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面对平顺的威胁,柯蒂斯只觉得后背蹿起一阵冷寒。

    他清了清嗓子,努力让自己硬着平顺阴鹜的目光,同样冷声道,“灵溪是我们W国的公主,保护她的安危是每一个国民的责任。不过这些,好像都跟你无关!”

    “滚!你最好别再激怒我!”平顺说着,抱着灵溪大步朝皇宫里的医馆走去。

    之前他还有些怀疑柯蒂斯的说法,不够在看到灵溪腿上被绑着的布条,以及布条下渗血的伤口后,顿时相信了。

    因为灵溪小腿上被咬到的伤痕,此时已经变成了渗人的黑青色。

    想到灵溪原本好好待在皇宫里,如今却要承受这样的无妄之灾,整个人陷入昏迷状态,平顺的心里就像燃起了熊熊怒火。

    他恨不得放火烧了整座皇宫,不过想到眼下最重要的是赶紧救治灵溪,就暂时压住满腔愤恨,快步加速往前走去。

    只是平顺刚抱着灵溪走了几步,就被匆忙追来的柯蒂斯给拦了下来。

    柯蒂斯伸手阻挡在平顺眼前,语气无比的霸道,“站住,我回来时已经联系了风习子,他马上就过来为灵溪治疗伤口。”

    “眼下灵溪已经陷入了昏迷,我没时间坐等在这里,他如果到了,你让他赶紧到医馆去找我们!”平顺根本不理会柯蒂斯的话,大步不停的继续往前走。

    柯蒂斯十分不满平顺的语气,再次拦在他面前,“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我让你老实待在这儿,等风习子过来。”

    ;“混蛋!”平顺暴怒吼出声,“灵溪的伤势十分严重,我一秒钟都等不了,必须从医生那里亲口确认她没事,我才会彻底心安,你给我让开!”

    然而平顺的话音刚落,柯蒂斯就同样黑沉着连顶了回来,“我今天也把话撂在这儿,你那儿都不能带她去,放眼整个W国,再没有谁的医术能比风习子更厉害的了!”

    两人很明显意见不已,看向对方的眼神里都充满了仇视的火花,随时随地都可能爆发!

    “我让你让开!不要再让我说第二次!”平顺说着,紧绷的右腿蓄势待发,下一秒就准备侧踢出去,直接踹断柯蒂斯的鼻梁。

    “我也说了,你必须留在这儿等风习子来,哪儿也别想带灵溪去!”柯蒂斯同样握紧拳头,随时准备朝平顺脸上来一拳,最好能打得他鼻梁开花!

    就在局势相持不下时,两人身后传来楚凤仪急匆匆走过来的声音,“刚才侍女来报,说你们吵起来了,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话音还没落下,楚凤仪人已经来到了平顺跟前,看到了被他紧拥着,依然陷入昏迷中的灵溪。

    “灵溪……她这是怎么了?”楚凤仪顿时紧张起来,下意识冲灵溪伸出手,想要看看她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她的脸色这么苍白?是受了伤么?”

    平顺拥着灵溪,嫌恶避开楚凤仪伸过来的手,语气冷漠如霜,“这些都要拜你所赐,如果不是你刻意支开我,让柯蒂斯陪着灵溪上山,她怎么会被毒蛇给咬到?”

    “被毒蛇咬到?”楚凤仪闻言,惊得倒抽一口冷气,身形跟着摇摇欲坠,几乎站立不稳。

    她怎么都没想到,早上还笑着跟自己讨论糍粑青团的灵溪,会被毒蛇给咬到。

    此时她无比担心着灵溪的安危,也没有时间去细品平顺话里的意思,接连不停问道,“灵溪她是被什么毒蛇给咬到的?严不严重,要不要紧?有没有把毒给吸出来?”

    平顺冷眼看向一旁的柯蒂斯,然后才转头看向楚凤仪,“这我就不知道了,你要去问他比较清楚些。”

    楚凤仪立即忧心忡忡问向柯蒂斯,“你倒是说啊,灵溪她到底被什么蛇给咬了?严不严重?你有没有把毒给吸出来啊?!”

    面对楚凤仪犹如炮轰般的质问,柯蒂斯一改之前的桀骜跋扈,羞愧低下了头,“她是被红冠蛇给咬到的,是我没有保护好她。不过我已经叫了风习子,他马上就会赶过来的。”

    “你先不要告诉我这些,我就问你,你有没有把灵溪中的蛇毒给吸出来?”楚凤仪威严瞪视着柯蒂斯,责问出声。

    虽然她有心想要撮合柯蒂斯和灵溪,但是如果在灵溪危难时,柯蒂斯不能挺身而出,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

    当年她曾经不小心被毒蛇咬到过,记得当时东方柯羽毫不犹豫,就低下头为她吸出来毒素。

    那样毫不顾忌自己危险的男人,最后还跟她分道扬镳,各自安好呢!

    如果柯蒂斯连这点都做不到,那么他根本没有资格去做灵溪的男朋友。

    她W国优秀的男孩子多了去了,柯蒂斯不行不要紧,只要灵溪喜欢上的,不是外向人平顺就好!

    楚凤仪心里的想法完全展现在脸上,柯蒂斯被她看得心虚,哪里还敢说出实话?

    之前在山上时,柯蒂斯不是没想过要先帮灵溪把毒素给吸出来。

    可是想到那条红冠蛇是剧毒毒蛇,柯蒂斯就有些不敢冒这个险。

    他承认自己确实很喜欢灵溪,但是还远远没到愿意为她付出性命的地步。

    如果灵溪能接受的感情也就罢了,现在八字还没有一撇,自己如果再因为为她吸毒撒手而亡,那可就亏大发了!

    不过面对着楚凤仪严厉的目光,柯蒂斯知道,如果自己这会儿摇头,那以后恐怕就别想再接近灵溪了。

    反正眼下灵溪已经陷入昏迷,相信就算以后醒来后,楚凤仪也不会再追问她这个问题的。

    柯蒂斯心思转的很快,这些念头只在一瞬间,就已然敲定了答案。

    他尽量摆出真诚的样子,郑重冲女王楚凤仪说道,“在山上我已经为灵溪吸过伤口里的毒素,现在残留在她体内的那些毒素,应该不会再有多少。”

    楚凤仪紧紧提着的心这才算稍微落下来些,她彻底长舒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风习子到底什么时候到?你赶紧再催催他!”

    “好,我这就给他再打电话!”柯蒂斯说着,掏出手机打给风习子,语气变得不耐烦起来,“你到底被堵在了哪儿?公主她中了蛇毒,已经陷入了昏迷!不要给我找那么多理由和借口,你就算是飞,也要给我飞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