑着招手,继续打趣道,“现在你可以说了,准备什么时候迎娶我们兰馨吧?”

    柯伽温柔的目光看向兰馨,里面盛满了宠溺,“万事早已经具备,就差兰馨点头了。”

    “很好!”楚凤仪开心地拍了下巴掌,“既然如此,那就这个月的二十六吧,是个宜婚嫁的好日子!”

    “谢女王赐婚!”柯伽恭敬冲楚凤仪行礼,然后站起身看向兰馨,“这可是女王亲口订下的日子,你可不许违背哦!”

    之前自从柯伽想通了之后,这两天都在向兰馨求婚,简直是用尽了各种浪漫的求婚招数。

    可惜的是兰馨油盐不进,就是不肯直接点头答应嫁人,这可把柯伽给难为坏了。

    今天正好趁着女王提起这事,柯伽索性要到了确切的日子,心里简直美滋滋的。

    他高兴的不行,兰馨却害羞地再度红了脸,“你们……你们……我不跟你们说了,去找灵溪!”

    撂下这句话后,又羞又窘迫的兰馨就匆忙跑出了楚凤仪的寝殿。

    楚凤仪还是第一次见到兰馨这样的小女儿姿态,顿时笑出声来,冲柯伽挥手道,“看来兰馨是不高兴了,还不赶紧追上去哄哄?”

    柯伽目送兰馨跑出去,却并没有立即去追,而是转身看向楚凤仪,拱手说道,“女王,小臣这次来,还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女王能够应允。”

    看到柯伽如此郑重的表情,楚凤仪有些奇怪,“什么不情之请?你到底仔细说说。”

    “咳咳,”柯伽清了清嗓子,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是这样的,女王,你知道我的侄子柯蒂斯,他很喜欢灵溪公主,央求了我无数次,希望能让我帮他求女王赐婚。”

    “柯蒂斯?”楚凤仪在记忆里搜寻了下,好像确实有这么个年轻人,貌似办事还算稳妥,眼力劲儿也蛮不错。

    “哦,我想起来了,就是当年你兄长的独子,那孩子倒是蛮不错的。”楚凤仪边说边点头,随口问道,“他喜欢灵溪,不知道灵溪对他印象怎么样,这件事我还要去探探灵溪的口风才行。”

    柯伽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起来,毕竟他知道,灵溪心里真正喜欢着的是平顺。

    可是柯蒂斯是他唯一的侄子,就算明知道灵溪喜欢的另有其人,他还是想帮柯蒂斯一把,心里只能对平顺说声抱歉了。

    柯伽想到这儿,很快换了表情,笑呵呵冲楚凤仪拍着胸脯道,“女王,我可以打包票,灵溪对柯蒂斯的印象十分的好。年轻人嘛,脸皮子薄,就算心里喜欢,也不好意思大张旗鼓地说出来。”

    “嗯,这倒是不错,”楚凤仪赞同地点点头,“这些年我都没有看着灵溪长大,对她的性格还不太了解,之前我还以为她喜欢的是那个叫平顺的男孩子呢。”

    柯伽怕的就是这个,赶紧出声补了一刀,“女王,平顺并不是我们W国人,如果公主真的喜欢上他,以后会不会跟着他离开……”

    后面的话柯伽没再说下去,只留给楚凤仪去意会。

    不过就算他不说,楚凤仪也已经跟着变了脸色。

    她承认柯伽说的没错,自己好不容易才跟女儿团聚,当然不希望她嫁给外国人,然后远离故土。

    于情于理来说,她都希望灵溪能够嫁给W国本地人士,这样才能长久陪伴在她的身边。

    楚凤仪眼神闪烁了下,长长舒了口气,“这件事暂时不要再提,我先探探灵溪的口风再说,眼下最重要的,还是你和兰馨的婚事。”

    “放心吧女王,我和兰馨的婚事早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等着她点头而已。”

    提起这个,柯伽顿时眉飞色舞起来,如果不是手里握着文明杖,估计他已经跳脚起三尺高的距离。

    听到柯伽这么说,楚凤仪这才放心下来,“那就好,既然这样,你就回去着手准备吧,等到二十六,我来亲自为你们主婚!”

    “谢女王恩典,小臣告退。”柯伽恭敬辞行,后退着离开了楚凤仪的寝殿。

    等柯伽走后,楚凤仪有些愁眉不展,伸手揉了下眉心。

    今天虽然是她重新即位的大典,她心里却并没有那么的舒服。

    以后她跟东方柯羽形同陌路不说,就连唯一的宝贝女儿,居然也已经到了快要嫁人的年龄。

    如果可以任性的话,楚凤仪真希望自己的灵溪还是个女童的模样,这样她可以多养她两年,把母女家逝去的时光给讨回来。

    可是这世间哪有什么如果啊,就算是满心的不情愿,女儿也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好时节,分离只是迟早的问题罢了。

    现在唯一要头痛的,是她到底要把宝贝灵溪,许配给谁更加合适?

    遵循着楚凤仪之前的记忆,她认为平顺的能力十分强,百分百能够给灵溪幸福,唯一的缺憾,就是他是外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