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楚凤仪越想心里越烦乱,在寝殿里没主心骨地走来走去,仍是理不清头绪。

    她索性大步走出来,冒着夜色在皇宫里胡乱转悠起来。

    少女情怀总是诗,她也是打年轻时过来的。

    虽然灵溪当时拒绝了跟平顺离开W国的请求,可是语气里却带着对平顺浓浓的喜欢,楚凤仪敢肯定,自己绝对没有听错!

    不行,灵溪的性格太过善良,她不能冒任何的风险,任由她被平顺哄去陌生的国度!

    这辈子她可能只有灵溪这一个女儿,绝对不允许灵溪离开自己的身边!

    楚凤仪低头想着,手掌无意识握拳,心里暗暗打定了主意。

    趁着灵溪对平顺的喜欢还在萌芽状态,她认为自己还有机会,亲手掐断这朵还没盛开的小花!

    说她自私也好,说她无良也罢,总之这两人的恋情,她是百分之百的不同意!

    楚凤仪确定了心里的想法,这才停下脚步,长长舒了口气。

    她抬头看了眼周围的环境,发现自己刚才只顾着埋头想心事,居然不知觉间竟然来到了东方柯羽居住着的地方。

    自己怎么到这儿来了?

    楚凤仪微微皱眉,下意识调转脚步,准备转身离开。

    “凤儿……”

    她还没走两步,身后就传来道熟悉无比的呼唤声。

    楚凤仪的脚步僵住,硬着头皮转过身,看到了这声呼唤的主人,正是穿着月牙白衫的东方柯羽。

    他站在角落里,就像尊佛像似得,如果不主动出声,楚凤仪根本没发现他的存在。

    见楚凤仪肯停留下来,东方柯羽的脸上浮现出抹淡淡的微笑,大步朝着楚凤仪走了过来。

    他双手合十,像个僧人似得,冲楚凤仪微微行礼,这才不紧不慢道,“凤儿,我看到你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是遇到了什么难题,或者烦心事么?”

    楚凤仪的嘴唇动了动,将差点冲口而出的话给咽了下来。

    她不想告诉东方柯羽,自己正在为灵溪的恋情头疼。

    眼前这个男人根本就靠不住,就算将事情告诉了他,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的。

    看着欲言又止的楚凤仪,东方柯羽嘴角扬起抹自嘲,“不想说是么?没关系的,凤儿,只要你开心就好。”

    这句话刚落下,却像击垮千里堤坝的缺口,瞬间引发了楚凤仪积蓄已久的冲天怨气。

    她愤恨瞪视着东方柯羽,语气变得尖酸又刻薄,“我开心就好?我凭着什么开心就好呢?东方柯羽,你是不是看到我不开心,心里觉得特别的惬意?认为我离开了你,就什么都做不好?”

    东方柯羽任凭楚凤仪发泄着心里的怒火,脸上始终带着恬静的微笑,完全是副宠辱不惊的模样。

    “不要用这种看透一切的笑容看着我,我不需要你的假仁假义!没有你的十三年,我还不是活了过来?告诉你东方柯羽,我离开了你,只会把日子过得更好,一定会越来越好!”  楚凤仪依旧愤恨瞪视着东方柯羽,表情无比的生气。

    之前她一直藏着对东方柯羽的怨恨,今晚不知道是不是情绪不对,所有的积怨被瞬间引爆,令她有种冲动,想要冲上去,狠狠给东方柯羽一巴掌!

    不,不只是一巴掌!

    她甚至还想扑进东方柯羽的怀里,嚎啕大哭几声……

    这个想法刚从自己脑海里跳出来,就像惊雷似得,震得楚凤仪连连后退。

    不,这不是她的想法,这怎么可能是她的想法?

    眼前这个男人根本就是个心口不一的恶魔,这辈子她都不想跟他有任何交集,再也不想看到他的!

    楚凤仪愤恨的眼神变得慌乱起来,转身大步离去,逃也似得撒腿往前跑,完全忘了女王应该有的仪态。

    眼下她心里没有任何的想法,只剩下唯一的念头,那就是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叫东方柯羽的男人,他有毒!

    东方柯羽始终静静站着,全程目睹了楚凤仪脸上表情的变化,甚至就连楚凤仪逃也似得飞奔离去时,东方柯羽都定定凝视着她的身影。

    直至楚凤仪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夜色中,东方柯羽才长长叹了口气,然后双手合十,仰头看向挂在夜幕中的溶溶月光,低声诚心祈祷着,“我佛慈悲,开导我妻楚凤仪,让她不要被虚幻的东西迷惑住心智,豁达开朗,健康无忧。”

    沉寂的夜色里,东方柯羽的声音并不高,除了他再没有第二个人听见。

    不过他并不在意这些,仍旧在望月虔诚祈祷着,“我佛宽宏,我愿意以自身所有的福泽,换来我妻楚凤仪后半生无忧无虑。请拿走我所有的快乐和健康,加倍加持在我妻楚凤仪身上。”

    寝殿里的低语仍在继续着,楚凤仪完全不知道,仍在不要命地飞奔着。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情绪突然失控的厉害,怎么都无法平息心里的酸楚。

    鼻腔里酸酸的,眼泪顺着眼角瀑布般奔流,肆意在夜色中流淌着。

    楚凤仪跑到无人的地方,这才终于停下脚步,抬手擦掉眼角挂着的泪痕,深呼吸调整着自己的情绪。

    好在她性格坚韧,很快就调整好自己失控的情绪,原本茫然的表情不复存在,变成了上位者特有的冷漠矜持。

    处理好崩溃的情绪后,楚凤仪这才迈开步子,慢慢走回了自己的寝宫。

    一路上,她始终表情淡淡的,心里却仍向翻江倒海似得,早就掀起了惊涛骇浪。

    哪怕东方柯羽并没有多说什么,楚凤仪心里却跟明、镜似得,知道自己对这个男人的怨恨,只怕这辈子都无法衰减消退。

    她憎恨他的识人不清,恼恨他在一十三年间都毫无觉察,愤恨他将冒牌货绿翘视若珍宝。

    哪怕一切都尘埃落定,她依旧恨他恼他憎他恶他,心里的仇恨没有减轻半分,反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深重了起来。

    楚凤仪啊楚凤仪,你是W国最最尊贵的女王,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又何苦执着着东方柯羽不放呢?

    黑沉着脸色的楚凤仪扪心自问着,心里将一切都想的通透,可真要去做了,却根本就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