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楚凤仪大打感情牌,令灵溪有些无措起来。

    她不是不知道楚凤仪这些年过得艰辛,也想让她过得轻松舒适些。

    可是这些,跟自己的感情生活根本不能混为一谈!

    “妈咪,我知道,我都知道,”灵溪为难地红了眼圈,“我也想早点让你享享清福,可是,可是我不能接受柯蒂斯,我们根本不合适。”

    “灵溪!”楚凤仪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你不要这么任性!身为W国的公主,你注定了是未来W国的女王!不出三五年,我就会把整个王国交到你的手上,唯有柯蒂斯才是你最好的选择!到时候他可以帮你守护整个王国,保护W国风调雨顺!”

    这么大的帽子压下来,令灵溪当场楞住,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的妈咪会变得那么严厉。

    之前灵溪见到楚凤仪时,无论在什么地方,楚凤仪脸上都堆着和蔼慈祥的笑。

    唯独今天,她冲灵溪说话的口气不再是一位母亲,而是咄咄逼人的冷面君王!

    如果楚凤仪仍旧打着感情牌,灵溪还可能会纠结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如今楚凤仪摆出上位者的冷酷,令灵溪那股子逆反心理跟着掀动起来。

    她深吸口气,索性说出心里真正的想法,“妈咪,我是W国的公主不假,可是首先我是个活生生的人,有着自己的喜好和性格。我跟柯蒂斯之间根本没有任何感情可言,你为什么非要逼迫我跟他相处呢?强扭的瓜不甜!”

    “你!”楚凤仪顿时来了火气,吃惊地瞪视着灵溪,“混账!这是你身为公主,应该对我说话的态度么!”

    “没错,我是公主,但是首先我是你的女儿,我也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

    灵溪据理力争,“我心里喜欢的人是平顺,如果真要嫁人,我只想嫁给他!他才是我爱上的男人,除了他之外,任何人我都不会考虑的!”

    “放肆!”楚凤仪被气得脸都青了,怒不可遏道,“你首先是个公主,注意你说话的仪态和措词!什么他才是你爱上的男人?你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根本不需要去爱任何人,只需要被爱,享受他们的崇敬就好!”

    “所以这就是你当年嫁给父亲的态度?这才是导致他十多年真假不分的根本原因吧?”灵溪被楚凤仪的蛮不讲理气得口不择言起来,“因为他根本就不敢向你提出任何质疑!哪怕他心里有所疑惑,也因为怕冒犯你的尊贵,选择了隐忍妥协!”

    这些话像刀子似得,狠狠戳进了楚凤仪的心口,令她瞬间脸色苍白,几乎站立不住。

    她一直在怨恨憎恶,心里塞满了无边的仇恨,认为完全是因为东方柯羽的忽视,才导致自己被绿翘冒名顶替了多年。

    可是如今听灵溪这么一说,就好像是拨云见日,令她有种突然顿悟的错愕。

    难道就是因为自己一直维持着高高在上的女王仪态,不允许任何人肆意亲近,这才使得东方柯羽都不敢提出怀疑?

    不!

    不是这样的!

    楚凤仪慌乱的摇头,她绝对不会承认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才造成了当年的种种!

    受了整整一十三年的颠沛流离的那个人是她,她才是受害者,怎么能把错误推到她的头上呢?!

    之前东方柯羽被绿翘那个女人给蛊惑也就罢了,现在就连自己唯一的女儿,居然反着来指责是她的错?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明明她才是受伤最重最痛的那一个啊!

    她失去了本应为能够相依到老的爱人,现在又被独女横加指责……

    楚凤仪的眼睛悄然蒙上泪水,内心酸楚不已。

    为了不让自己失态,楚凤仪狠狠攥着自己的手,深吸口气后,这才狼狈看向灵溪,出声厉斥道,“灵溪,你太令我失望了!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根本毫无公主仪态!跟街上那些跳脚的泼妇有什么不同?”

    灵溪刚开始还有些懊恼,后悔自己不该冲命运多舛的妈咪说这么多。

    尤其是看到楚凤仪眼眸悄然泛红,分明是在隐忍着泪意时,她更是恨不得把刚说出口的话给收回来。

    不过这种懊恼并没有持续多久,在楚凤仪再次出声厉斥时,灵溪只觉得心里涌起一阵阵悲凉。

    当年她跟着兰姨住在迷雾谷林时,因为年纪小,经常哭着闹着想要见到妈咪。

    那时候的她以为,自己的妈咪就是全世界最好的天使,有着这世上最平和宽宏的笑,是全世界都比不上的完美妈咪。

    可是如今,当她多年后归来,重新站在楚凤仪身边,才终于明白,儿时的幻想说到底,也终究只是幻想而已。

    她的妈咪并不是完美无缺的天使,她也有着普通人一样的脾气,甚至还有些蛮不讲理。

    甚至她考虑任何事都是先从王国的利益出发,而不是像寻常的妈咪那样,只需要自己的儿女过得幸福就好。

    原来生在帝王家,就连这么简单的愿望,都变成了奢侈。

    在享受着锦衣玉食的同时,却又被所谓的江山百姓限制了未来,这才是世间最大的悲哀吧!

    灵溪再次深吸口气,将鼻腔里所有的酸涩都咽下,然后泪眼婆娑看着楚凤仪,冲她说着心里话,“妈咪,我真的希望你想起我时,能首先想到我是你的女儿,而不是我公主的身份,真的。”

    哽咽了下,灵溪压下冲口而出的哭腔,努力让语气维持在正常状态,“从我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兰姨生长在迷雾谷林里,对金碧辉煌的皇宫已经有些记不清了。不过我还是做梦都想回来,只因为这里有生我养我的妈咪,有我的家。”

    楚凤仪听得心酸,忍不住冲灵溪伸出手,想要将她拥入怀里,“灵溪……”

    “不,妈咪,你先听我说完,”灵溪摇头拒绝了楚凤仪的拥抱,往后退了半步,跟楚凤仪拉开了距离。

    她现在心里憋着无数的心里话,掏心挖肺想要告诉给楚凤仪知道,好让她明白自己的心情。

    “妈咪,这些年其实我被兰姨照顾的很好,并没有受过什么委屈,就是迷雾谷林里有些孤寂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