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659章一意孤行…

    就在平顺刚转过一个角落,准备拐向后厨房时,背后却传来道凌厉的寒风。

    刚才还神情悠然的平顺瞬间进入戒备状态,及时扭转身体,避开了那道袭来的劲风。

    “呼!”

    突然袭来的风失去了目标,拧身再度朝着平顺扑来,气势铺天盖地。

    平顺这才看清了袭击自己的是什么,不但没有再后退半步,而是上前直接将偷袭者抱了个满怀,“哈哈,豹儿,我就知道是你,专门玩这种偷袭的小把戏!”

    原来偷袭平顺的并不是别人,正是伴着平顺一同长大的豹儿。

    它早早就看到平顺过来,悄然尾随在平顺的身后,然后突然窜出来,就是想吓平顺一跳。

    哪知道平顺早就嗅到了它的气息,顺势避开它的突袭,反手将它给抱摁在地上。

    豹儿袭击不成,索性耍赖起来,用毛茸茸的头猛顶平顺,宽厚的爪子也压在平顺身上,不准他从地上起来。

    “好啦好啦,别闹了,灵溪她肚子饿了,我还要拿鱼饼给她吃呢。”平顺笑着揉了下豹儿毛茸茸的头,示意它让自己起来。

    听到去拿吃的,豹儿立即竖起耳朵,开心地歪了歪头,这才将平顺给放开。

    “你呀,几百斤撞过来,也不怕撞断我的老腰。”平顺伸手扶着豹儿,这才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拍着身上的青草,一边轻声埋怨着豹儿。

    豹儿显然听懂了平顺的意思,低下头轻轻拱起平顺的腿,大有再次把他给撞倒的意图。

    平顺连忙闪开,伸手安抚般轻拍着豹儿毛茸茸的脊背,“好了好了,怕了你啦,别闹,我带你去后厨拿好吃的。”

    然而豹儿这才却没有停下来,而是张开嘴巴咬住了平顺的衣角,拽着后退起来。

    平顺奇怪地眯起眼睛,“豹儿,你是想带我去什么地方?”

    豹儿轻轻点头,继续咬着平顺的衣服不松口,打定主意要让平顺跟着自己走。

    平顺养了豹儿多年,知道它肯定是有事才会这么做,索性点点头,“既然这样,走吧,我过去看看。”

    豹儿这才肯松开平顺的衣角,晃着尾巴朝着左侧去了,庞大的身躯在夜色中宛如只大猫,落地轻盈无声。

    平顺静静跟在豹儿后面,脚步同样轻缓无声。

    他知道,这时候豹儿执意要让他去看的,肯定是十分重要的事情。

    一人一豹在深夜的皇宫里穿行着,东拐西绕的,穿过了三道门,豹儿这才停下脚步,目光炯炯看着圆形拱门内的小院。

    平顺一路上都在注意着周围的动静,这才发现,豹儿领自己过来的地方,赫然是东方柯羽住着的那间佛堂。

    自从楚凤仪重新成为女王后,东方柯羽就没再回去过,而是搬到了皇宫里最僻静的佛堂,说要为楚凤仪和灵溪诵经祈福。

    对此平顺不置可否,毕竟这是东方柯羽和楚凤仪之间的私人情感纠葛,他到底是外人,不好插言。

    只是今晚,豹儿为什么要把他领到东方柯羽的住处呢?

    平顺收敛心神,并没有贸然走进去,而是学着豹儿的样子,隐蔽在黑暗中,静静注视着小院里的动静。

    “东方柯羽,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

    院内突然传来楚凤仪的声音,而且明显是压抑着愤怒的。

    平顺听得微微皱眉,心里更加奇怪起来,难道豹儿特意拉自己过来,就是为了听这两夫妻吵架的墙角?

    这样鬼祟的偷听,未免也太没有品了吧?

    就在平顺想要转身离开时,小院内传来东方柯羽的声音,“当然听到了,凤儿,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不能这么一意孤行,这样会害了灵溪的。”

    听到东方柯羽这句话,平顺抬起的脚步一僵,改变主意留了下来。

    他突然福临心至,猜测楚凤仪和东方柯羽嘴里讨论的,很可能是自己和灵溪的未来。

    这件事太重要了,哪怕是偷听墙角,他也要弄个清楚明白。

    尤其是今晚楚凤仪咄咄逼人的态度,难免令平顺不安。

    他需要的是楚凤仪为他和灵溪的祝福,哪怕没有祝福,至少不要从中作梗。

    不然的话,面对的是灵溪的亲生妈咪,会令他有些难办。

    别的人态度如何他都可以不在乎,却不能不在乎灵溪的感受。

    平顺稳住心神,将身形重新隐在暗处,默默聆听着楚凤仪和东方柯羽的对话。

    两人的身影之前被圆形拱门挡着,这会儿楚凤仪已经带着愤怒来到了东方柯羽跟前,眼神里带着独断专行的蛮横。她用手戳向东方柯羽,语气十分的尖锐,“你说我一意孤行?说我会害了灵溪?东方柯羽,这些全都是拜你所赐!如果不是你,我怎么可能会是今天这副尖酸刻薄的模样!

    ?”

    东方柯羽给控诉的眼神黯然,几乎站立不住。

    无论他有多少的自信,独独在楚凤仪面前,瞬间被打消的支离破碎。

    是的,楚凤仪说的没错,她的不安全感,她的猜忌和咄咄逼人,都是他一手造成的苦果!

    当年如果不是他识人不明,凭着楚凤仪往日宽松平和的性格,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尖酸刻薄。

    可是事实已经造成,哪怕悔断了肠子,也无法挽回丝毫。

    东方柯羽愧疚低下头,深深叹了口气,“唉,凤儿,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这辈子我做牛做马都无法补偿对你的亏欠。可是在灵溪的婚事上,你不能这么独断专行啊!”

    “我独断专行?哈,”楚凤仪嘲讽地冷笑起来,“你告诉我,我到底怎么独断专行了?”

    原来自从离开灵溪的寝殿后,楚凤仪挥退了风习子和柯蒂斯,就和东方柯羽就灵溪的婚事谈论了起来。

    只是两人明显话不投机,没说几句就吵了起来,这才惊动了从这里偶然路过的豹儿。

    如果换了别的动物,大概会漠视远去。

    但是豹儿可不一样,它清楚听到了平顺的名字,这才特意将平顺给引了过来。就像此刻,豹儿看看小院里的楚凤仪和东方柯羽,又将目光投向板着脸的平顺,无趣地将头埋在毛茸茸的前爪里,无聊地舔着身上的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