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660章 我必须为她考虑好一切…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660章我必须为她考虑好一切…

    而那座佛堂小院里,东方柯羽正在据理力争,“凤儿,灵溪已经是大姑娘了,她有自己的想法和意见,你不可以问都不问她,就想把她指婚给柯蒂斯。”

    “为什么不可以?”楚凤仪始终仰着下巴,给人高高在上的感觉,“我是W国的女王,说出去的每一句话都是圣旨,所有人都必须无条件服从!”“可是你还是灵溪的亲生妈咪,你要兼顾她的幸福啊,”东方柯羽耐心解释着,“婚姻大事不能这么草率,你为她赐婚之前,至少也应该询问清楚灵溪的意见,万一她对柯蒂

    斯没有什么好感呢?”“她还小,不懂什么是真正的生活,我必须为她考虑好一切!”楚凤仪仍用着不容反驳的语气,气冲冲道,“在我看来,再没有比柯蒂斯更优秀的人选了。婚姻不易,我认为

    唯有柯蒂斯,能够为灵溪带来幸福。”“可是那是你以为啊!万一她不喜欢柯蒂斯,喜欢的是平顺呢?”东方柯羽不赞同地摇头,将自己的直觉说出来,“虽然灵溪没有跟我说过这些小心思,但是我从她的目光中

    ,发现她看到平顺时眼里盛着的是发自内心的欢喜。眼神是骗不了人的,如果说她真的对谁动心的话,那个人只会是平顺。”

    东方柯羽的话令楚凤仪有些下不了台,气恼跺了下脚,“你会看什么眼神?如果真的有那个本事的话,又怎么会被假的绿翘蒙混过关,被耍猴似得骗了整整十三年!”

    “这不一样,凤儿,你是在强词夺理!”任凭东方柯羽再好的脾气,在面对楚凤仪的嘲讽后,仍是被气得不行。

    他明明竭力想要楚凤仪看清楚真相,她却只顾着胡搅蛮缠,将所有的事都绕在一起。

    小院内两人争吵成一团,谁也说服不了谁,压根没注意到隐藏在暗处的平顺和豹儿。

    豹儿早就听得哈欠连连,没精打采用前肢搂着毛茸茸的头,眼睛早就没趣地闭上。

    平顺也懒得再多听下去,心里记挂着去后厨给灵溪拿吃的,免得她饿的太久。

    反正听来听去,楚凤仪的意思已经十分明显,她不仅对平顺有敌意,还有心想要撮合灵溪和柯蒂斯。

    对楚凤仪这种乱点鸳鸯谱的行为,平顺心里十分的厌烦。

    尤其是看到她毫无女王仪态地指控东方柯羽,平顺更是觉得她当年被绿翘冒名顶替,并不是没有根源的。

    他懒得再听下去,无声朝着后厨的方向走去。

    豹儿眼看着平顺离开,跟着从地上站起,甩着尾巴悄然跟上。

    楚凤仪仍在专心跟东方柯羽争论,丝毫不知道他们的对话,却都被平顺听了个一清二楚。

    平顺走得飞快,很快离开了东方柯羽佛堂的小院。

    他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表情,只是眉头微微皱着,很快来到后厨,帮灵溪拿了吃的。

    等他折返回去时,并没有再经过佛堂的小院,而是绕路直接去了灵溪的住处。

    一路上平顺都没有发出声音,直到推开灵溪寝殿的门,脸上瞬间绽放出灿烂的笑。

    对他而言,这世间其他一切都不重要,唯有灵溪才是最值得他珍视的瑰宝。

    他不介意任何人对自己的目光和看法,楚凤仪做什么打算都无所谓,他要做的,就是将养好灵溪的身体,然后带着她离开这里。

    心里打定这个主意,平顺并没有将任何想法展露出来,将温热的食盒轻轻放在灵溪面前,声音无比温柔,“饿坏了吧?我是不是去的太久了些?”

    “没有,还好啦。”灵溪笑着摇头,轻轻翕动着可爱的鼻头,“嗯,好香啊,闻到这个味道我还真的有点饿了呢!”

    “那就快点来垫肚子,”平顺连忙打开食盒,将里面盛着的鱼饼和清粥都摆在灵溪的面前,“可不能让我们漂亮的灵溪公主饿着呢!”

    “讨厌,”灵溪伸手轻打了下平顺,低下头慢条斯理吃起东西来。

    平顺坐下来,静静打量着灵溪专注吃饭的俏模样,只觉得此时岁月静好,想让时间永恒定格在这一刻。

    眼前的女孩就像山间最轻灵的风儿,温温柔柔就能吹拂走他心中的烦躁,是他这辈子唯一的执念。

    他可以放弃任何名利和地位,唯有眼前的可人儿,是无论如何,都绝对不会拱手让人的!

    这是他命中注定的姻缘,早就刻在三生石上的情劫,哪怕不被灵溪的生母认可,他也绝对不会退让半步!

    平顺心里这么想着,眼神不免冷沉下来。

    他不管楚凤仪会不会耍什么手段,那颗想要带走灵溪的心都无比的坚定!

    灵溪正慢悠悠吃着东西,突然觉得平顺看向自己的目光似乎有些异样。

    “怎么了?”灵溪顿住筷子,俏皮地冲他吐了吐舌,“是不是我只顾着自己吃,你不开心了?”

    看着笑脸娇俏的灵溪,平顺阴鹜的心情瞬间一扫而光。

    他低下头,直接将灵溪筷子上夹着的小半口鱼饼给吞进肚里,然后才嚼着点头,“是啊!嗯,味道还真的蛮不错。”

    灵溪愕然了两秒,呆呆看着自己握着的筷子,本来就白里透红的小脸,这下更加红的厉害。

    刚才平顺吞掉的,是她吃剩下的鱼饼,上面还带着她的口水呢……

    灵溪想到这儿,又羞又窘,一颗心儿也像上了发条似得,扑通扑通狂跳的厉害。

    室内的气氛悄然变得热乎起来,灵溪顿了好一会儿,才从喉咙里挤出句话,“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后面的话,她怎么都不好意思说出口,仍无法自然地接受平顺吃自己吃剩东西的事。

    看着神情扭捏的灵溪,平顺刚开始并没有明白她是因为什么而害羞。

    直到看到灵溪的视线始终呆呆锁定在她手中的筷子上,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他最喜爱的小女人,是在因为这点小事而害羞。“这有什么呢,我又不是没有尝过你的口水,”平顺轻声笑着,右手轻轻扣住灵溪的后脑勺,将她往自己身边带了下,然后快速偷了个香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