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条看上去不算狰狞的小蛇,应该有着极为强烈的毒性,不然柯蒂斯绝对不会大张旗鼓撕下条布帮她缠在伤口上方的。

    “这条蛇是毒蛇,对么?”灵溪轻声问着,声音无比的肯定,“你不用怕我害怕,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我就算是害怕也于事无补的。”

    柯蒂斯却没有回答,而是重重摇头,“你一定不会有事的,我发誓!”

    说着,他就直接伸出手,打横将灵溪给公主抱起来。

    “呀,你别……”

    灵溪连忙摆手拒绝,却被柯蒂斯直接打断,“不要想拒绝我,除非你不想要这条腿了。就算是毒素再轻微的伤口,这会儿也不能下地走动。”

    “可是你抱着我,这样不合适。”灵溪说着面红耳赤起来,脑海里闪过的只有一句话,男女授受不亲。

    柯蒂斯却不理会灵溪的那点拘谨,执意抱着她,大步朝山下走去,“今天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放你下来的。既然是我带你上的后山,我就必须为你的安全负责。”

    “可是柯蒂斯,伤口已经被缠住,就算有毒性也扩散不那么快,我完全可以下来走路的。”

    灵溪被蛇咬到的伤口确实有点疼,但是她觉得并不影响自己走路,仍是挣扎着想要下来。

    “这次你说了不算,”柯蒂斯虎步生风往山下走,压根不理会灵溪那点挣扎的小力道。

    对他来说,灵溪简直就像根羽毛一样轻,抱着她完全不用费什么力气。

    只是他这么想,灵溪却越来越着急起来。

    她心里早就认定了平顺,怎么能再让别的男人抱自己呢?

    而且这个人还是素来跟平顺不对盘的柯蒂斯,这要是被平顺看到,肯定会被气炸毛的。

    “我真的可以自己走,你先放我下来,我真的可以的。”

    “柯蒂斯,你这个混蛋,快点放我下来,你听到没有?”

    “只是被蛇咬伤而已,根本没那么严重,我又不是小孩子,不需要你抱着走,放我下来!”

    灵溪的语气越来越不好听,就差没有当场急眼了。

    柯蒂斯脚步不停继续往前走,然后低下头看着怀里折腾不已的灵溪,“你是不是担心我这样抱着你,回去时会恰好被平顺给看见?”

    冷不丁被戳穿心思,灵溪的眼神瞬间变得尴尬无比,“呃……”

    柯蒂斯露出抹了然的笑,嘴角里藏着抹无奈的酸楚,“我就知道是因为这个,没关系的,他要是敢啰嗦着多说什么,我绝对会打断他的鼻梁!”

    灵溪越听越愕然,她的意思分明不是这样的好不好,什么时候教唆柯蒂斯跟平顺打架了啊!

    “不是的,我只是不想被抱着,我真的可以自己走。”灵溪坚持想要下来,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大。

    柯蒂斯不生气也不反驳,只顾着抱着灵溪大步往山下走,很快来到了停泊的车前。

    他伸手拉开车门,将灵溪放在副驾驶,关好车门后绕到驾驶位坐了上去,这才冲灵溪露出抹灿烂的笑,“好了,我会开车载你去王宫,并且保证不会再抱你,这下你总算可以放心了吧?”

    灵溪孩子似得乖乖点头,“好,刚才谢谢你抱我下来。

    “不用谢,为你做什么都是我心甘情愿的,”柯蒂斯趁机表白了一把,“灵溪,你是个聪明的女孩,肯定知道我对你的心思的。”

    这话听得灵溪倍加尴尬,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也不是,只好扭脸看向车窗外,做出没听到的样子。

    柯蒂斯也不再提,踩下油门发动车子,朝着皇宫飞驰而去。

    他并不在意此时灵溪对自己的忽视,毕竟他确实比平时晚出现在她的身边,想要赢取佳人的芳心自然需要多些时间。

    不过他相信,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的。

    就像现在,他不是已经成功让灵溪坐在了他的副驾驶了么?

    总有一天,他会赢取到灵溪的真心,长长久久,心甘情愿地陪伴着自己!

    与柯蒂斯的满心踌躇不同,灵溪心里十分的纠结。

    她小腿被蛇咬到的地方变得越来越痛,也令她越来越思念起平顺来。

    灵溪甚至已经开始后悔起来,今天不应该突然升起来采摘艾草的念头,这样就不会被蛇给咬到。

    受疼倒是其次,想要关心自己的人不在身边,这才是最无助酸楚的。

    平顺啊平顺,你现在到底在哪儿?究竟知不知道我受了伤,很想见到你呢?

    灵溪心里怅然想着,头无力靠在汽车窗玻璃上,眼神里是藏不住的对平顺的思念。

    就在汽车火速赶往皇宫时,平顺终于帮楚凤仪整理好了W国的编年史。

    这些东西整理起来并不算太费力,平顺只用了大概两个小时,就完成了所有的编纂顺序。

    “你们按照我标记好的顺序,把这些东西重新装订归档,就可以的。”平顺将自己弄好的目录递给帮忙的两人,自己站起身离开了书库。

    外面阳光十分明媚,坐了好一会儿的平顺走出室外,惬意沐浴在眼光下,慵懒伸起懒腰。

    他已经在这里忙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灵溪有没有过来找自己玩。

    想到灵溪甜美的笑脸,平顺嘴角跟着扬起抹浅笑,大步朝自己的住处走去。

    他刚走两步,就看到柯蒂斯开着辆敞篷车,飞一般疾驰过来。

    真是有够烧包的!

    平顺无语摇了摇头,正准备大步离开,却突然看到柯蒂斯身旁,赫然坐着脸色有些苍白的灵溪!

    他登时顿住脚,认真看过去,这才发现灵溪岂止是脸色不好那么简单,简直就是面无血色,就像大病了一场似得!

    这些平顺可慌了神,大步朝柯蒂斯的敞篷车追了过去,大声喊着灵溪的名字,“灵溪,你怎么了灵溪?”

    柯蒂斯自然清楚听到了平顺的声音,不过他可不想停下来等平顺,而是将油门踩到最高,想要甩掉平顺。

    灵溪的小腿仍疼得厉害,正恍惚间,突然听到好像有人在喊自己,下意识问向正在开车的柯蒂斯,“刚才,是有人在喊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