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个吻犹如蜻蜓点水,平顺意犹未尽地舔了下唇,“唔,这样似乎有点太草率。”

    说着,他索性整个人贴过来,毫不犹豫地吻住满脸愕然的灵溪。

    灵溪只觉得脑海里一阵空白,明明前一秒她还在控诉着平顺的胡闹,下一秒就被就觉得嘴巴碰到了什么东西。

    等反应过来,才知道自己牢牢贴在了他早有预谋的嘴巴上。

    突如其来的吻令灵溪有些惊慌,只觉得嘴上荡漾开一波波沁人心脾的凉意,就像是轻盈的雪花飘落在沸腾的火山上似得。

    灼热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夺去她所有的意识,就连呼吸也跟着被掠夺。

    他的唇舌霸道无比,辗转厮磨搜刮着每一寸角落,烙下独属于他的气息,蛮横又温柔,就像火花般在灵溪的四肢百骸泛滥开来。

    她懵懂睁着纯净的蓝色眼眸,看着近在咫尺的平顺,完全任他予取予夺,甚至都忘了该怎么去呼吸。

    眼前的这个男人,理所当然地搜刮着她的一切,宛如掌控万物的至高无上君王,凌然的眼神里却盛满了小心翼翼的温柔,如此矛盾却又令人心生一股莫名的悸动。

    这份悸动在灵溪的体内四处游走,支配着她所有的思绪,只剩下最笨拙的回应,任由温润炙热的唇舌紧紧压迫,被渡过来的柔、软撬开牙齿,触舔到馨香灵巧的舌……

    平顺动、情拥吻着眼前紫丁香般的女孩儿,恨不得把整副灵魂都投入进去。

    他们的身体贴合在一起,脸靠的很近,几乎能够看到彼此脸上那细致柔、软的绒毛,嗅到彼此鼻息间喷出的独特气息。

    呼吸悄然变得灼热起来,在空气中无声燃烧着,几乎将整个房间都给点燃。

    此时此刻,语言变成了最苍白不过的东西,擂鼓般的心跳声主宰一切,奏出这世间最美妙的旋律。

    窗外夜色正浓,静寂无声,都舍不得打破屋内这甜蜜温情的气氛。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直吻得灵溪险些窒息,平顺才笑着放开那被他蹂、躏惨了的唇瓣,声音沙哑道,“呼吸,宝贝儿,被忘了呼吸。”

    他的骤然撤离,终于令灵溪混沌的神智得以清醒。

    灵溪深深吸了口气,才终于拯救了疲惫到快要干涸的肺部。

    她呼吸着微凉的新鲜空气,脸上身上烧得快要爆炸,还要顶住平顺虎狼般的凝视黑眸。

    他的目光太过狂野,有种即将捕猎的凶狠,令灵溪觉得自己就像无助的猎物,随时随地都会被他给扑倒。

    “咳咳,”灵溪轻轻咳嗽了声,努力让自己稳住情绪,语气里带着几分局促,“明明……明明是我饿了……”

    她本想控诉平顺,自己吃饭吃的好好的,却被他给搅合,几乎成了被吃的那个。

    平顺宠溺地看着灵溪,大手欢快地理着她柔、软的秀发,“对啊,你饿了,我也饿了。”

    灵溪的脸更红了几分,娇嗔横了个白眼送给平顺,鼓着腮帮子指控出声,“不跟你说了,你明明在胡搅蛮缠,我饿了,要吃东西,不理你了。”

    “好好好,你先吃点东西,等你吃饱了,我们再来正式我饿了的问题。”平顺慢悠悠说着,声音仍是带着几分沙哑。

    刚才他已经动了情,这会儿某处渴望的厉害,恨不得直接将灵溪给扑倒,吃个一干二净。

    不过再怎么渴望,他都绝对地尊敬灵溪,在没有征得她同意前,哪怕他憋到爆炸,也绝对不会多动她半根手指头,最多狠狠吻一遍解馋罢了。

    灵溪又好气又好笑,懒得再跟平顺理论,眼前的东西也再难吃的下去。

    “算了算了,我也差不多饱了。”灵溪说着,将手里的筷子收起来,“外面很晚了,我也该休息了。”

    平顺把桌上的东西整理好,却并没有要离去的意思,走回来定定看向灵溪,“确实很晚了,我觉得我也应该早点休息才对。”

    灵溪好不容易才恢复过来的脸色再度烧起来,不自然地绞着手指,“你想休息就回去休息,干嘛要告诉我?”

    平顺直接坐在床上,打趣看着灵溪,“当然要告诉你啊,只有征得你的同意,我才能顺理成章地留下来不是?”

    “流氓,”灵溪轻斥了声,转过头不跟平顺对视,“别闹,很晚了,你应该回去了。”

    平顺却不给她躲避的机会,直接伸手握住她柔嫩的小手,把它贴在自己依旧擂鼓般的心口处,“灵溪,你舍得让我就这么回去么?听,这里正因为想你跳的厉害呢。”

    灵溪的手被平顺硬摁在他心口处,能够清楚感受到他强有力的心跳声。

    “咚咚,咚咚咚。”

    这有节奏的心脏狂跳声,就像最甜蜜的恋歌,听得灵溪忍不住唇角上扬,心儿跟着小鹿撞似得狂跳。

    恋人间的对视总是最甜蜜的,不过就算如此,灵溪依旧没有失去应有的矜持。

    她将手从平顺胸前抽回来,抿唇摇头道,“不行,很晚了,你要回去休息才行,我也该休息了。”

    然而她的话音刚落,平顺已经揽住她的腰身,直接将她给拥着躺了下来。

    陡然的翻天覆地令灵溪惊呼出声,下一秒已经躺在平顺坚实的手臂上,被他抱着一起躺在床上。

    她生怕平顺会再做出些什么张狂的事来,紧张到小脸都白了,声音也跟着悄然发颤起来,“你……你不可以胡闹。”

    “当然,”平顺拥住灵溪,就像抱住了全世界般安逸,语气前所未有的满足,“放心好了,我只想拥着你好好睡一觉。”

    灵溪仍是不敢轻信平顺的保证,怀疑地凝视着他帅气的侧脸,“真的?”

    “当然是真的,”平顺看着狐疑的灵溪,突然升起想要逗、弄她的心情,坏笑着凑到她脸旁,轻轻冲着她精致的耳垂吹气,“当然,如果你想要让我做些什么的话,我一定不会拒绝。”

    “谁会让你做些什么坏事,臭流氓。”灵溪立即飞给平顺一个白眼,试了几下挣不脱平顺的桎梏,只好无奈闭上了眼睛,“无赖,你不打算离开就算了,但是不要再想着打坏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