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说着,她就飞快朝洗手间跑去,准备收拾下自己如今引人遐想的仪态。

    知道的明白她只是跟平顺共处一室而已,不知道的,还以为昨晚她跟平顺偷偷做了什么坏事呢!

    平顺好心情的从床上下来,慢悠悠来到洗手间前,斜靠在墙壁上,这才痞气挑了挑眉,语气清朗愉悦,“我能对你做什么?你可别冤枉我,我是清白的。”

    灵溪正对着镜子洗脸,越看自己那红到滴血的唇瓣越生气。

    这会儿又听到平顺慢悠悠的话,更是气不到一处来。

    她猛地拉开门,顶着还沾着水珠的脸控诉起来,“胡说!你要是没对我做什么,我的嘴巴怎么会肿成这样?难不成被蜜蜂给蛰的么?!”

    看着怒冲冲的灵溪,平顺就觉得自己看到了张牙舞爪的羔羊,乐得眉飞色舞起来。

    他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点在灵溪唇瓣上,一脸的无辜,“你的嘴巴肿了?为什么我没有发现呢?”

    灵溪刚刚在洗脸,又顶着凉水,冷不防被平顺的手指放在唇上,就像被烙铁烫到似得,连忙扭头避开。

    “讨厌!”

    她轻轻吐槽了句,然后重重关上门,没好气的洗漱起来。

    平顺站在门外不急不恼,依旧斜斜依在墙壁上,心情十分的舒畅。

    他扬眉看向窗外,觉得外面的天气十分不错,是个十分适合郊游的好日子。

    灵溪并不知道平顺愉悦的心情,气鼓鼓洗漱着,足足过了二十多分钟才从里面出来。

    等她收拾好自己推门出来,才发现平顺已经不在房间里。

    灵溪环顾了一圈,也没看到平顺那犹如偷腥得逞的猫儿似得笑容,心里有点怅然若失。

    老实说,她一睁开眼就看到平顺,心情还是无比愉悦的。

    就是那个家伙脸上的笑实在太欠揍,令她只想板着脸跟他闹别扭,好煞煞他眼角眉梢里那怎么都遮掩不住的得意。

    只是等发现人突然不在跟前,灵溪又觉得心里有些空落落的,就像心口那儿被人掐走了一块儿似得,闷闷的不太舒服。

    她正打算出门去找平顺,就看到平时照顾自己饮食起居的侍女走了过来。

    侍女远远就开始给灵溪行礼,然后无比恭敬道,“女王让我来看公主起了没?然后顺便问问你想吃什么早餐。”

    “起了,妈咪已经在等我了么?”灵溪开心笑出声,快步朝外面走去,“那我快些过去,别让她等急了。”

    “是,公主请跟我来。”侍女说完,就转身走在灵溪前面,低眉顺眼帮她领路。

    灵溪刚走两步,突然顿住脚,“对了,你刚才进来时,看到有人从我这里出去没有?”

    她本来想直接问问侍女,有没有看到平顺从这里走出去。

    不过想到昨晚平顺偷偷在这里的住处睡下,被人知道总是不太好,就换了个说词。

    那名侍女茫然摇头,“没有,我过来时并没有在路上见到别人,是不是有人误闯入了公主的寝殿?我这就去派人去搜捕。”

    “不用不用,”灵溪连忙摆手,生怕这名侍女真的小题大做去喊侍卫过来。

    如果到时候众人一通搜寻,反而弄得更加尴尬。

    可能平顺就是听到有侍女过来请自己,为了自己的名声着想,才刻意躲避了起来吧。

    灵溪心里这么想着,并没有再细究,扬声催促起带路的侍女,“走吧,别让妈咪等急了。”

    “是。”这名侍女领命,快步朝女王居住的宫殿走去。

    灵溪跟在这名侍女身后,两人一前一后离开,身影很快消失在寝宫的拐角处。

    等她们走得不见,平顺兴冲冲捧着一束娇艳欲滴的鲜花,大步走进灵溪的寝宫,迫不及待想要将还带着露水的鲜花送到她跟前。

    原来刚才灵溪洗漱的时间,平顺闲着也是闲着,看到窗外鲜花开得娇艳,忍不住翻出去采了一大束回来。

    只是等他兴冲冲捧着鲜花回来时,才发现寝殿里已经没了灵溪的身影。

    平顺的笑容僵硬在脸上,生怕灵溪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随意将那束花放在桌上,大步走出去寻找。

    自从昨晚听到楚凤仪和东方柯羽的对话后,平顺就知道楚凤仪对自己别有看法。

    原本他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但是灵溪的突然不见,令他顿时紧张起来,生怕楚凤仪又生出别的法子,强行将灵溪跟那个可恶的柯蒂斯送做一对。

    而平顺的猜测并没有错,灵溪随着那名侍女来到楚凤仪的寝殿里,就看到柯蒂斯已经站在了原地。

    对于,大清早就出现在女王寝殿的柯蒂斯,灵溪有些奇怪。

    不过她并没有多问,而是用疑惑的目光扫了下,然后轻轻点头算了打了个招呼。

    等做完这些,灵溪这才走向楚凤仪,笑着向她请安,“妈咪,这么大早喊我过来,是不是想灵溪了?”

    看着笑容甜美的灵溪,楚凤仪的心情十分不错。

    她张开手臂,将灵溪拉进自己怀里,这才不紧不慢道,“是啊,昨天你中了蛇毒,妈咪吓得几乎没了半条命。今天刚一睁开眼睛,就想好好看看你。”

    灵溪也知道自己昨天被毒蛇咬伤的惊险,下意识出声宽慰楚凤仪,“没事的妈咪,我现在不是已经好了么。”

    说着,她特意在楚凤仪面前转了个圈,确认自己身体并没有什么大恙,“你看,我现在好好的,一点问题都没有,昨天是我不小心,害妈咪担心了。”

    “傻孩子,做父母的哪有不为自己儿女操心的呢?”楚凤仪说着红了眼圈,至今认为灵溪昨天中毒的事心有余悸。

    她在外面颠沛流离那么久,如今归来,偌大个皇宫却只剩下灵溪而已,难免将灵溪看得很重。

    这也是楚凤仪排斥平顺的根本原因,她只要一想到平顺会将灵溪从自己身边带离,心就像被揪住似得疼。

    眼下她只剩下灵溪而已,坚决不允许任何人将她的灵溪夺走!

    这种偏执几乎逼疯楚凤仪,她昨晚才会跟东方柯羽争执了很久,甚至行为举止都跟着陷入癫狂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