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每个国家都有着自己的信仰,但是从没有哪个国王,真真正正信服过那些泥塑的神像。

    那只是他们为了统率百姓的工具罢了,归根结底只是个心灵鸡汤,身为掌权者,从来不会被蛊惑到失态。

    楚凤仪的眼神逐渐哀伤起来,泪目看向静静躺在床上的灵溪。

    那是她唯一的独女,现在却被红冠蛇咬得奄奄一息,身为女王的她却一筹莫展。

    她的手里握着无上的权势,却只能眼睁睁看着独女被蛇毒侵蚀,生命逐渐流逝,整颗心痛得厉害,就像快被撕、裂了似得。

    如果有可能的话,她也想冲进瓢泼般的雨幕里,虔诚向海神跪拜祈祷。

    只要能让她的女儿灵溪苏醒过来,她楚凤仪以W国女王的名义起誓,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

    楚凤仪的念头打定,正准备跟着冲进雨幕中,就看到平顺从远处快速跑过来。

    他的动作很快,脚甚至都没有沾地,转瞬就已经来到了殿内。

    平顺过来时,自然看到了满脸悲伤的东方柯羽,不过他心里记挂着灵溪的安危,并没有时间跟东方柯羽多说什么。

    眼下,必须争分夺秒救治灵溪,多拖半秒钟都将是无法挽回的危机!

    见平顺从雨中冲进来,楚凤仪顿时黑沉下来,“谁准你进来的?出去!”

    她的声音格外的严厉,就差没有亲手将平顺给拽出门外,半眼都不想多看到平顺。

    平顺不急不躁,根本不理会楚凤仪,人已经大步来到灵溪的床前,弯腰握住她的手,“灵溪,我回来了,这次一定会令你苏醒的!”

    “放开她!”柯蒂斯立即近前,伸手想要将平顺给拽开,“风习子刚给灵溪敷上了蛇药,你不要在这里乱动灵溪,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楚凤仪跟着近前,“对,拿开你的脏手,不准碰我的女儿!来人,把他给我赶出去!”

    平顺握着灵溪的手,完全不理会身后两人的叫嚣,冲着怀里的紫水晶低语,“现在就看你的了,动作快点!”

    随着平顺的话音落下,原本揣在他怀里的那颗紫水晶,幽幽亮了起来。

    它似乎知道有外人在场似得,并没有从平顺怀里窜出来,就那样隔着平顺的衣服,放出了幽静的亮光,直达灵溪被红冠蛇咬住的伤口处。

    随着那抹蓝光的照射,原本被敷上膏药的伤口处,由之前的红肿,逐渐变得白、皙起来。

    楚凤仪和柯蒂斯站在平顺的身后,并没有发现这一切。

    风习子却是全程目睹了那道诡异的蓝光,惊愕地注视着平顺,“这……这……”

    平顺冲风习子眨了下眼睛,低声说道,“帮我保守住秘密。”

    风习子愣了下,很快点头,“放心。”

    他从来就不是话多的人,如今亲眼目睹了平顺怀里放出的蓝光,更是把平顺当成了深藏不露的神医。

    身为医者,见到技艺比自己更精湛的同行,风习子心中只有仰慕的钦佩,再没有别的想法。

    蓝光依旧幽幽照着,灵溪的伤口肉眼可见的在愈合着,就连上面贴着的膏药,都跟着变形干瘪,有想要剥落下来的迹象。

    风习子的眼睛瞪大更加厉害,看向平顺的目光中满是敬佩,简直不敢相信这样就能治疗伤口!

    平顺并没有多注意风习子的神情,他的目光始终锁定在灵溪的身上,密切观察着她的脸色。

    随着伤口红肿处的消退,灵溪原本苍白不已的脸色,跟着变得红润起来,就像睡着了似得。

    平顺这才彻底放下心来,轻轻拍了下胸口,示意怀里的紫水晶可以了。

    这一切说起来比较繁琐,其实过程十分的快,就发生在几秒钟内,甚至楚凤仪的话音都还没落下。

    柯蒂斯的手已经抓到了平顺的脊背,想要把他从殿内赶走,“出去,不要再来影响灵溪治疗伤口,风习子已经敷过了蛇药。”

    而随着楚凤仪的命令下达,殿内站着的侍卫也跟着走了过来,纷纷迎合着柯蒂斯,“请你出去,不要影响公主治伤。”

    平顺确定灵溪没什么大碍后,这才慢悠悠转过身,平静地看向脸色黑沉的柯蒂斯和楚凤仪,“灵溪的伤已经没事了,很快就会苏醒过来。所以你们最好安静些,不要惊吓到她。”

    “我当然知道灵溪会醒过来,因为之前风习子就已经为她敷好了蛇药。”楚凤仪凤目威严地瞪视着平顺,“现在这里不需要你,为了我女儿的健康起见,请你离开这里!”

    “没错,你留在这里并没有什么用,识相的最好赶紧离开!”柯蒂斯跟着恶言恶语,恨不得直接将平顺给赶出去。

    而殿外的暴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停了,淋得浑身湿透的东方柯羽走进来,哆嗦着牙齿问道,“灵溪是不是没事了,我的灵溪是不是就要醒来了?”

    然而并没有人回答他,大家的目光都放在平顺的身上,等着将他从这里赶出去。

    在这座大殿内,不管是楚凤仪还是柯蒂斯,以及那些垂手等候着命令的侍卫们,他们都知道,平顺并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就算是把他们全部的人都加在一起,也未必能够顺利将平顺给走。

    甚至如果惹恼了平顺,他们很可能都会跟着遭殃。

    因此大家虽然都满心不痛快,却谁也不敢先去捅这个马蜂窝。

    就在屋内气氛无比僵持时,风习子主动站到平顺身边,好脾气的为他说话,“你们都误会了,刚才如果不是平顺出现,灵溪公主的伤势肯定会继续恶化的。现在伤口已经明显结痂,这都是平顺的功劳啊!”

    风习子不说这话还好,话音刚落,就换来楚凤仪和柯蒂斯相继的嘲讽声。

    “呵呵,他的出现缓解了灵溪的伤势?他做什么了?是帮灵溪开药,还是为灵溪治伤,还是为灵溪把毒素给吸出来?”

    楚凤仪越想越生气,语气跟着变得尖酸刻薄起来,“念在之前他救了我的份儿上,我对他还客客气气。但是如果他再继续胡闹下去,就别怪我做事手段狠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