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灵溪被突然逼近过来的柯蒂斯吓了一跳,本能后退了半步,拉开两人间的距离,“不是,感情并没有先来后到,不是你想的那样。”

    “可就是你该死的先遇到了他,才会偏执到不愿意再接受任何的爱意。”柯蒂斯近似低吼,声音里带着不情愿的克制,“这对我不公平灵溪,你至少该给我点公平竞争的机会,而不是直接否决掉我所有的真心!给我次机会,哪怕输,也让我输的心甘情愿,好不好,算我求你?”

    灵溪定定看着柯蒂斯,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柯蒂斯用这种语气来说话。

    在灵溪的印象中,柯蒂斯向来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

    如今在她眼前的柯蒂斯,却像个茫然无措的孩子,执着的想要从她手里讨要到糖果。

    灵溪知道,自己不应该毫无原则的让步,这种事应该果断拒绝,才是最明智的解决办法。

    可是在她看到柯蒂斯眼眸里含着的痛苦眸光时,无奈地叹了口气,“柯蒂斯,你这又是何苦呢?我的心已经被平顺俘获,再也容不下别人。”

    “还没有!至少还没有彻底俘获!”柯蒂斯固执地摇头,以十分肯定的语气道,“如果你真的被平顺所俘获,刚才女王要求你嫁给我时,你眼里就不会闪现出茫然无措的光,而应该是当场愤怒。”

    灵溪愕然愣住,“有吗?”

    她只记得自己刚才十分生气,然后跟楚凤仪吵了一架,至于具体的细节,她还真有点记不太清楚了。

    “有!你刚才的眼里充斥着茫然,因为连你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该如何是好。”柯蒂斯重重点头,以无比肯定的语气继续说着,“灵溪,拜托你不要拒绝我,给我个公平竞争的机会!就算,就算是为了报答我之前救你的情谊,你都不敢对我这么决绝。”

    刚才在女王的寝殿里,柯蒂斯将灵溪的神情举止全部尽收眼底。

    他知道眼前的女孩喜欢的是平顺,可是哪又怎样?

    既然灵溪是他这辈子唯一动心的女孩,他就会用尽全力去争取,而不是做什么谦谦君子!

    在一切尚未尘埃落定前,他就还有争取的机会。

    毕竟在柯蒂斯的字典里,幸福是要靠自己争取的,而不是靠什么天意缘分,那都特么是  扯淡!

    他就是喜欢眼前的灵溪,不管她的身份是公主还是侍女,他只喜欢她这个人,发了疯一般想要把她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看到、。

    所以他才坚持胡搅蛮缠,哪怕以救命之恩要挟,也在所不惜!

    比起能娶到灵溪的莫大幸福,这点小手段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灵溪被柯蒂斯说的词穷,又被他用救命之恩压着,郁闷的眉头高高皱了起来,“柯蒂斯,你怎么能这样,我们之间真的没什什么可能的。”

    “我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灵溪,在没有撞到头破血流前,我是不会放弃追求你的!”

    柯蒂斯沉声说着,目光炯炯看着灵溪,“在这里我要郑重告诉你,从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你,跟你的身份毫无关系。就算以后我展开的热烈追求,也是因为我心中的那份喜欢,而不是因为你公主的地位。这点我希望你能记住,喜欢你,从来只是只跟你这个人有关而已。”

    “你的喜欢我承受不起,柯蒂斯,你何必执着在我身上呢?明明还有那么多女孩子。”灵溪急了,摇着头希望柯蒂斯能改变主意,“我是不会改变主意的,我的心,早就被平顺给偷走了。”

    “那我就把它从平顺那儿偷回来,灵溪,我要向你证明,我绝对不比他差!”柯蒂斯自信撂下这句话,右手握拳,郑重瞧着自己的心口处,“灵溪,我的这里只为你而跳动,为了让它能正常存活下去,我必须为了自己而战!而你,值得我付出任何代价。”

    眼看着劝不了柯蒂斯,反而越说他越认真,灵溪真想当场昏厥过去。

    她真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了,明明昨天一切都还好好的,怎么一觉醒来,全部都变了样子呢?

    如果有可能,她真的想这些都没有发生,她还过着无忧无忧没心没肺的日子,自由自在,心里毫无负担。

    就在灵溪愁眉不展时,担心她的平顺终于找了过来。

    “灵溪,我到处在找你,你怎么在这儿?”平顺说着走过来,看到站在灵溪身边的柯蒂斯时,不悦地皱起眉头。

    看到平顺出现,灵溪脸上的愁容瞬间一扫而光。

    她欣喜地看向平顺,声音都跟着变得甜美起来,“我刚才过来妈咪这边,出来时忘了告诉你。”

    “调皮,”平顺三两步走到灵溪身边,单手揽住她的腰身,直接将她锁进怀里,更是在向柯蒂斯宣告主权。

    别人怎么想的他不在乎,单手柯蒂斯对灵溪的心思,平顺却比任何人都门儿清。

    他可不喜欢这个粗鲁的家伙,如果有可能的话,甚至不想让灵溪多跟柯蒂斯说半句话。

    平顺看柯蒂斯不顺眼的同时,柯蒂斯也是同样嫌弃平顺的。

    他看到平顺出现,刚才还含笑的脸色转为阴沉,不悦地冷哼,“某些人已经被嫌弃了,就不要再自我感觉良好了吧。”

    平顺听出柯蒂斯话里有话,直接扭头问向灵溪,语气格外的温柔,“灵溪,你刚才听到有人在放屁么?啧啧啧,好臭啊!”

    “啊?”灵溪当了真,仔细转了圈,并没有任何发现,“真的么?可是我并没有听到,也没有闻到臭味啊!”

    “哈哈哈,”平顺朗声大笑起来,将灵溪搂得更紧,“这种不雅观的事,你还是不知道为好,走吧,我们回去。”

    说着,平顺就拥着灵溪准备离开,根本连眼神都没忘柯蒂斯身上投过。

    他毫不遮掩的蔑视惹恼了柯蒂斯,气得他双手握拳,口不择言道,“平顺,你少得意,灵溪现在是我的未婚妻,我不允许你搂着她,赶紧给我放开!把你的脏手收走,不然我砍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