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671章这怎么可能…

    他知道女王找兰馨有急事,但是刚才柯蒂斯的模样实在太狂狼轻浮。

    如果今天他不给柯蒂斯个教训,以后他肯定会更加过分。

    小毛病不惩戒,难免会招来更大的灾祸,他们柯家在W国多年屹立不倒,靠的就是谨小慎微,而不是徒有虚表!

    哪怕等下去见女王迟了,会受到惩戒,柯伽也甘心受罚。

    见柯伽这么固执,兰馨也不好再劝他,只好无声叹了口气,低头无奈。柯蒂斯见躲不过去,苦哈哈笑了下,伸手抓了抓头发,硬从脑子里憋出个笑话来,“是这样的小叔父,我同事有个表妹特别的胖,都快三十了还愁嫁,这天逛街买了些水果

    ,摊主长得还挺帅。他表妹就想搭讪,问人家称准不准,帅气的摊主当然说准啊,然后表妹就说要是秤不准,就回来嫁给他。”

    柯伽根本没有注意在听,一双威严的眼睛直视着柯蒂斯,沉声问着,“然后呢?”

    看他的表情,分明像抓包了小学生的严厉老师,根本没有半点想要听笑话的意思。

    柯蒂斯被盯视的直发毛,却不敢多说半句,硬着头皮将后面的说出来,“后来那名摊主就恶狠狠把表妹买好的水果夺过来,硬塞给她两大捧,这下够了吧!”

    “噗嗤!”兰馨忍不住喷笑出声,连忙用手捂住嘴巴,扭头看向柯伽。

    这个笑话其实并不太好笑,兰馨完全是靠自己脑补当时胖女孩恨嫁的画面才笑出声的。

    而柯伽仍旧黑沉着脸,硬着嗓子质问柯蒂斯,“就这些?”

    “是。”柯蒂斯哪儿还敢多说,唯唯诺诺点头。

    放眼整个W国,他柯蒂斯从没有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过。

    也就他的小叔父,才能像训孙子似得训他,而且是想什么时候训就什么时候训,完全不用分时间地点的肆无忌惮。“这里是皇宫,别说是这种肤浅的笑话,就算是你看到女王摔倒也不能有任何想笑的表情!”柯伽仍板着脸训柯蒂斯,“记住,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不仅仅代表着你自

    己,而是代表着整个柯姓家族!如果下次再有这种浮夸的举动,自己到我书房里领罚。”

    柯蒂斯听着连连点头,小鸡啄米似得,“是,小叔父教训的是,侄儿记下了。”

    表明上看着柯蒂斯仍旧站得笔直,其实内心怂的一笔。

    虽然从他十八岁以后,就很少再被柯伽给责罚,但是一想到小时候被罚跪两天不准吃饭的往事,柯蒂斯仍旧心里一哆嗦。

    眼看着柯蒂斯害怕,柯伽这才算满意,慢悠悠点了点头,“很好,这次就算了,别想再有下次,回去吧。”

    “是是是,我这就走,小叔父慢慢行。”柯蒂斯立即堆起讨好的笑,脚步匆匆走开。

    他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半秒钟都不敢多待在柯伽跟前,生怕走得慢了,会被柯伽叫住再来一顿训斥。

    实在不是他胆子小,而是任谁被柯伽黑口恶面盯着,也难免会心有余悸。眼看着柯蒂斯走得没了人影,兰馨才无奈的冲柯伽摇头,“你呀,他还小,你何苦要对他那么苛刻呢?难道你想要小孩子就像你一样,动不动就板着脸,像个冰块似得么?

    ”

    “我就是看不惯他得意忘形的样子,这以后会闯大祸的。”柯伽摇头轻叹,“我哥哥早早就过世了,如果我教不好他,百年后都没脸下去见我哥哥。”

    兰馨知道柯伽执拗的性子,就算自己磨破了嘴皮子,大概也不会改变他的想法。“算了算了,我也说不动你,你最好收起那套迂腐的规矩,免得以后他跟你生份了。”兰馨随意劝了句,这才迈步朝着女王的寝殿走去,“走吧,不知道女王匆匆忙忙找我们

    ,到底是什么事。”

    “嗯,走吧。”柯伽知道兰馨心里有些担心,轻声劝了句,“你也不用太过担心,肯定不会跟灵溪公主有关。”

    “你知道的,虽然我身份卑微,但是这些年跟灵溪相依为命,早已经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来看。”兰馨说着红了眼圈,生怕事情真被柯伽给猜中。

    否则凭着楚凤仪雷厉风行的个性,是不会这么匆忙把自己叫进皇宫的。

    “现在胡思乱想也不能解决问题,等你见到女王,自然会知道是什么事情了。”柯伽淡淡说着,握着兰馨的手微微用了点力气,无声给着她鼓励。

    兰馨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跟柯伽并肩往女王寝殿走去。

    很快,他们就来到楚凤仪的寝殿前。

    看着敞开着的殿门,兰馨平白升起种不好的预感。

    她深吸口气,将手从柯伽手里抽出来,这才抬腿从门槛儿上迈了过去,努力让自己笑得自然。

    “女王,你急匆匆叫兰馨来,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呢?”

    然而楚凤仪并没有像兰馨期待的那样露出笑容,而是愁眉不展走了过来,“唉,兰馨,我叫你来,是有件事十分的头疼。”

    兰馨的笑容凝滞在脸上,心里开始不踏实敲起鼓来,“不知道是什么事,竟然令女王如此头疼呢?”

    “唉,还不是灵溪!”楚凤仪重重叹了口气,下意识看了眼跟着兰馨进来的柯伽,这才微皱眉头道,“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好隐瞒你们的,我怀疑灵溪她被人放了蛊毒。”

    “什么?”兰馨倒抽一口冷气,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这……这怎么可能?”

    别说是兰馨,就连一旁站着的柯伽也跟着困惑起来,“灵溪公主被人放了蛊毒?这怎么可能嘛?”

    楚凤仪没想到两人居然这么默契,本来就不开心的脸色更加冷沉下来,“难道我还会用自己独女的健康,来消遣你们不成?”

    虽然楚凤仪和兰馨主仆情深,但是说到底,她还是至高无上的女王,容不得别人任何的质疑和猜忌。

    兰馨蕙质兰心,自然明白这些。她看到楚凤仪脸色不好,立即惶恐低下头,“女王息怒,我们并不是质疑,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