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灵溪看着近在咫尺的平顺,脸上下意识勾出抹笑容,然后拢上层茫然,“平顺,你怎么在这儿?”

    “灵溪,你终于醒了!”平顺欣喜地握住灵溪的手,脸上喜悦的神色几乎溢于言表,“我就知道,你一定会醒过来的。”

    “一定会醒过来?”灵溪眼中的茫然更甚,莫名其妙望着平顺,“难道我遇到了什么事,很可能会醒不过来?”

    “没有,这怎么可能呢?”平顺紧紧攥着灵溪的手,语气格外的温柔,“有我在,这种情况永远都不会发生的。”

    “灵溪,你终于醒了?这真是太好了!”楚凤仪惊呼出声,三两步走过来,伸手想要将平顺给挤开,“妈咪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你能醒来真是海神庇佑啊!”

    平顺半步不让,右手仍紧紧攥着灵溪的左手,只稍微往旁边挪了些,让楚凤仪稍微能看到灵溪。

    看到神情无比震惊的楚凤仪,灵溪愕然出声,“妈咪,为什么你们都这么看着我?难道我真的遇到什么不好的事了么?”

    “是啊,之前你去后山上采摘艾草,然后被剧毒无比的红冠蛇给咬到了。幸好柯蒂斯及时将你给送回来,不然后果简直不堪设想,你一定要好好谢谢人家啊!”

    楚凤仪语速轻快的将发生的事情讲了个大概,把所有的功劳都贴在柯蒂斯身上,对平顺却只字不提。

    灵溪并没有听出里面的不妥,微微皱了下眉头,这才想起自己昏迷前的事情,后怕地捂住了唇,“对啊,我好想被毒蛇给咬到了,当时好疼呢!”

    说着,她弯腰去查看自己被咬到的脚踝处,“那条长着红冠子的小蛇,就咬到了这儿……”

    灵溪的话音还没落下,眼睛就震惊地瞪大,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她明明记得自己被咬伤的地方青紫不已,怎么现在那里看上去没有半点异样呢?

    就连之前渗血的伤口,也只剩下浅到几乎看不到的两颗小白点,那是之前红冠蛇留下的咬痕。

    这……

    灵溪满脸都是震惊,如果不是被咬的人是自己,她简直要怀疑之前的被咬,是不是午睡时做的一场噩梦。

    “我……我真的被毒蛇咬到了?”灵溪心里疑惑的厉害,只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平顺。

    平顺用力握了握灵溪的手心,脸上笑得格外温暖,“那些都过去了,只要你现在好好的就行。”

    “你刚才一定很担心对不对?”灵溪却没有因此而释然,而是内疚地看向平顺,“刚才我陷入了昏迷,肯定害你担心了,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傻瓜,”平顺伸手揉着灵溪的发顶,声音里满是宠溺,“只要你好好的,其他都不重要。”

    楚凤仪看着眼里只有对方的彼此,微微皱了下眉头,硬是在中间插话起来,“灵溪啊,你现在有没有觉得那里有不舒服的地方?趁着有神医风习子在这儿,可以告诉他,让他再给你好好看看!”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就算是再蠢笨的人,也听出来了楚凤仪对平顺的排斥。

    她嘴里提起的不是柯蒂斯就是风习子,半点都不肯提平顺,其中的嫌隙十分明显。

    柯蒂斯眼睛转了下,知道自己表现的时候到了。

    他朝着灵溪走去,朗声关切道,“是啊灵溪,你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说出来,或者有没有什么想吃的东西,我马上就让人去做。”

    淋得浑身湿透的东方柯羽跟着凑近,不过想到自己浑身湿淋淋的,并没有再往前走,而是隔了几步远,跟着关切问道,“灵溪啊,刚醒过来可能没什么力气,你要不要躺下再好好歇歇?等养好了精神,再说说想要做些什么。”

    看着众人对自己的关切,灵溪自己不好意思地笑了。

    她记得自己之前因为被蛇咬伤而陷入了昏厥,不过现在既然已经醒来,应该就没有那么严重的。

    怎么大家看向自己的眼神,就像自己随时随地都可能撒手人寰似得呢?

    “你们不用这样紧张,我只是被蛇咬到,现在已经醒了,并没有那么严重的。”灵溪浅浅笑了,眉眼弯弯看向平顺,然后才将视线投向楚凤仪和东方柯羽,“放心吧,我好着呢,生龙活虎,都可以从床上跳起来。”

    说着,灵溪就掀开薄被子,真的准备从上面下来。

    平顺连忙摁住她的手,冲她缓缓摇头,“你呀,还是好好躺着多歇会儿吧,毕竟刚醒过来不久。”

    他深知自己那块水晶石的厉害,可就算再厉害,灵溪也是刚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必须静养才行。

    短时间内,他可不允许灵溪自由下床走动,免得疲累影响到身体。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平顺如此亲昵地握住手,灵溪不可避免地红了脸。

    “咳,”她轻咳了声缓解尴尬,然后将声音压低道,“我又不是陶瓷娃娃,没有那么脆弱,完全可以下来走走的。”

    “不行,”平顺板着脸,毫无商量的余地,“今天你那儿都不能去,安安心心躺在这儿,想要什么想吃什么都告诉我就好。”

    “可是……”

    灵溪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平顺直接打断,“没有可是,听我的,好好休息,乖。”

    他的语气格外宠溺,眼里盛着的温柔几乎要将灵溪给淹没,完全不在意周围还有诸多的围观者。

    楚凤仪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认为平顺简直目中无人,根本就没有把自己给放在眼里!

    她不满地翻了个白眼,然后慢悠悠道,“既然灵溪已经醒来,大家都退下吧,免得影响灵溪休息。”

    说着,楚凤仪威严的目光扫视向在场的每一个人,示意他们暂时离开殿内。

    柯蒂斯和风习子恭敬作了个揖,率先朝外面走去。

    东方柯羽接收到楚凤仪的目光,下意识看了眼灵溪,然后无声跟着楚凤仪走了出去。

    很快,这件寝殿里,就剩下灵溪和平顺两人。

    灵溪眼看着刚才还围满了人的寝殿,就剩下自己和平顺,那张粉红色的小脸更加红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