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平顺都不敢低头看灵溪那双控诉的眼睛,扭头看向别处,残忍拒绝着灵溪的求情,“乖,风习子正在帮你祛出那些毒素,很快就可以过去了,你再忍一忍。”

    “可是我好痛好痛,一秒钟都忍不了,”灵溪疼得后背弓起来,满脸都是哀戚,“平顺,你帮帮我,不要让我这么疼,我真的好疼好疼啊。”

    面对着灵溪低泣的哀求声,平顺只觉得心脏像被一只大手紧紧攥住似得。

    他心痛又无奈地将目光投向仍在为灵溪放血的风习子,低声问道,“一定要让她保持清醒才可以么?可不可以把她敲昏过去?”

    风习子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些子伤口处,缓缓淌出的毒血看,脸上的表情十分凝重,“不可以,她必须保持绝对的情形,才能确保毒素跟着被排出。”

    灵溪一听这话,痛得只想当场昏过去,“拜托你们打昏我吧,我真的受不了了!打昏我,拜托了!”

    平顺心疼的将拳头握得咯吱作响,恨不得替灵溪承受这次的病痛,“可恶,那条该死的毒蛇,为什么不是咬在我身上!”

    风习子听得满头黑线,觉得平顺一定是急昏了头。

    要知道红冠蛇的毒性可不是好解除的,就算再担心灵溪,也不该蹦出这种愚蠢的念头啊!

    乌黑色的血顺着灵溪精致的脚踝往下滴,扑簌簌很快流了一小片,颜色却仍旧是令人作呕的深黑色。

    因为体内失血的缘故,灵溪的脸色格外的苍白,不过这些都远远比不过她脚踝处钻心的疼痛。

    她额头上的冷汗已经滚落满脸,气若游丝地仰头看着平顺,“平顺,打昏我,打昏我好不好,我真的……真的快撑不下去了。”

    平顺再也无法承受内心的煎熬,恶狠狠瞪视向风习子,“到底还要多久,不能一直这样任由她失血下去吧!”

    风习子缓缓摇头,“你不了解这种毒性的可怖,如果血液一直是乌黑色,她很可能要面临截肢……”

    “不,我不要,我不要被截肢,”原本痛到快要昏厥的灵溪,听到风习子的话,吓得整个人差点昏过去。

    她紧紧揪住平顺的衣袖,蔚蓝色的眼眸里写满了祈求,“不要,不要让他给我截肢,我不要做残疾人,不要!”

    “好好好,不要,不要,”平顺一个劲儿点头,不想灵溪情绪崩溃,语气无比坚定道,“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

    “嗯,千万不要让他给我截肢,”灵溪说出这句话后,又痛又害怕的她再也无法承受,彻底陷入昏迷中。

    “灵溪!灵溪!”平顺这下慌了神,大声喊着灵溪的名字。

    然而不管他怎么喊,灵溪始终双目紧闭,显然已经彻底昏厥了过去。

    这下可把平顺给吓得没了魂儿,刚才还运筹帷幄的他,此刻只知道慌乱地询问着风习子,“她昏过去了,现在要怎么办?怎么办!”

    风习子眉头紧皱,“赶紧把她抱回到房间里,先点上安神香,然后熬煮延缓毒性的补药,暂时只能这样。”

    “那蛇毒呢?蛇毒怎么办?”平顺怒目瞪视着风习子,恨不得直接给他一拳。

    他需要的是解药,能够医治灵溪身上蛇毒的解药,而不是什么狗屁安神香和补药!

    傻子都知道,那些什么香和补药,根本就是个心理作用罢了!

    风习子汗颜地垂下头,“老实说,我目前只有五成把握,所以……”

    不等风习子说完,平顺已经气恼打断他的话,“没有所以,如果你治不好她,我就拧断你的脖子!”

    说完,他眼神不善地瞪视向楚凤仪和柯蒂斯,声音冷肃到宛如自无边地狱刮过来的寒风,“还有你们,统统都要给她陪葬!”

    “够了!这里是W国的皇宫,我才是这里最至高无上的王,容不得你在这里撒泼放肆!”  楚凤仪被激怒,气冲冲瞪视向平顺,“你立即把灵溪给我放回房间里,然后让风习子医治,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你对我客气过么?只怕这会儿想杀我的心都有了吧?”平顺不屑白了楚凤仪一眼,不再理会她,抱着灵溪大步走向最近的宫殿。

    他的动作很快,却仍保持着绝对的平稳,不让怀里的灵溪跟着受到颠簸。

    楚凤仪和柯蒂斯虽然心里恨透了平顺,不过眼下灵溪的安危最重要,他们也就隐忍着没出声,快步跟在平顺身后。

    “快,快去准备安神香,然后按照风习子说的,去给公主熬制延缓毒性的解药!”楚凤仪一脚跨进宫殿,就高声吩咐着里面的侍女们。

    几名侍女立即领命下去,转眼走得没了人影。

    平顺将灵溪小心翼翼放在床上,风习子跟着过来,帮灵溪处理腿上的伤势。

    那些污血依旧是粘稠的黑色,情况并不乐观,再加上灵溪痛到昏迷,风习子只能暂时减缓鲜血外流的速度。

    平顺看着忙碌不停的风习子,连声追问着,“怎么样,有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

    风习子缓缓摇头,“之前我就说了,我只有五成的把握,红冠蛇是我们W国最剧毒的毒蛇,形势很不乐观。”

    “没有任何不乐观的,要么她安然苏醒过来,”平顺眼神狠戾,眼眸里带着几分染血的狰狞,“要么,你们全都跟着下去!”

    风习子只觉得后背寒凉一片,就像被死神的镰刀即将是收割似得。

    “我当然会尽力为她医治,”风习子说着叹息一声,“但是,能不能醒过来,只能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实在不是他学艺不精,身为W国的神医,他敢说放眼整个国家,都没有谁比他的医术更加高明的。

    可是这种蛇毒确实猛于虎狼,就算是他,也没有十成的把握。

    风习子说完,从随身的医药箱里,拿出了个专门装银针的小布包,“我暂时用银针帮她压制住毒性,然后去配置祛除蛇毒的汤药。希望海神保佑我们的灵溪公主,可以安然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