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669章 灵溪她一定被平顺下蛊了…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平顺闻言顿了下,收敛起脸上的和暖笑容,阴沉沉扭头看向柯蒂斯,“有本事把你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你年纪轻轻的,莫非是耳聋不成,居然刚说过的话都记不住。”柯蒂斯语出讥讽,搬出女王来压平顺,“刚才女王已经宣布了我和灵溪的婚事,很快就会为我们举办订婚宴。所以你识相的,就赶紧放开我未婚妻,免得找不自在!”

    平顺松开拥住灵溪的手,低头看向她纯净的蓝色眼眸,一字一顿问道,“灵溪,他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么?”

    面对平顺问询的眼眸,灵溪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她粉、嫩的唇掀了两下,到底化成一抹叹息,无声低下了头。

    灵溪的举动就是最直白的回答,平顺眼眸中的亮光悄然黯淡下来,就像一颗星球突然殒灭。

    他直视着灵溪精致的脸庞,声音变得有些晦涩,“所以刚才我到处找不到你,就因为女王在为你和柯蒂斯许配婚事?”

    灵溪局促不安地绞着手指,生怕平顺会因此而生气。

    就在她忐忑不已时,平顺伸出手,牢牢握住灵溪不安搅动着的小手,再次将灵溪拥入怀里,语气里带着了然的自信,“别人的看法和行为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的答案。刚才你当众拒绝了女王,对么?”

    灵溪惊奇地抬起头,对上平顺含着笑意的眼眸,“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对你下了蛊,能够不用出门,就能了然你所有的想法,”平顺心情大好调侃起来,嘴角的笑意怎么都藏不住,宠溺说着,“因为我的灵溪是全世界最纯净无暇的水晶,她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绝对不会拖泥带水啊!”

    灵溪知道平顺说的下蛊是在开玩笑,闷笑着靠在他的胸膛,轻轻用手捶着,“讨厌,我还以为你生气了呢!”

    “我怎么会生气,有人想要追求我的女孩,只能证明你的优秀啊,”平顺笑得舒心,完全无视黑沉着脸站在对面的柯蒂斯,“有些人就算挖空了心思,命中注定得不到的,还是得不到。”

    说着,平顺就拥着灵溪大步离去,再也没有多看柯蒂斯一眼。

    留在原地的柯蒂斯愤怒地握拳,气愤瞪视着平顺的背影,嘴角扬起抹阴险的笑。

    他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个良善的人,既然平顺不怕死的主动送上门来,就别怪他出手狠毒了!

    之前因为真假女王的事情,楚凤仪对下蛊的事十分忌讳。

    刚才既然平顺主动这么提起,正好给他从来借口,这次不借着机会整治整治他,简直对不起他三番两次被平顺嘲讽的耻辱!

    主意已定后,柯蒂斯朝着相反的方向,大踏步朝着女王的寝殿走去。

    他和灵溪刚才只是离开了一会儿,楚凤仪的寝宫里仍旧响着摔砸东西的声音,显然余怒未消。

    柯蒂斯恭敬走进大殿,看着手里正握着个玉石瓷瓶准备扔的楚凤仪,朗声说道,“女王,小臣有要事,必须要上报。”

    楚凤仪已经砸了好一会儿东西,心里虽然有些余怒未消,却已经明显好了不少。

    这会儿听到柯蒂斯的声音,知道他又折了回来,连忙恢复之前高高在上的冷漠仪态。

    她将手里的玉石瓷瓶轻轻放回桌上,这才优雅转身,故作淡然地看向柯蒂斯,“是什么重要的事,说吧。”

    柯蒂斯往前走了两步,然后谨慎的用目光扫视了圈,这才低声说道,“女王,小臣怀疑,平顺偷偷为公主下蛊,已经控制了公主的心智。”

    “什么?!”

    楚凤仪顿时惊愕出声,嘴巴失态地张得很大。

    她之前吃足了蛊毒的亏,这会儿听到这两个字就不免后背发麻,有些草木皆兵。

    别人中蛊毒什么样她不清楚,可是东方柯羽却是切切实实被绿翘为了金蚕蛊,这才导致性情大变,甚至连她的真假都分辨不出。

    如果灵溪真的被平顺给下蛊,那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楚凤仪越想越觉得头皮发麻,后背一阵阵往外窜冷汗。

    她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勉强稳住慌乱的神智,勉力看向站在下面的柯蒂斯,“这件事可不能随意乱说,你有足够的证据么?”

    “当然,”柯蒂斯语气始终保持沉稳,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小臣是亲耳听到平顺承认,他对灵溪公主下了蛊。”

    说着,似乎怕楚凤仪不信,柯蒂斯又再添了句,“女王,如果不是平顺操控了公主的心智,凭着公主的聪慧,怎么会毫无缘故喜欢上平顺?而且还那么的死心塌地?”

    这句话正戳中楚凤仪的软肋,之前灵溪气得走出寝宫时,楚凤仪脑海里就不断盘旋着这句话。

    她承认平顺确实十分优秀,但是远没有优秀到令灵溪跟自己反目成仇的地步吧!

    如今听柯蒂斯这么一说,心里顿时茅塞顿开。

    在楚凤仪的心里,灵溪聪慧温顺,根本不会跟自己对呛起来。

    之所以刚才变得那么咄咄逼人,甚至不惜用难听的话来刺激自己,分明就是心神被人操控住的实证!

    有了之前东方柯羽的前车之鉴,楚凤仪片刻都不敢多耽误,生怕灵溪中蛊毒深了,会对身体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

    她焦急地看向柯蒂斯,有些六神无主地询问着他的意见,“这个我倒还真没想到,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现在该怎么应对才好?灵溪是我唯一的独女,我绝对不允许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柯蒂斯沉吟了下,认真提出条建议,“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找来兰姨,问清楚当时她们与平顺到底是怎么相遇的。她们既然住在人迹罕至的迷雾谷林,平顺又是怎么到哪里去的,是不是去之前就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楚凤仪原本就对平顺有些不满,这会儿又听柯蒂斯这么一分析,脑子里瞬间就将平顺给想成了阴险奸诈的小人。

    她越想心里越不安,生怕平顺后面救自己出恶魔岛的事也是早有筹谋,其实背后藏着更可怕的阴谋,整个人都不寒而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