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这一刻,楚凤仪不再是昔日里和睦可亲的女王,而是冷血无情的皇权捍卫者,眼神锐利如刀,稍有不慎就会嗜血夺命!

    “兰馨谨记女王教诲,绝不会像灵溪公主多透露半个字。”兰馨颤声保证着,心里已经彻底凉透。

    直到现在她才知道,那个她侍奉了多年的女王,已经彻底变了。

    兰馨甚至怀疑,眼前这个女王,会不会是绿翘诈尸还魂假扮的。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了绿翘死的透透的,兰馨甚至想上前捏捏楚凤仪那张冷漠的脸,看下面是不是藏了一张陌生的阴狠面孔。

    柯伽见兰馨表了态,连忙跟着出声,“女王,臣保证绝对守口如瓶,不会将这件事泄露出去半个字!”

    “那就好,谅你们也没有这个胆子,”楚凤仪说着,不耐烦地捏着自己的眉头,这才轻叹出声,“好了,叫你们来也没什么事,退下吧。”

    “是。”兰馨和柯伽同时低呼了声,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他们刚走两步,身后就传来楚凤仪的声音,“站住!”

    兰馨和柯伽停住脚步,恭敬转身,语气格外谦卑,“不知道女王还有什么吩咐?”

    “回去好好想想,平顺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想起了记得来告诉我。”楚凤仪说着,没忘了再次叮咛兰馨,“这件事事关重大,如今灵溪已经彻底被平顺蛊惑,所以在没有确切的证据前,千万不要让她知道,免得平顺望风而动。”

    兰馨嘴巴掀动了两下,到底是无奈地点头,“是,兰馨记下了。”

    “嗯,都下去吧,我也好好静一静,看看该怎样才能令灵溪的状态好转过来。”楚凤仪说完,人已经朝着寝殿深处走去。

    兰馨和柯伽没再多逗留,放轻脚步离开了寝殿。

    等他们走出寝殿很远,兰馨这才像脱了力似得,身形彻底松垮下来。

    她幽幽叹了口气,眼神茫然地看向身旁的柯伽,“我突然想去看看灵溪。”

    柯伽沉默了几秒,然后轻轻摇头,“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你还是别去了,免得女王多心。”

    “可是……”兰馨的眼圈悄然泛红,声音里蕴藏着几分几不可闻的哭腔,“柯伽,我突然后悔带着灵溪回来这里,我不想……不想让她受这种委屈。”

    在兰馨看来,灵溪分明好好的,根本没有半点异常的样子。

    如今却硬被楚凤仪说中了蛊毒,而且甚至已经派人开始悄然调查起平顺来。

    这样的事情如果被灵溪知道,她心里该有多伤心啊!

    柯伽能理解兰馨的心情,可是他们到底是W国的臣民,又怎么能跟身为女王的楚凤仪抗衡呢?

    眼下明显是楚凤仪想要对付平顺,哪怕平顺根本没有半点错处,只要被皇权盯上,就没有半点侥幸。

    只怕以后的日子,平顺会过得十分堵心……

    “唉,”轻叹口气后,柯伽握紧兰馨有些微凉的手,“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可是既然已经回来,假象并不能解决问题。眼下只能希望平顺自求多福,别被真的查出什么问题来。”

    兰馨眉头紧皱不散,声音也是缥缈的厉害,“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如果女王铁了心想要惩治平顺,他又怎么可能安然无恙呢?偏偏我们又答应了女王,不能说出去半个字……”

    兰馨越说心里越心疼灵溪,眼睛红的更加厉害,声音都跟着颤抖起来,“灵溪,我可怜的灵溪……”

    “好了,别那么悲观,也许事情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严重呢。”柯伽没有办法,只能尽力安抚兰馨,“女王目前只是怀疑,虎毒不食子,她未必会真那么咄咄逼人,伤了灵溪的心。”

    兰馨没什么把握地摇头,“但愿真像你说的那么好,这对小情侣能够无灾无劫的顺利挺过去。”

    “会的,放心好了。”柯伽扶着兰馨往宫外走去,“等会儿回去,我会好好敲打柯蒂斯,让他明哲保身,不要胡乱掺和。”

    兰馨没有出声,而是将目光遥遥看向灵溪寝殿的方向,心里真想马上冲过去,抱住灵溪大哭一场。

    她是真的将灵溪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来看待的,奈何人微言轻,根本无法阻止女王的决策,除了无奈叹息还是叹息。

    柯伽再次无声长叹了声,扶着兰馨走出皇宫,坐上自己的车,朝将军府开了回去。

    路上,柯伽竭力想要哄兰馨开心,不想看她忧心忡忡的样子。

    可是他使尽浑身解数,无论说什么,兰馨都是兴趣缺缺的样子,明显就没有在仔细听。

    看着失魂落魄般的兰馨,柯伽头疼地抓了抓头发,将车子速度提到了最高,风驰电掣般回到了将军府。

    他好不容易才将兰馨劝回了房间休息,然后就气冲冲问向自己的随从,“柯蒂斯呢?把他给我叫来!”

    这名随从很久没见到柯伽生这么大的气,被吓了一跳,立即挺直腰板点头,“是,我这就去!”

    没一会儿,柯蒂斯就被随从叫到了柯伽的跟前。

    看着铁青着脸的柯伽,柯蒂斯心里顿时没了底,不知道自己又是哪里做错了。

    他刚从皇宫回来不久,正跟风习子打电话聊蛊毒的事,就莫名其妙被喊到了这里。

    “小叔父,不知道你叫我过来,是什么事啊?”柯蒂斯挤出抹笑容,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有底气些。

    柯伽看了眼兰馨紧闭的房门,抬脚朝院外走去,并没有多看柯蒂斯一眼。

    他越是这样,柯蒂斯心里就越是七上八下的,连忙抬腿跟了出去。

    叔侄俩走出小院,等确认说话的声音并不会被兰馨给听见,柯伽这才黑口恶面转过身,目光不善地看向柯蒂斯,“跪下!”

    这猛地一嗓子,吓得柯蒂斯立即双膝一软,扑通跪在了地上。

    他并不是怂包软蛋,而是多年被柯伽教导,早已经将他看成了自己的父亲般敬畏。

    不管柯伽说什么,柯蒂斯向来是先服从再质疑的。

    眼见柯蒂斯跪的利落,柯伽这才满意地微微点头,脸上却依旧是冷冰冰的阎王模样,“说,你今天在女王那里,都干了什么蠢事!”